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5年离群索居,把粉笔画画成这样······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于粉笔,除了教课,还可以做画笔。

不同的是,有人出了几期黑板报,便从此搁置神技。而有人几十年如一日,把这件小事做到极致。

今天的主人公,莫斯科的Olga Abramova,就是这样一位姑娘。

从小绘画便对她有种莫名的吸引力。然而家中子女众多,父母无力负担她多余的画笔、颜料开支。

Olga便每次等到放学,捡着老师用剩的粉笔头,“偷偷”带回家里。虽然都是用剩的东西,但还是让她羞愧不已。

况且还有同学,跑到老师那,举报她偷粉笔。好在老师了解情况后,不仅没有责骂她,反而当着全班的面,奖励给她一盒全新的粉笔。

这一举动在Olga的人生中,可以说是里程碑式的事件。此后她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扔下书包在墙上涂画。

母亲劝她:画画是顶没出息的事,将来赚不到面包和奶酪,她听不进去。

父亲喝醉了,揪起来就是一顿毒打,疯狂用衣袖抹掉她    画在墙上的作品,她害怕、心寒,却还是不肯放弃。

如此执拗,也让Olga黑暗无望的人生,在17岁那年迎来转机,莫斯科艺术学院的院长偶然看过她的画作后,大为赞赏。

他不敢相信,如此空灵、梦幻的画作,出自一个17岁姑娘之手。

一支粉笔,既有水彩的通透,又兼油画的厚重。

色彩变化,丰富、典雅、绚丽。

大色块的晕染,更是巧妙而富有灵气。

“她的画中,总有一种难言的感情,没有一丝的紧张与焦虑,反而是无尽的恬静。

真不敢想象,如此立体唯美的画作,竟用粉笔完成。

虽然学院没有粉笔画专业,院长还是将其破格录取。难得几年安静的校园时光,Olga更加精进自己的画技。

毕业后她也不急于卖画求生,反而把自己“锁”在租来的阁楼里。

经常画着画着,晨光就洒在画板上。

没有宏大的主题,一花一木,一草一林,都让Olga欣喜不已。

在小阁楼十五年离群索居,她说自己从不感寂寞。“这世界上,只有两件事,能让人充实,爱和艺术。”

没灵感时,便到海边写生。

逛逛花圃,但不论去哪,总不忘带着自己的粉笔。

有时还会几个月扎进不知名的小村庄里,过着隐士般的生活。

30余年潜心作画,让Olga一经入世,便大受追捧。出版商邀其出版画集;

艺术馆邀请她开个展;

世界各地的藏家争相高价收藏她的画作,因为粉笔画难以驾驭,在当代又是非常稀有的画种,而这一领域大师的画作,无疑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从无名小卒到粉笔画大师,30余年,Olga不疾不徐,“有粉笔,有阁楼,能作画,这就是我梦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