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最铁兄弟是谁?结果反遭误会,孙悟空恨不得干掉它

三借芭蕉扇,是《西游记》里面比较精彩的几大剧目之一。作者连续用了三个章回来叙述孙悟空和牛魔王及其妻妾之间的斗智斗勇,芭蕉扇也随着剧情的推进来回易主,成了孙悟空和牛魔王之间骗来骗去的重要物证。原著中,孙悟空骗罗刹女那段儿堪称香艳,而牛魔王反骗孙悟空那段儿,却有一处细节,细思极恐——

牛魔王是变成猪八戒的样子才从猴子手中骗回芭蕉扇的。想变得一模一样的前提,是得见过并且熟悉本尊。变成猪八戒的牛魔王不能有犄角,还得把棒子假装成钉钯用。那么,牛魔王是什么时候见过八戒本尊的呢?

据牛魔王自己所说:“……我闻得唐僧在那大路上等候。他二徒弟猪精、三徒弟沙流精,我当年做妖怪时,也曾会他。且变作猪精的模样,返骗他一场。料猢狲以得意为喜,必不详细提防……”

猪八戒的前身是天篷元帅,沙僧的前身是卷帘大将,他俩都是曾受玉帝亲封的天庭正式工。牛魔王只是下界众妖精当中比较牛掰的妖王,他和这俩玉帝身边的小红人儿,可有什么交集么?

理论上讲,猪八戒和沙僧在天庭任职期间,是不用认识牛魔王的。因为彼此之间没有利用价值,所以也就不必相互熟识。因此他们仨“相会”的时间节点,应该是在猪八戒和沙僧在被贬之后——“猪精”和“沙流精”都是那哥俩受罚后的形态嘛!没遭贬之前,这哥俩可是“我们帅着呢”!

而他们仨“相会”的地点也值得玩味——猪八戒还好,一次性挨了两千锤,扔下凡间“按律当猪”后,可以离开福陵山去高老庄做上门女婿;沙僧就惨了些,先打了八百,“又教七日一次,将飞剑来穿我胸胁百余下方回”。这也就是说,沙僧因为要定期受刑,是不能远离流沙河的,他的活动范围也仅限于上岸吃人消遣。

既然沙僧不是自由身,那么牛魔王想“会”这哥俩,就得一路向东,顺着唐僧西去的路线逆行。而这个“会”也无非含有两种意思:一是专程探望,二是顺道切磋。

前面咱们分析了,猪、沙二人,在天庭任职时是不曾与牛魔王有交集的。那么这个“会”字,就多半不是探望而是切磋了。

那位说,牛魔王为什么会找猪八戒和沙僧PK呢?没仇没怨的,牛魔王是吃撑了不消化嘛?

当然不是。

您别忘了,过了流沙河和福陵山,再住东,就是贴着封条的五行山了(牛魔王的东进路线可以参考观音菩萨替唐僧的收徒顺序)。而那山下压着的齐天大圣,可是七大圣结义时,牛魔王最小的弟兄!

所以牛魔王“当年做妖怪时,也曾会他”的初衷,是去探望被关押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只不过,沿途遇到了猪八戒和沙僧。

和所有“此路是我开”的情节一样,牛魔王在与猪、沙切磋之后,惊奇地发现:生死之交一碗酒,大家都喜欢吃人肉……

因此,这里的“会”字还有围炉夜话的意思。试想,被贬后的猪八戒、沙僧是有多寂寞,他俩也是难得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英雄嘛,该出手时就出手嘛,不打不相识嘛,不喝舒服了也不罢休。随即,牛魔王也从昔日天庭大员的口中探知了孙悟空所犯错误的严重性和被关押后的局限性——刑期未知,不许探监,还控制饮食。

现在,您知道了吧?孙悟空并不是没有雪中送炭的朋友。至少他在落难之际,还是有牛魔王愿意不远万里长途跋涉去看他的。只不过由于探监政策的苛刻,又有五行山土地会同五方揭谛拦着……这个小兄弟,他就没看成。

由此看来,牛魔王还是蛮厚道的:你犯了错,树倒猢狲散,大家都忙不迭地与你撇清关系,只有我,还惦记着去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