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西塘

不知道别人小的时候,会不会有某种情结。而在我小时候,由于我对烟雨迷蒙的江南水乡痴迷不已,我就自恋的把它称作为我的“南方情结”。我喜欢喝汤爱喝茶喜甜食,一到北方的冬天,手脚干裂,怕冷体寒。

妈妈总会说,“你呀,都被惯成了温室里的花儿了。”

我会反驳道,“才不是,根据事实推断,我的前世呀,一定是个江南美少女”。

我对南方的热爱,或许是曾沉迷过新百娘子传奇,或许是曾着迷沈从文笔下的水乡,但究竟是为什么,如今都难以考证了。或许是因为遥远,所以才美好,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让我在四季歌里幻想着属于我的水乡,摊开地图,在那幅员辽阔的中华之南,一直都寄予了我一点期待。

关于西塘,即使我所知道的仅仅是《我的青春谁做主》里的那起命案;即使,我们一车人都以为西塘在江苏省,差点把GPS设错地方;即使我未曾做任何攻略准备和旅行安排;即使到了西塘,我们每个人还被恶狠狠地征收了100块钱的入门费,但是,由于我那根深蒂固盲目的热爱,当提着行李,迈过高高的门槛走进西塘时,看见那水,看见那房,我还是惊喜得浑身颤抖,感动到难以言喻,激动到心潮澎湃泪眼婆娑。

一条河道纵横穿梭,家家户户水边栖住,阴沉的空气里充溢水草浮游的清淡腥味,船只来往,人声鼎沸,小吃摊飘香,一个一个小铺面紧密排列,头顶上,阁楼居民挂出来晒着的衣裳,拥挤窄小的小巷子,行李箱的轱辘在青石板地面上滚过,发出响亮的哗啦啦声……

小镇的市井生活如水墨画卷悠扬铺陈,迎合着我的想象。

古时候的大户人家的老宅子,现在成为被若干星级衡量的旅游景点,不同导游的小喇叭发出洪亮干瘪的声音,此起彼伏。

青砖黑瓦,斑驳白墙,院内的古老精巧的石雕堪比苏州园林,植物虽不繁华却也芳香四溢,四处攀援;宅子内光线阴暗,老式的家具泛着暗沉的光泽,木楼梯窄小破败,走上楼去,地板发出的咯吱声不绝于耳。

深褐色的门窗纯为木结构,推开窗,能看见迂回的巷道里的居民。

我们几个人夜宿深巷里的青年旅社,一路走一路吃掉各式各样的小吃,买布艺小鱼乞求平安,买扎染的布包和帽子臭美照相,晚上游船放花灯许愿,听酒吧歌手唱到醉生梦死……

江南水乡的短暂遇见,丰富充实,没有停下来所以没有浪费一点时间,我以为,从此以后,我终于可以放下我的南方情结,终于能摒弃那些自称江南美少女的幻想了。

可是回来这么久了,当我调出西塘的照片处理的时候,我却根本不知道应该呈现一种什么风格,古朴怀旧风吧~其实西塘非常现代;如果让照片饱和度高颜色明快,却又显得非常不搭调,一直在纠结,所以修改的过程一直很不通畅。

张爱玲说: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后看见海;

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我们对于生活体验往往是第二轮的,借助于人为的戏剧,因此在生活与生活的戏剧化之间很难划界。

如此说来,我对于遇见南方水乡的感动,其实早就排练了很多很多年,于是面对着西塘古镇,我的感动跟惊喜就变得驾轻就熟,精彩投入。

写到最后,这种自己的感受却不被自己信服的感觉,非常令人沮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