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谈暴走团车祸:讲文明 每个群体都需补课

  日前,山东临沂一中老年晨跑团占据主路内侧车道“暴走”,一辆出租车从后方撞入人群,致1死2伤。“暴走团”事件以一种惨烈的方式闯入公众视野,持续引发热议。

跑跑步,却发生交通事故导致人员死伤,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悲剧。而更让人遗憾的在于,如果该晨跑团没有因道路施工而跑上主路的话,这起悲剧原本可以避免。也正因此,舆论有些“一边倒”地同情出租车司机。继洛阳老人抢占篮球场、郑州大妈烈士陵园跳广场舞、广场舞与高考狭路相逢之后,临沂“暴走团”似乎成为老人群体的又一新劣迹。

规则需要遵守,这是普遍共识。几个老人因不守规则付出了惨重代价,但这并不代表,整个社会就可以去指责甚至谩骂整个老人群体。人人都有父辈、祖辈,稍想一下就会知道,老人并非不守规则专业户。即使他们有些行为我们无法完全理解,即使他们有些固执或者古板,但与“坏人”、“为老不尊”、“倚老卖老”等等指责,并不必然有什么联系。如果仅仅因为几桩个案,就将老人群体污名化,那不只是思想上的懒惰和言语上的刻薄,还暴露出言者的恶意。

讲文明、守规则,其实每个群体都需要补课。公共空间,人人共享,人人也都有遵守公共秩序的义务。这些年,中国经济实力日渐提升,文明素养也在跟上,但跟的步伐确实还应该加紧一些。以让人尴尬的“中国式过马路”为例,其中可能既有老人小孩,也不乏年轻男女,似乎只要人多势众,就可以将“文明礼让”抛在脑后。改变法不责众的思维惯性,涵养规则意识,每个群体都有份参与,不能把板子光打在老人身上。

  不可否认,一段时间以来,老人群体确实频频陷入公共事件的争端之中,何也?除了有人笑称,老人不上网,网络编辑尽是年轻人之外,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明显,但从公共设施建设到社会公众心理,似乎都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这股已然袭来的“银发浪潮”。

中国究竟有多老?数据显示,2015年,60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22亿,占总人口的16.15%,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据联合国统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而这个数字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

当下这批老人,可说伴随着中国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他们为家庭、社会、祖国工作了大半辈子,也理当分享发展红利。有些退休的老人,领着退休金,含饴弄孙之余,每天还有大把空闲时间。跳跳广场舞、参加晨跑队,强身健体、修身养性,确实都是不错的选择。不知你是否有这样的体会,当看到大爷大妈跳着类型各异、又都活力满满的舞蹈,内心会生发出一种和谐美满的感受,甚至向往自己退休之后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老人的晚年生活过得如何,从侧面折射出一个社会的发展成就与文明温度。

莫道桑榆晚,人间重晚情。每个人都会老去,也都盼望自己的老年生活能够多姿多彩。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面对还将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我们每一个人和整个社会都应该做好准备,充分正视老人的需求,学会与他们共处,比如多添置些硬件设施、多花功夫引导老人文明生活……只有每个群体都在相互信任与理解的大前提下行动,我们才更可能共同创造出各得其所、相互尊重的社会。

当你老了,是去跳“广场舞”还是参加“暴走团”?时常想想这个问题,就会对老人多出些理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