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关掉公司 风花雪月演绎痛快人生

袁珅,88年出生的蒙古汉子。23岁担任上市公司职业经理人,而后创业开了4年旅游公司,在朋友眼中,他是典型的事业有成。然而,在袁珅心里,自己其实愿意当一个十足的玩咖,

25岁走遍中国全境,足迹踏遍上百个城市,多少人一生梦想的目的地,是他说走就走的路边风景。虽然,旅途也总会面临各种困难,但自始至终,他一直在追逐着他的自由。也正因为这一次次的旅行,他的心慢慢静了下来,对充斥着派系斗争,勾心斗角的城市生活生出了厌倦。人和人的关系,能不能简单一些呢?我欣赏你,而你恰好也喜欢我,那我们就是朋友,和其他无关。旅行,是他逃避城市生活的方式,而在旅行中,他也一直在找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直到第5次走进大理古城,在街边的酒吧和陌生人喝酒时,袁珅忽然发觉,这不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生活?“不用在乎坐在你对面的人是谁,有的,只是饮下这杯酒的痛快。”脑海里没有犹豫,喝完那杯酒,他决定关掉自己的旅游公司,在这里定居下来。

不过,2016年的古城早已人生鼎沸,敞亮的砖房,高端的客栈遍地都是,而传承了几百年的老房子一栋一栋被拆掉,让袁珅格外惋惜。整整八个月时间,他走遍古城和周边的村落,看了无数栋宅院,终于在离古城不远处的龙龛村找到了一栋结构完整的老宅,虽然破败不堪,但梁柱保存地极好。屋子是一栋白族老瓦房,有着上百年的历史,正合袁珅心意,但老房子隔音差,排污的问题却变成了首要难题。老瓦房,纯木质结构,一点轻微的响声,隔壁都能听到,洗手间是旱厕,不卫生,不好处理,袁珅只好把它们推倒,重新设计改造。

在咨询城建工程师的意见,确定承重没问题的前提之下,在二楼木质层板上做了10公分的钢筋混凝土的浇灌,确保屋子隔音和私密性。卫生方面,刨地,下管道,挖化粪池,做防水,再回填,浇灌水泥,一道道工序下做到了清洁的最高标准。除此之外,庭院的设计也难坏了袁珅,一个蒙古的套马汉子愣是钻到院子里,挑一块空心木头,耐心地侍养起了多肉。空闲时,从洱海边拾来的鹅卵石也排上了用场,别出心裁的做出心形。改造时留下的木料,稍加打磨,就成了绝佳的衣架。因为所有的改造  都要保证不破坏老宅的结构,所以,整整用了15个月,这件小院才最终落成。袁珅给它取名,叫做:古一私邸。

古,指的是这宅院历史的存留,而“一”,在佛家看来,是终点也是起点,就像自己来到大理,既是结束又是开始。庭院不大,只有300㎡,但没有像很多古城客栈一样,恨不得多开几间客房,上下两层的空间,袁珅打通了每一层的所有隔断,只做出了两个房间。得益于此,推开院门,入眼便是一片宽阔的花园。铺满庭院的草地中间,错落分布着几段汀步,分别引向客房和厨房。秋千是极浪漫的布置,午后倦意正浓时,躺在里面微微摇晃,十分惬意。而沿着汀步走入屋内,刚一推开门,便会不自觉地“哇”一声发出惊叹,裸露房梁支柱粗砺,但让人格外踏实,上百平米的空间可以肆意撒野。古色古香的灯盏,素雅恬静的茶座,有着让人一秒钟就安静下来的魔力。而从另一侧走上二层,是一片阳光满溢的观景台。一张舒服的大躺椅,一把遮阳伞,一本经典的书籍,便能拾回久违的文字时光。不少大理元素也在屋内得到体现,深蓝色的扎染,搭配水纹的花盆,晶莹剔透,美的让人心醉。上好的美酒自然是必不可少,不管清晨还是入夜,兴致来了,袁珅就约上住下的朋友,没有酒桌上的规矩,尽兴就好。从客厅坐着,到草坪躺着,没有规矩的束缚,没有仪态的要求,自在就是这里唯一的感觉。

不过来到大理,怎么能只在屋子里待着呢?作为一个玩咖,所有的路线都在袁珅的心里,步行5分钟就到洱海边。步行8分钟,是《心花路放》拍摄地,可以到电影中的酒吧喝一杯酒。步行10分钟,洱海最大的码头龙龛码头,这里可以乘船游览洱海全貌。如果顺路的话,还能搭上袁珅的机车,感受城市里绝对不会有的速度激情。

来大理不久后,身边的一切都慢慢熟悉起来。没有了西装革履,尔虞我诈,粗布麻衣,再披上一件运动衫,骑着机车就能消磨一整天,无欲无求,却又回味无穷。就像袁珅说的,快乐,有时候很简单。【中国记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