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赚钱的书店,一周只卖一本书,面积却不足15㎡

森岡书店,建于1929年的铃木大楼,至今已过近90年时光巡礼,昭和时代独有的风情,依然清晰可见。

作为日本出版业的圣地,这里曾出版过日本国家杂志《NIPPON》。然而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坐落着一家奇特的书店,一周只卖一本书,却依旧火爆得不像话。

和所有可流传的东西一样,独一、用心,和所有做成事的人们一样,笃定、任性。在这个独立书店命运堪忧的时代,这家反其道而行之的店主人森岡督行就是这样一个人。

在一诚堂书店工作8年后,森岡用所有积蓄,开了一家约50㎡的旧书店,随着藏书渐多,顾客却越来越少。十年的经营摸索,让森岡慢慢意识到:客人对阅读的选择,并不带明确目的,面对堆叠的浩瀚书海,往往不知如何下手、接下来的时间生命、注意力,到底要付出给谁?

为了减少客人们在时间上耗费心力的选择,森岡决定创立——“一册、一室”

每周结合数据分析,经过自己的兴趣筛选,挑出客人最可能感兴趣的一本好书。

只要一本。有选择困难的,无需纠结,被信息洪流冲击的,省去许多注意力成本,一切简单、明确。

森岡也得到回馈: “我见证了作者和读者之间幸福的对话。”

带着使这种幸福可持续的心意,森岡围绕每本书的主题,开展了很多展览,还用心布置,呈现与主题搭配的布局。

书里若写人间草木,就让书店绿意满盈,对植物的敬畏,俯拾皆是。

橱窗里的书是居家萌宠,便有狸奴忠犬的照片、画作,相互映照,一室融融。

书上写小说,就能看到作者难得一见的手稿;若展出摄影集,则成丹青画廊,相映成辉。

森岡至今做过50多本书,在你期待下周的书是哪一本时,“一册、一室”的书籍展览计划,已经排到了2018年。

不难发现,森岡督行的用心,在店子的每个角落都有注解。如此,客人的钟情,才有了归属。不足15㎡的小小书店,只有阅读者和店员,一窗之隔,尘世喧嚣不再,一室宁谧,时空恍若静止,谁说阅读不是世上最悦己的事?

没有林立的书架,没有纷繁的书目,有的是一张长桌,一张抽屉柜。桌上的电话机,墙壁上的画,全部的摆设,都散发着旧物浸染的时光味道。

设计上应用黄金比例,地板的分割比、家具的高度、房顶的距离,同时如同画里的留白,更大空间,更多想象。不管什么样的主题展示,在这个空间里都会协调。

好的空间没有强迫性,站在那里就能融入,角落间拿捏得当,却又不着痕迹,像是长短句交错自然生发的诗意。或许得益于此,在这间清简至极的小小书店,每一本用心呈现的书,静待一周时光后,总能见证客人纷至沓来、欣然归去。

“人不能孤独地活着,之所以有作品,是为了沟通。”除了帮助客人选择,森岡的另一个用心在于:给作者和读者、给爱书之人创建联结,这是书籍分享的价值,是他心中美好的愿景。来看展览或者买书的人,有时会带来小礼物,如果恰逢作者在,一番交流,思想碰撞出火花。

更有一位来客是面包师,他带了自做的面包来,在店里遇到一位书籍编辑,尝过面包,觉得好吃,带回了编辑部。后来出版社策划了一本,以这个面包为主题的书籍。就这样,偶然的相遇,诞生了一本书。

“我的店很小只有15个平方米,但只卖一本书的话,这个大小绰绰有余。” “但这个形式的书店,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我希望尽量长久地做下去。”这也是所有制心一处的人都在追求的吧。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慕名而来,森岡书店,也成了独立书店的营销典范。然而或许它的成功,有赖于营销模式的可取之处,但在森岡看来,做一家最赚钱的书店,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更重要的是,让拿在手上的书籍,在现今社会生存下去,长久一点,再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