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非遗传承人的困惑:巢湖民歌究竟该如何唱?

5月份,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会在合肥正式成立。来自全省各地的非遗传人、专家学者等汇聚一堂,共同为我省非遗发展出谋划策。在“老匠人”心中,人才缺乏依然是非遗保护和传承的“短板”。不过,作为我省首个省级非遗研究群团组织,省非遗研究会的成立,将为我省非遗保护、传承、研究和发展开启一段新的历程。

30人学艺只剩2人坚守

“我们年纪都大了,国家级传人中最小的也有50多岁了,大家都希望能把技艺传下去,但最关键的问题还是缺人啊!”今年已经63的邢春荣,是宣纸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虽然已经到了退休年纪,但还在一线带徒弟。

邢春荣告诉记者,宣纸制作技艺因为有国营企业的支撑,情况相对较好,但人才短缺仍是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为了培养更多一线技工,他们通过当地一所职业学校开班招生,“当时计划招生30人左右,毕业后直接进厂工作,满一年还能报销学费,政策很好,最终有28人毕业,但现在只有2人还留在这个行当。”

记者了解到,大多非遗项目是传统技艺,工作环境比较艰苦,出师也需要多年磨练,如今城市青年愿意从事这类工作的人不多,老匠人们只能去乡镇或偏远山区招人。“其实我们更希望有高素质人才加入,毕竟随着社会发展,传统技艺也要不断创新。”邢春荣说。

传统技艺更需平台展示

“想把传统技艺传承下去,应该有更多展示的平台,让更多人看到,也能吸引更多人来传承。”徽州漆器髹饰技艺国家级传承人范福安一直致力于非遗文化“走出去”。他把漆器作品送到全国各地巡展,并在高校开设相关课程,“一方面吸引初级人才,另一方面则让更多有一定艺术造诣的高水平人才参与其中。”

来自阜南县的淮河琴书省级传承人孟影也认为平台十分重要。“本身曲艺的表演形式难度较大,找到合适的培养人才实属不易。”孟影认为,最为关键的是,传统曲艺要有更多舞台去展示,才能吸引人才的加入。

此外,孟影认为,我省很多地方剧种的传统剧目大多没有教材资料,传承全靠口传心授,也不利于保护。“目前我会唱的琴书,只有一部分是我爷爷、爸爸留下的手抄本,有必要对传统剧目进行系统整理和出版。”

研究会将打造“智囊团”

一直以来,安徽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大省。截至目前,我省共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的人类非遗项目3项,国家级非遗项目72项,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3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75人;省级非遗项目343项,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576人。

为了让我省非遗资源得到更好的保护和传承,昨日,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会成立,这是我省首个省级非遗研究的群团组织。其中,国家级和省级非遗名录项目传承人占62%,专家学者以及传播非遗文化的企业家、志愿者占35%,年龄结构也覆盖了老中青三代。

研究会成立后,将重点建设非遗保护理论研究体系,通过学术讨论等形式,为政府决策提供理论依据;培养非遗保护人才,提高全社会保护非遗的意识。同时,对非遗理论研究和资料进行整合,调研挖掘更多非遗资源,编辑出版相关书籍、影像制品等。此外,研究会还将调动社会各界力量,开展合作交流,并吸纳社会智力,为非遗保护和传承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