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选智:活成自己


年轻的时候,总希望自己活成别人的样子。像A一样有钱,像B一样有权,像C一样有才,像D一样有范……对于一个青年人来说,身上肯定缺东缺西,但身边从来不缺乏可资效仿的标杆和榜样。
活成别人是一个奋斗的过程,说见贤思齐也好,说攀比虚荣也罢,奋斗中不断地改变更新着自己,总是在拉近自己和别人的距离。活成别人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既然不是本色演出,那就得假装就得虚伪就得忍受就得尴尬,就得承受卸妆之后的痛苦。活成别人有时还是一个意外的过程,“画虎不成反类犬”、“邯郸学步”、“南柯一梦”等等,说的可就是这种情况。
上学的时候,我一直接受的是“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新人的教育,但老实说,我好像并没有什么理想。我奋斗的动力,我痛苦的根源,我意外的情理,其实都是因为想成为别人,想活成别人的样子。
如此,时光流逝了许多年,直到我身心交瘁,直到我两鬓斑白,直到我知天达命。辛丑年春节之际,我才蓦然发现:那么多年为活成别人的努力,似乎都收效不大。我并没有成为别人,也不像别人,我依然还是我自己!尽管我的努力还算持续,甚至可以用“连滚带爬”来形容。 
活成别人那么难。那么,能不能活成自己呢?!
活成自己,是我2020年的年度心得,也是我为自己的后半生所树立的理想。
邻居家跟我关系很好。好几个春节前,我都给他家赠送春联。在没有得到其它更好的赠品的情况下,邻居会在他家的大门上张贴我写的春联,今年就属于这种情况。除夕下午,我回到老家,他见了我比划着手指说:“你的字,每年能进步这么一揸。”看到他比划出的距离有10厘米,我激动地给他敬烟点烟。
暑期,有位同学给娃结婚,让我书写喜联,我就写了也在酒店大门两侧挂了上去。我同学村的村长来行门户。他不急着进去,却端腰背手端详婚联,看得差不多了就问旁边的人这字是谁写的,旁边的人摇头说不晓得。我也在旁边却竖着耳朵缄默。村长评价道:“这字,说不准是咱河槽一带谁写的,蹴蹴蹶蹶地,不展脱,没有大地方人的势。”我听了拔脚就走,脸上不由得一阵臊红,冷静下来一想,感觉村长评价的有道理。因为:书法也是一面镜子,折射着时代精神和社会风尚,写的字如无“雄强华滋”的面貌和气象,怎能与伟大的时代和英雄的人民合拍?
当初提笔练字,只是我一时兴起的消遣方式,后来才听人说书法也是艺术,艺术的成功需要“七分天性,三分训练”。有些朋友出于对书法尊严的捍卫,有些朋友出于对我的珍惜,见我临颜体不像颜体,临魏碑不像魏碑,临章草不像章草,就劝我临池洗手,重新选择个爱好开始折腾吧。但是,他们不知道,我练字已经走火入魔,已经不计代价,不问收获。 
春节期间,有客来访,于是把酒言欢。客执杯曰:“人生如白驹过隙,世事若星汉灿烂,何必执拗一念,而任花开花谢,冬去春来?”
我吞下一口酒回答说:“以前,我对书法的理解就是学谁像谁,不但形似而且神似,但做到这一点也挑人挑天赋呀。我是以笨拙出名愚陋见长的人,学不会高雅的东西。现在我对书法重新变了个理解:依自己的个体感性学习书法的理性共性,以书法的理性共性表达自己的个体感性。换一句话说,以前练字是以别人为主,自己是客;现在练字,是以自己为主,别人为客。”
客疑惑地问:“那你练的是什么体?”我直白地回答:“我练的体,就是过去在学校里老师批评的那种‘我字体’”。
客人无语,转而夹菜。我也夹菜,夹菜中却把心一横,感觉只能这样了。这正如马河声老师所讲的道理:“学书不要求名求利,有这想法也要掐掉,要把学书当作一种修行。”
我想,既是修行,就应该以己悟道,以道修己。至于这种修行能否达到“雄强华滋”的境界,能否折射出时代精神和社会风尚,那不是我说就算的事,而是我的邻居和那位村长作评定的事。
我一直把写文章视为“打扫整理思想房屋”的自我劳动,本不宜炫耀于人,但一有文成,还是急不可耐地转发编辑。编辑在平台上推送后,还时不时地关注阅读量。这举止,不是哗然取宠不是求关注,又是什么呢?想让人关注,又写不出什么宏大的东西,只能拿自己的一点破事烦人了。
2020年,我的工作量大,家事也多,加之思想比较平静,不大起波澜,全年只写了四篇文章,发表在《金水文学》上。不过文章少也有好处,就是不增加朋友圈信息的拥挤。
不承想,居然还有不少人惦记着我的文章。他们之中,有我过去在政府工作时的领导和同事,有各个时期的同学和朋友,有在《金水文学》平台上结交的文友 ,也有社会上一些陌生的人。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表达对我写文章的鼓励,指出我文章中的不足,并希望我能拓宽文章视野,改进文字表达技巧,创作出更多更好的文章来。
文章还有一点阅读价值,这使我备受鼓舞。然而,面对他们更高的阅读期望,我却不敢拍着胸膛说“行,没麻达。”
马克思说,“认识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改造世界。”年轻的时候,我在这句话的鼓舞下,也投入到“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火热实践中,然而,没走几步,就感觉头重脚轻,手忙脚乱,力气不济。
是的,世界不是那么好认识的,也不是那么好改造的!究其原因,正应了那句老话,“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 
于是,我把马克思的话改动了一下,变为“认识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改造自己。”
我写文章的目的,主要就为此目的服务的。要承认,这一修改的确降低了文章的格局和层次,也对冲了情怀和抱负。尽管我对文章的设限这么低,我还怀疑自己的写作能力能否荷此重任。至于对自己之外的宏大问题,就更遑论有什么能力了。对于这一点,我也是在2020年想明白的。
春节前,我去看望仁师杜光前老师。杜老师过年就添寿92岁了,但身心状态却比上年更好。这使我不由赞叹道“鹤发童颜老师范,岁月从不败哲人”。
杜老师谦逊地一笑,说:“哲人谈不上,能活这么大年龄,也早超出我的意料。不过,现在身体各器官都正常,没有大麻达,应该说得益于体育锻炼。”
他指一指窗外(他的窗外正对着中学的操场)惋惜地说:“现在的体育设施这么好,就是不见学生锻炼,娃娃们可能都抓了学习。我过去上中学,学校是德智体美劳一把手抓教育,现在好像只重点地抓了一个指头。”
我深以为是,同时也从杜老师身上再次印证了一个观点,即“没有身体的自由,就没有灵魂的自由,也没有生命的自由。”
我的重视锻炼,是50岁而后这两年来的事,2020年就更加重视了,几乎每天都腾出一个小时用于跑步或打乒乓球。年度体检报告显示:我的健康提醒,由2019年的11项减少到7项,甘油三酯在偏高中也有了回落。这就是运动对选择它的人的恩惠,来得如此麻利,如此慷慨。不过年度体检报告在健康建议中,仍把加强锻炼当作重要的一条提了出来。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地给你上课,有的是新课,有的是补课。体育运动这门课,我需要补的东西太多了,而我又不是真心喜欢运动,于是不禁产生“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畏难和彷徨。
有朋友告诉我,做人可以夹着尾巴,但体育要飞扬跋扈;做人可以温良恭让,但体育要舍我其谁;做人要退一步海阔天空,但体育要敢于胜利,永不服输。体育有体育的态度,有体育的精神。态度决定一切!
我不以为然地说,飞扬跋扈,舍我其谁,永不服输,这不是毛头小伙子的样子吗?
朋友说,你以为你塌腰弓背是青春的样子?那是老头的样子。毛头小伙子才是青春的样子!其实体育还有一个名字,叫青春。
在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我在运动中接受了朋友的观点,并且还觉得这个观点,有推而广之的必要。
当然,在本文中我还要提一下我的工作。为了避免作工作报告的嫌疑,我把这个最为重要的事安排在最后。
2016年,我们单位并入省水务集团后,我的职务改称为“执行董事、总经理”,不过,公司内外称呼我为“经理”的人还是少数。给别人介绍或交谈中,大家还是习惯称呼我以前或者以前的以前职务。
这样的称谓,别人叫着自然,我也听得顺耳。有时偶尔有陌生人或者集团公司的人称呼我为经理,我还有一时和自己对不上号的错愕。
公共供水事业和供水公益性企业,在我县已经经历了五十余年的发展历程。承蒙组织信任,我已做了这个事业和企业后十年时间的“掌门人”。检讨十年来我的工作,自感平铺直叙,乏善可陈。究其原因,虽有客观因素,但主要还在于自己和我们团队长期有“等靠要”的思想,过来过去跳不出部门思维的羁绊。
到了2020年,我们单位已经企业化四年了,走老路,老路已断;走回头路,回头已无路可回;现实迫使我们只能走新路,可走新路,又不知从何处迈脚。
2020年10月上旬,水务集团在麟游举办了为期三天“企业法人培训班”。在开班仪式上,集团领导问大家什么叫 “经理”,学员的回答可谓五花八门。我虽然没有被点名作答,但我心里的回答是:经理,不就是企业的领导嘛。
“经理,就是要求你做企业家。经理,就是要求你经营有道,管理有方。”这是集团领导给出的答案。
这句话,尽管让领导说得和风细雨,却在我的心头响起阵阵惊雷。我在政府部门工作二十余年,与我县各种各样的企业都有工作关系,也与众多的企业负责人打过交道,深知干企业的不易,深知我县最为短缺的就是“经营有道,管理有方”的企业家。如今,虽然我的职务也叫“经理”,但我一不懂经营,二不懂管理,即就是嗅觉最为灵敏的警犬,恐怕在我身上也闻不出一点企业家的味道来。
然而,企业要走出困境,行业要走向振兴,却需要“经营有道,管理有方”的经理。我既然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得不接受这个挑战,也不得不交出自己的答卷。
手机上有个“在线免费算命网”。我偶尔也登上去看所谓的“周文王”、“姜子牙”、“ 诸葛亮”等如何瞎扯。前两天又上去了一回,填上自己的生辰八字后,突然发现, “神仙”们 已经把我这个年龄段的人排除在服务范围之外,他们的意思很明确:命已定,何须再算。
但是,人生的后半程很漫长,用一句网红的话,就是“夕阳落得很慢”。既然“神仙”们都懒得给咱做设计,那只好自树个理想,好好地活成自己。(李选智)

作者简介:李选智,陕西省水务集团合阳县供水有限公司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