GUCCI 宣布全面弃用皮草的背后看人类残忍行为

 【中国记录讯】伊能静全裸拍过一个公益广告

“宁可裸露,不穿皮草”

Gucci在10月11日突然宣布:不再使用动物毛皮作原料。Gucci将库存毛皮产品全部拍卖,捐给动物保护组织:连本带利放弃数十个爆款,几十亿人民币!

近年爆款,这双带毛乐福鞋,一双就顶后厂村程序员一月工资。Gucci保护动物,是玩真的。

LV目前还在继续使用动物皮

LV的鳄鱼皮鞋

像这样一双皮鞋的背后,是一个让你汗毛都竖起来的场面。鳄鱼脊柱直接被插入钢条,整个过程鳄鱼是活着的。他们来自鳄鱼皮输出大国 —— 越南越南每年大约出口3万张鳄鱼皮,主要出口对象是LV和其他几个奢侈品品牌。

这一个个,全是鳄鱼的“房间”,非常狭窄,水不流通,长度也不够鳄鱼伸展,这一个拥挤的养殖场,专门给LV的母公司。——LVMH提供鳄鱼皮

养殖人员在抓鳄鱼

嘴绑上,就送到一个屠杀的房间,触目惊心的一幕就这样平常地发生了,穿脊柱时,鳄鱼的脚动了一下,工作人员说:剥皮过程,在完全死亡之前,他们会活4-5个小时。

被剥皮的鳄鱼

做一双鞋,并不必要流血,做方向盘,同样不必流血。不管做成的是鞋,包,还是方向盘。不管品牌是LV,Prada还是Hermes,这背后都是极度的残忍和血腥。

Gucci保护动物,是玩真的。继意大利时尚集团Armani宣布从2016秋冬系列开始停用任何动物皮毛后,这个队伍越来越壮大。

Gucci CEO Marco Bizzarri日前表示,公司将从2018年春夏系列后,全面弃用皮草制衣。

库存毛皮产品将全部拍卖,所得善款捐给动物保护组织。如果你曾了解过皮草行业背后的哪怕一点点内幕,都会对Gucci这一决定,拍手称快。“ 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 ”其实日常我们所用的毛皮服饰、箱包,无不沾染着淋淋鲜血。而高级皮草成衣,是毛皮行业生产中,最惨绝人寰的一项。就在此刻,上亿只动物,被关在世界各地的逼仄铁笼中,随时面临虐杀。以占据行业多半产量的貂皮为例,每年有几千万只水貂,需要为人类奉献自己的皮毛。貂本是夜间活动的鼬类,喜欢独居毛皮保暖性极强,还带有的闪闪光泽,被称为“裘中之王”。

在养殖场中,水貂从小就被关在狭小的笼子中,直到死亡,这相当于将一个人,一生都关在一个行李箱中。它们通常不会活过一年,到了要取皮毛的时刻,很多小水貂都已经被逼成 “疯貂”。长期折磨下,它们大多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多数水貂时刻都在啃咬铁笼,想要逃出去,但是任何逃跑的水貂,都会被踩在地上以示惩罚,再被扔回笼子里,自残、啃食同类的情况,每天都在笼中发生,受伤的水貂不会得到任何医治。工人冷眼看着蛆虫爬满水貂的伤口,腐肉被吃光后,骨头裸露在毛皮之外。

剥皮的时候为了得到完整貂皮,工人会用铁棍猛敲头部,或者抓起尾巴,直接重摔在地上。有些农场会采用电击,将电极固定在头部与肛门,一通电,再活泼的水貂,扑腾两下就不动了。

这样做不是为了减少它们的痛苦,而是为了它们丧失攻击、逃跑能力,方便工人剥皮,一旦水貂毫无招架之力,工人就上前,剁掉四只腿,从尾部切开口,一把扒下整块貂皮。

今年8月媒体报道了东欧狐狸皮农场的现状,其残忍程度有过之无不及,正常狐狸平均体重为3.5公斤。但养殖场为了追求大张皮草,以高脂食物喂养,使这些狐狸平均重达19.4公斤,无法自行活动,且浑身病痛。

仅仅这家农场,每年有超过10万只狐狸被剥皮,平均每天274只。它们长期蜷缩铁笼中看不见阳光,不少狐狸失去眼球、下巴腐烂。这样的惨剧每天都在世界各地上演美丽却惊恐无比的狐狸和浣熊意识到死亡来临用爪子抓着铁笼不肯松手,但是养殖者毫不犹豫的用力把它扯下来,直接把它摔晕。还活着的时候,就被斧头剁下脚,然后被倒挂在挂勾上,开始剥皮,这只小浣熊艰难地想用上肢触摸,疼痛的下半身,直到全身毛皮被剥光,它的眼睛不断眨动,眼睛里全是不解的泪水,血肉模糊之后,它还在艰难地呼吸,更令人不忍心的是被剥完皮,痛苦又懵逼的浣熊,还挣扎着抬起头,回看自己的身体。每当它们挣扎的时候,就会受到养殖者的暴力攻击,用刀戳它们,或者直接站在它们身上。


备受消费者喜爱的安哥拉兔毛,其实是活生生从兔子身上拔下来的,每一下撕扯,都伴随着兔子凄厉的尖叫,它的嘴因为疼痛不断抽搐着,连尖叫声都变形,不管叫得多么惨烈,依然无法改变它失去毛后,感染死亡的命运。不管是水貂、狐狸、浣熊,它们一旦被剥皮,躯体将被遗弃,暴尸荒野,直到死亡,或者被卖给各种黑心加工厂,直接剁碎,混成牛肉、猪肉等出售。这些食物被食客吃进嘴里,或者流入农贸市场,被不知情的主妇们带回家作为第二天的食材。同时,大牌引领的皮草风尚,也让小工厂生产的假皮草层出不穷、屡禁不止,高昂的价格,却对应着低劣的质量。人类只是为了所谓的时尚,就残忍的杀害了这些动物。同时,皮草行业催生的黑心产业链,也反过来伤害到了普通人的生活。

自Gucci宣布后,有资深时尚媒体认为:“我知道,只要Gucci一旦决定抵制皮草, 整个时装业的游戏玩法就不一样了。”

以Gucci、Armani对行业的影响力,也许能推动皮草这种表面光鲜、实则野蛮的”时尚”,逐渐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