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90年代的大学生坎坷成外企副总

中国人民大学1998年毕业生伍继红,因“天子骄子”跌向人生断崖的巨大反差,走进公众视野。上世纪90年代的名校大学生,成为贫困山区6个孩子的母亲,个中缘由,令人费解。

报道说,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毕业生包分配“铁饭碗”的打破,让伍继红不能适应,而人生遭遇不幸。

那么,她同时代的那些大学生,又有着怎样的过去和现在呢?近日,记者走访了在1996年之后毕业的部分大学毕业生,聆听在“铁饭碗”被打破初期,他们的就业往事。

【故事】我如何从在车站拉包、搬行李的毕业生 成为外企副总

从吃不上商品粮 如今成企业副总

王远(化名)

毕业年份:1997年

职业:外企副总

王远是他们乡远近闻名的人物,在高考的独木桥上,他成为了全乡唯一的考上重点的大学生。

A回忆:传说中的“吃商品粮”没了

王远回忆说,当时除了考大学,就只有务农两条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到南方打工。

为了能考上大学,王远的眼睛在备考那一年熬成了八百多度。当他被一所重点大学录取后,王远的家人和亲戚都特别激动,一些旁远的亲戚也拿着平时舍不得吃的点心、果蔬等送到王远家,祝贺王远能“吃商品粮”了。

可是,王远不敢告诉家人,上大学并不代表着就能“吃上商品粮”。

在王远读高中时,就已经知道了国家即将出台“打破铁饭碗”相关政策。在王远大一时,也就是1994年7月3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的实施意见》,开始砸破“铁饭碗”,并划定红线逐步实行学生缴费上学,大多数毕业生自主择业的制度。

他告诉记者,当时对于这个政策,还是懵懵懂懂的,只是隐约的知道,毕业后要和全国的学生一起“抢饭碗”。

B 遭遇:冷门专业在招聘会遇冷

1996年1月9日,原人事部印发了《国家不包分配大专以上毕业生择业暂行办法》,“铁饭碗”正式被打破。

当这个规定出来时,王远还在读大三。王远所学的俄语专业在这个政策出台时,没有1996届毕业生,可是即将于1997年毕业的、只有十四个人的俄语班里,已经激流暗涌。

王远回忆说,有的同学早早就开始做好打算,计划着去中石油、电信、联通、油田等大型国企或央企,还有的同学在筹划着如何进入政府单位工作,甚至连中学的教师工作,都争破了头。

1997年3月,招聘会陆续开始,大四的王远拿着简历开始东奔西走,可连续几场招聘会下来,竟然没有一家企业要招聘俄语专业的学生。

无奈之下,王远的同班同学里有九成转变就业方向,“转战”英语。

他直言,在找工作最彷徨的时候,甚至想着能找个专业对口的工作就行。

“来招聘的企事业单位很多,找工作不难,可找到合适的工作比较难”,王远说。

C经历:毕业后当过搬运工

后来,王远终于找到了一份翻译工作,每月工资500元。

那时候,中国电信、联通等企业的工资已经达到1200元左右,看着自己不足对方的一半,王远起了“下海”的念头。

经过再三思考,王远背着一床被子,乘火车南下广东。

和户籍在广东的伍继红毕业后在广东寻找工作的经历不同,老家河南的王远离乡背井,独自一人到广东打工。

可一下火车,王远“傻眼”了。无人接待,只拿着少许的饭钱,王远舍不得住宾馆里,就和“打工”的农民工一起,卷着铺盖,在火车站过了两夜。

当时正值春节过后,南下打工的农民工也开始返回城市,无奈之下,王远投奔了在广东打工的老乡,几个人挤着住在一起。

身上的钱很快在找工作时花光了,王远就跑到火车站给别人“拉包、搬行李,偶尔也能挣个五六十元”。

王远说,自己不敢告诉家里人,因为那时家人正生气他“不听话”,自作主张辞去了每月五百块钱的“安稳工作”。更不敢让家里人知道“天之骄子”竟然在火车站拉包挣钱,乡邻知道了不得“笑掉大牙”。

后来,王远在一家外资企业中找到了专业对口的工作,并从普通职员做起,一步步成为了企业副总。

D感悟:没有坏透了的人生

回想起同班的同学,十四个人,只有四五个人从事本专业工作,王远感叹不已。

他说,那时候每个人都曾经彷徨过,只是彷徨的时间有长有短。没有人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只要在一次次磨难中坚持下去,每个人都会过得很好。

“没有坏透了的人生,只有不拼搏的个人”,王远说。

对于人大毕业生伍继红最终在深山中度过大半生之事,王远认为,每个人的生活追求不同,或许伍继红有更高的精神追求,比如想返璞归真;也有可能她缺乏谋生的意识,在不断的挫折中逃到乡野,躲避现实。人总能养活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