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又闻粽飘香

文 逯天峰

 

端午,又闻粽飘香

不知不觉中,端午节悄然而至,远离故乡的我,感觉里少了一份节日的气氛,多了一种孤单味道。尽管如此,那粽子的清香又在我的心头弥漫······。每当闻到粽子的香味,我更加思念故乡,思念故乡的亲人。

昨晚的小雨嘀嗒嘀嗒下了一整夜,我在睡意朦胧中感觉到,滴在房檐上的雨声是那么的悲惨,是那么的凄凉,我想是苍天有眼,借雨以告慰屈原在天之灵吧。关于屈原的故事,在我脑海里瞬间掠过,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惆怅。雨声彻底把我唤醒,扯开窗帘往窗外望去,庭院中的树木极力扭着它的身躯,向我点头又摇头,花儿在风雨的洗礼中四下飞散,雨,密密集集,雨点清晰可辨。

端午,又闻粽飘香

一个在外飘泊的游子,空气中熟悉的味道便是我的愁绪,字里行间的音符便是我的思念,喜欢游走在文字间,拾取零落的记忆,喜欢徜徉在角落里,回味熟悉的记忆。

又是一年端午到,粽子的香味已飘远,残留的点滴,模糊了谁的记忆?湿了谁干涸的夜?或许该放下忙碌的心,静静的在那个角落里重拾熟悉的梦,把心定格在粽香浓浓的文章里,闭上眼,回忆儿时的一切,缝补记忆的裂痕,它便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充满芳香的快乐,更令我在一次次纷扬而至的飘香中想念起我的母亲。

端午,又闻粽飘香

童年的记忆里,在端午节前两天,母亲就会去门前池塘边采摘芦苇叶回家包粽子。每每这时我也会蹲在母亲身旁看母亲包粽子,心里美滋滋的。母亲包粽子的动作很利索,她将三两片粽叶叠加折成一个三角儿漏斗儿,先放一颗红枣,然后从盆里抓一小把糯米放进去,接着从碗里抓一个红枣放在中间,再抓一把糯米盖住枣儿,然后将粽叶的上半部分包住糯米的顶端,接下来将剩余的粽叶往下一围,母亲的另一只手拿起一根细细绳,嘴巴叼住一头儿,另一只手拽住绳的另一端,左右缠绕粽子,然后再打一个活结儿,一个结实紧致又棱角分明的粽子就这样包好了。母的手很巧,会包很多式样的粽子,有三角粽、四角粽、小脚棕等等,花样繁多。

我最爱吃母亲包的粽子,母亲包的粽子,不仅好吃,而且还增添了一些情感和文化的味道,融入了一份父母对儿女沉甸甸的寄托及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端午,又闻粽飘香

如今,又是粽子飘香时,我依然在回味,异国他乡再也吃不到母亲亲手包的粽子啦,但是那沁人心脾的粽香却永远飘荡在我的记忆里,时常入梦,温暖我的童年,芬芳我的生命。

端午,粽子分外香,我随粽子的香味飘向远方,飘向故乡,飘向母亲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