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一座让摄影师为之疯狂的城市

0
338

学习地理、历史的时候,“香港”和“澳门”这两个地名总是连在一起的;但说到它们各自的性格,却是迥然不同:香港活泼好动,思潮汹涌,因而造就了新闻里它永不知倦的身影;从摄影的观点上看,香港也是街拍天堂,极富动态的城市人文景观,好像身边有无数个“决定性瞬间”在上演,让摄影师目不暇接,随时一秒钟变布列松;而澳门则更优雅、淡定,在香港日新月异地改造自己的时候,澳门也没有停留,但它也珍重自己的城市历史遗产,把往日的美好凝固着,等待有缘人来挖掘欣赏。

从2011年夏天第一次来澳门开始,澳门便成为我最爱的城市之一,每次来澳门,都恨不得逛遍每一条街道,摄尽所有风情。但是澳门的风情又怎会拍摄得完?正好最近整理澳门的照片,便于粉丝们一同分享这个美妙的城市,不如就从1962年开始吧。

1962年开业的龙华茶楼,就在提督大马路的红街市旁边。砖红色的红街市和淡黄色的茶楼在闹市中十分好找。

走上二楼的大厅,慢悠悠的吊扇、木质卡座、格子地砖、老伙计……这里弥漫着对60年代的一切挂念。

隔壁卡座的优雅老太太,和这里的伙计十分相熟,大概是多年老顾客。

熟悉的粤式点心。

2012年的富士X-E1和1962年的龙华茶楼刚好相差50岁,逾半世纪的相隔却有合拍的气场。

阳台放满雅致的盘景,和外墙一样的淡黄色围栏和深绿色铁窗框处处流露往日风情,恍如走入60年代邵氏电影的场景。

楼梯口的日历,大概已经数不清撕去多少张了吧。

建于1920年代的罅些喇提督大马路,简称提督大马路,两边密集的旧式楼宇和香港深水埗颇像。远处可见龙华茶楼,侧边是历史建筑红街市,照片里可能看不太清楚。

除去奢华的光环,澳门许多街道、商铺招牌设计依旧原汁原味地保留八九十年代的风情。作为复古控的我相当欣赏,它们简直是一个街拍宝库。

欧洲城市般的窄小街道造就了摩托车的风行,许多上了年纪但状况良好的摩托车依旧服役。

已不止一次在澳门遇见老Mini,也只有在充满欧洲遗风的街道才会这么毫无违和感。本想拍摄Mini和白墙,无奈两辆保姆车久久没有离去,如今看来这种体积悬殊的对比也颇为有趣。

澳门狭小的街道令有趣的小型车随处可见。

议事亭前地所处的亚美打利庇卢大马路,简称新马路,是澳门最热闹、历史建筑物最密集的街道之一。自1918年开辟以来,各种银行、酒店、娱乐场、商铺纷纷选址于此,至今仍然是澳门商业、旅游中心。

议事亭前地的仁慈堂于1905年完工,属于新古典主义风格。仁慈堂是天主教澳门教区的首任主教贾耐劳 (D. Belchior Carneiro) 于1569年创立,属下有老人院、医院等慈善机构。

澳门邮政局大楼是议事亭前地最著名的地标,建于1929年,由澳门建筑师陈焜培设计。曾在1980年无线电视剧集《上海滩》“饰演”上海火车站,事实上,本剧有不少场景是在澳门取景的。

接近傍晚时分的新马路,光影效果十分具有戏剧性,扫街爱好者请勿错过。

熙熙攘攘的新马路两侧布满小巷,安静而且甚少游客,随便走入一条都可以享受阳光折射下散发的古旧质感。

有数百年历史的福隆新街,隐藏在新马路侧边。澳门的巷子随便漫游都不怕迷路,你总可以在无意中穿回闹市。

Galaxy Note 2快两岁了,拍照质量在今日看来依旧优秀。

新马路西边尽头的中心点便是内港十六号码头钟楼,建于1948年,十六浦度假村依着此钟楼而建。

左边车流处是新马路西尽头,右边纵向马路便是巴素打尔古街。

氹仔老城区的官也街公交站是我最喜爱的公交站没有之一,溢出来的三角梅和鲜红色的站牌无时不刻在刺激着路人眼球,在这里等车还真想公交慢点来呢!

即使是街道的一角也流露出安逸和精致。

嘉路士米耶马路,是通往龙环葡韵住宅式博物馆和嘉模圣母堂的必经之路。左侧是属天主教会的圣善学校,四周有私人住宅,宁静舒适,实在是理想的居住地。

澳门博物馆里藏品量不少,其中展现澳门历史的情景模型和旧时代生活的方方面面,精细程度更令人叹为观止。

入夜后的澳门其实更醉人。如果幸运地遇上毛毛雨的话,蕴藏在老街道里面的情调更能尽情释放。古老的地砖被雨水冲刷之后,映着暖黄的路灯,这时游人已经散去,你可以贪婪地独占这座城。

雨夜中的澳门街道犹如一帧帧电影场景,醉人心脾。

既然有老Mini,老甲虫怎能缺席?

稀少的人流,暖黄的街灯,夜晚的大三巴褪去嘈杂混乱,远胜白天。如果能够壮着胆子,走上旁边漆黑的炮台山,景观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