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亿美金下去一个响都没有,我一到中国就自卑

一看到中国的突飞猛进,就感到自己什么都不是。我不是谦虚,事实这样。

翁俊民的人生是从卑微和争气开始的。

他的父亲12岁从福建莆田到雅加达做苦力,拼搏一生也只是开了个不到10平米的小铺子,但在艰难中把儿子送进了新加坡南洋大学。

年轻时的翁俊民就被认为是非池中之物,但在40岁以前他始终没有冲出人生的“池塘”。

机缘巧合,他娶了印尼钱王李文正的女儿,却不被这个豪门家族欣赏。还在谈恋爱时,李文正就曾因他穿着拖鞋登堂入室告诉女儿:“请你买双鞋子给他。”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羞辱。

婚后第一周,翁俊民就接到李文正的通牒:“你不可以参与我家族的生意。”当时,李文正的泛印银行已是印尼最大民营银行之一。

被伤自尊的翁俊民脱口而出:“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我要超越你!”

之后,他当倒爷、开工厂,都不得志,好不容易靠汽车经销有些成绩,又因厂商改变代理政策,他的摊子铺太大,欠下巨债。

当时,他已36岁。

面对巨大的债务压力,翁俊明厚着脸皮去找李文正帮忙,但李文正却转移话题,不置可否。

几天后,翁俊民却接到李文正的电话,请他一起晨跑。“我们就一起绕着伊斯图拉(Istora)体育馆慢跑。他也不说话,只是跑,让我心里很纳闷,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我每天都心急如焚啊,他越这样,我越是感觉,这是在扇我的耳光。”

大约过了一个月,李文正开口说话了:我会借钱给你,让你走出困境。收到汇款不久,翁俊民还接到李文正的电话:“不要用这个钱去做其他事情,只能用来还债和发展生意。”再然后,李文正再也没有要他一起晨跑。

“这就是李文正先生,让人无从猜测。一个谜样的非凡人物。”翁俊民说。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铁哥们杨受成带翁俊民见了一位陈姓的算命先生。这位陈先生既在杨受成风光无限时精准地预料到他会摊上大事儿,又在杨受成负债3.2亿的谷底时,给出过几年内他就会翻身的神预测。陈先生见完翁俊民后大喜,告诉杨受成,你这朋友,将来必成大器。

翁俊民不太相信算命这回事,但听杨受成讲得神乎其神,他还是倍受鼓舞,转身回到印尼鼓足精神,重新开始。

现如今,翁俊民的国信集团,业务涉足金融、医疗、零售、地产和媒体多个领域,是印尼最近10年来成长最快的财团企业。在雅加达最繁华金贵的CBD,他一人拥有多栋标志性大楼。只要人在雅加达,他每天都要在其中一栋大楼工作,而且常年保持10小时以上。

2016年,翁俊民实现当初的誓言:超越李文正。在《福布斯》杂志公布的2016印尼50大富豪榜上,他以31亿美元的身家位列第八,李文正则以19亿美元位列第十。

即便这样,翁俊民依然常常觉得自己与豪门之间仍有一堵墙,虽然这墙越来越薄了。“我和李白(李文正的儿子)还有他的兄弟(李青、李棕)就像是不同世界的人,他们在院里,我在院外,隔着围栏握手,很近却又隔着距离。”

这也让翁俊民努力在财富之外证明自己。他出任印尼华商总会总主席、印尼工商会馆中国委员会总主席多年,还曾是被寄望出任印尼副总统的华族第一人。2013年,他还与比尔·盖茨一起改变世界,每人捐出1亿350万美元,设立了在印尼及周边国家展开医疗救助的慈善基金。

今年8月,翁俊民又带着下一代回到祖籍地福建,表示要向福建省政府捐款一亿元,用在医疗、教育等方面的工作上,为家乡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贡献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