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无人车第一案被告王劲到底有没有罪

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王劲被老东家百度一纸诉讼告上法庭,一出大戏点燃了无人驾驶领域的战火。被告是前百度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原总经理王劲及美国景驰公司。百度主张,王劲和景驰严重侵害了百度的商业机密,要求包括并不限于停止利用该商业秘密从事与百度相竞争的自动驾驶相关业务,并索赔5000万。
李彦宏判定王劲犯了“七宗罪”?我们先看看百度起诉王劲的三个诉讼理由。

第一、违反竞业协议并招聘百度相关人员。百度称已经按照竞业协议的约定,向离职后的王劲支付高额竞业限制补偿金。王劲却违背竞业限制义务,招揽百度员工,做与百度有直接竞争关系的业务。景驰目前的高管有5人,除了创始人兼CEO王劲,还有前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首席科学家韩旭、百度T9工程师陈世熹。现任CFO吕庆也是百度投资激光雷达厂商Velodyne LiDAR的前CFO。还有一个是前神州租车无人驾驶负责人李岩,此前也曾遭遇神州专车起诉。也就是说,景驰对外的五个关键人物里,有三人来自百度,四个人和百度业务有关系。

第二、就职百度期间注册景驰公司。王劲于3月31日正式从百度离职,景驰公司(JINGCHI CORP)3月29日注册于美国。但在3月29日,王劲就以“景驰科技创始人及CEO”的身份参加了一场行业会议。意思很明显——王劲在离职前已经在悄悄创办公司。

第三、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打印机的方式窃取百度机密。百度还拿出了一份王劲离职时签署的承诺书,写有“我郑重承诺:因电脑和一体机丢失所导致一切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致使电脑中涉及百度公司商业信息、技术信息等泄露)均由我本人承担”。意思就是王劲丢了电脑是撒谎。百度的商业机密是啥?造成的损失又有多大?后期无论百度怎么说,王劲都“不能”有实际的证据来反驳。据说,这一“实锤证据”是百度的王牌。

目前,王劲除了反驳百度说的不是事实以外,还没有做出回应。在普通人看来,上述证据似乎无关痛痒。如果说这是一台电脑和打印机引发的案件,似乎有些“小题大做”。而从人情世故角度说,创业者在工作时积累的人脉、离职前有准备创业的小动作,究竟算不算得上违法?吃瓜群众表示已经准备好了前排围观。但对于王劲来说,这是一场艰难的战争。
陆奇的到来,是王劲被下架的原因??
这两年百度人才流失严重,比如无人车的“四大金刚”余凯、倪凯、王劲、吴恩达,前百度无人车的首席架构师、百度最年轻的T10楼天城等。这些人工智能方面的顶尖人才,通过王劲进入百度,又先后离开了百度。离职后创业,多专攻无人驾驶项目。除了王劲的景驰,这些人创立的自动驾驶创业公司已经多达8家,其中包括吴恩达的drive.ai、倪凯的holomatic(禾多科技)等。这让百度的心里不太平衡。毕竟百度曾花大钱支持这些顶尖人才的研究。如今,这些人成了竞争对手。谁能说的清,他们占了老东家多少便宜?但另一方面,王劲等人也曾为百度无人车立下汗马功劳。业内猜测,如果不是陆奇到来,王劲也许不会那么快出局。
在2017年年初,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三合一,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由陆奇负责。在3月1日的会议上,百度宣布其不再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前后不到15分钟的时间,王劲和陆奇完成了百度无人车业务的权力交割。数小时后,这位百度高管介绍中名列第五的人物,头像就被百度官网下架。“被下架”后,王劲也不含糊,爽快离职,然后迅速投入美国的景驰事业中。
“拍桌子”都没用的管理制度才是王劲倒戈根源?
后来,王劲在接受一财采访时称,自己的离职和陆奇没有关系。“当时离开最主要的原因是,无人车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产业,谁跑得更快,谁就会有更多的胜出机会。但是在大企业里,遇到了很多的挑战,当你去做一个决策时,要平衡非常多的关系,有很多的权衡和折中。但是,在创业公司里,这一切就变得简单了。”他还隐晦的暗示了百度的内部管理问题。“成为什么样的公司,到底走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开会都是要拍桌子的。”“在百度高层,我已经(级别)很高了吧,有时候拍桌子都不管用啊。这个苦日子我不想再过了。”想必,这些话都令百度十分不爽。因此,相对于吴恩达离职时与百度的温情互动和互相称赞,王劲和百度的关系差了很多。
正如王劲所预料的那样,景驰的成长速度太快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在美国完成了封闭道路无人驾驶路测、开放道路测试无人驾驶,和安徽省安庆市签署了全面协议,还搞定了首轮5200万美元融资——启明创投领投,华创资本和英伟达GPU Ventures等联合投资。2018年,景驰计划全面回归中国,王劲还宣布将在最近两周召开一场发布会。
“狙击”王劲只因李彦宏惧怕其与AT联手?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8月景驰和安徽省安庆市签署了全面协议,计划2017年底在安庆投放50辆无人车进行运营测试,2018年投放数百辆载有NVIDIA DRIVE PX人工智能车辆计算平台的无人车提供“机器人出租车”叫车服务。背靠英伟达的景驰,让百度不敢掉以轻心。业内人士分析,百度选择在此时“狙击”王劲,一是担心景驰回国后,腾讯、阿里巴巴可能会扶持景驰进行大规模融资;二是“杀鸡儆猴”,对前面那些离职后在无人驾驶领域创业的前员工进行震慑。毕竟,对于“All in AI ”的百度来说,无人驾驶这一仗绝对不能输。
目前看,王劲似乎有“擦边球”嫌疑。但是,百度“赶尽杀绝”的做法也让很多人心中一寒。在技术发展迅速、人才流动频繁的IT圈里,领着东家的薪水,心里打着创业“小九九”的人不在少数。对于这些人来说,这场年终大戏的看点在于——离职时如何保护自己,并记得按时归还电脑和打印机。( qui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