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成为 古典音乐“超级新势力”

拥有117年历史的奥地利维也纳交响乐团在深圳保利剧院奏响“宝安之夜——德奥经典的荣光再现”专场交响音乐会,为首届深圳“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增色添彩。

乐团总监菲利普·乔丹在排练中

在音乐总监菲利普·乔丹的指挥下,乐团以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三首欢快的《匈牙利舞曲》开场,随后在上下半场分别演奏了音乐大师贝多芬的《降B大调第四交响曲》和家喻户晓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命运”》。

贝多芬九部交响乐首次中国齐奏

本次中国巡演,维也纳交响乐团选择全部演奏贝多芬的交响乐作品,尤其是在上海站,将分4天奏响贝多芬的9部作品——这是贝多芬全套交响乐作品首次在中国齐齐奏响。

“选择贝多芬是乐团和音乐总监的共识,因为贝多芬是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而维也纳则是贝多芬音乐创作的第二故乡。”纽伯特说,乐团希望借此让中国观众欣赏到最正宗的维也纳之声,同时也能体验一个完整的贝多芬交响乐世界。

“贝多芬是维也纳DNA中的一部分,他的创作与维也纳息息相关。”纽伯特说,在演奏贝多芬方面,维也纳交响乐团也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加入维也纳双簧管、定音鼓等,同时在弦乐上继承乐团百年传统,传递出一种最正宗的“德奥之音”。

乐团音乐总监乔丹不敢妄言自己解读贝多芬音乐的方法是特别的或最好的,但他希望通过乐团发出的贝多芬之声是开放的、透明的、平易近人的,“在纯粹与乐曲风格之间找到平衡点,是我认为最大的挑战。”

维也纳交响乐团成立于1900年,作为维也纳的文化名片之一,乐团以交响乐装点着奥地利首都的音乐生活,并把捍卫维也纳交响乐文化传统作为其核心艺术理念,延续着以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等作曲家为代表的德奥古典音乐的光荣传统。

百年名团继承一众大师遗风

一百多年来,维也纳交响乐团先后与布鲁诺·瓦尔特、理查·施特劳斯、赫伯特·冯·卡拉扬、沃尔夫冈·萨瓦利希、伦纳德·伯恩斯坦、洛林·马泽尔、祖宾·梅塔等著名指挥家合作。

“乐团历任音乐总监与客座指挥都非常杰出,但我们总是把希望寄托在现任总监的身上,因为他引导着乐团的未来。”纽伯特说,乔丹是目前全世界中生代指挥家中的佼佼者,他不仅继续了其父亲、著名指挥大师阿明·乔丹的风骨,还有着自己对于音乐的独特理解。

“乔丹对于多种音乐风格都很精通,同时还是杰出的歌剧指挥,他的加入可以将乐团的演奏带到另一个维度。”纽伯特说,乔丹在维也纳是一位超级明星,他总能让乐团的演奏保持新鲜感,让观众每次欣赏时都如同初次聆听一般。

从小对交响乐和歌剧耳濡目染的乔丹6岁学习钢琴,11岁学习小提琴,16岁进入苏黎世音乐学院,同时跟随众多音乐大师学习。年仅35岁时便被任命为巴黎巴士底歌剧院艺术总监,成为法国歌剧和德奥歌剧的卓越诠释者。他曾合作过的交响名团包括柏林爱乐乐团、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国家歌剧院管弦乐团、维也纳广播交响乐团、英国伦敦爱乐乐团等。

乔丹说,自己总试图从钢琴声中区分出无声的部分,“因为在喧嚣中无声可能是最响的声音。”对此纽伯特表示,乔丹平时总习惯于关注细节,譬如声音与颜色、动态与表达,因此他的演绎和音乐观念总是充满触人心弦的细腻感动。

“一带一路”让各国音乐交流传播

这是维也纳交响乐团第二次来深圳演出。在纽伯特的印象中,深圳的观众非常年轻,对古典音乐充满热情,喜欢什么就会主动去追捧。“我不认为深圳因为太年轻就与古典音乐有距离,不管是中国传统音乐还是西方古典音乐,只要是好音乐,都可以理解和欣赏。”

近年来,不少人担忧古典音乐在欧洲呈现式微之势。对此纽伯特说,“起码在维也纳,并不是这种情况,人们比以往更加热爱古典音乐;而从全球范围来说,古典乐的传播也处于上升之势,许多美洲、亚洲国家都越来越关注古典乐。”

“中国的古典乐市场有着巨大潜力,你们已经拥有很多优秀的交响乐团,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维也纳等城市学习古典音乐;可以说,中国已经走在成为古典乐‘超级新势力’的道路上。”纽伯特说,“我想不到有任何原因是可以阻挡中国不具有古典乐竞争力的。”

本次加入首届深圳“一带一路”音乐季,维也纳交响乐团还特别演奏了三首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作为对“一带一路”主题的呼应,因为匈牙利正是“一带一路”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沿线国家之一。

纽伯特说,“一带一路”虽是中国国家战略层面的官方举措,但是音乐的传播与交流绝对是受益其中的,“因此我真心希望这样的交流可以持续下去,让更多沿线国家的音乐家们可以齐聚一堂,通过音乐找到国与国、人与人之间的联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