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千亿投资达摩研究院,厉害了我的祖师!

达摩最近很忙。

忙着接受媒体采访:

“请问,您对阿里巴巴投资三个亿建立达摩研究院有什么感受?”

“达摩祖师,您作为一个歪果仁,是怎么发明了少林Kongfu的?”

“达摩先生,请问您跟么么哒这个网络流行语有什么关联吗?”

……

对此,达摩祖师表示:不识

不识就是不知道的意思。

当年他面对梁武帝的时候,就是这么拽拽地回答的。


说起这个梁武帝,如果他敢说自己信佛的虔诚度排第二,那历史上恐怕没人敢争第一。

为了表示自己的虔诚,他不仅修建了后人诗句中的“南朝四百八十寺”,还把自己也布施给了寺庙。

梁武帝前后一共出家四次,每一次,都是群臣凑钱,给寺庙捐了上亿,才把这位“皇帝菩萨”从“三宝”手里“赎”回来。

除此之外,梁武帝还从《大涅槃经》中受到启发,下令从今以往,僧人必须吃素,不准接近女色,寺庙祭祀不准用牛羊改用蔬菜,僧人可以躬耕而食,不必化缘,等等。

一来二去,不仅朝廷内外人心惶惶,僧团也不得安生。


“菩萨也不愿意活在风口浪尖啊!”

这一天,正在风口浪尖上的渔夫跟同船一个印度人说到。

这个印度人,满头卷发,一脸络腮胡,大眼睛里,白眼仁多过黑眼珠,睁眼就是翻白眼,闭口就像是在生气

总体给人感觉可以用十个字形容:江湖我达摩,人狠话不多。

“你在海上浪三年,你话也不多。”达摩幽幽地说道。

有传言,达摩祖师原本是挺活泼一人儿,在南天竺国当三太子,一言不合就载歌载舞的那种。后来皈依佛门,因为伶牙俐齿悟性高,还接班当上了禅宗第二十八代祖师。

来东土那年,他已经一百五十岁了。

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大概七十多岁吧),他的师父告诉他,你要去东方传法,去那里找一个“不受人欺负的人”,他有大根性


于是,达摩祖师就带着使命朝东方扑面而来了。

海上三年里,他跟着船夫学会了粤语、闽南话和客家话。

还对当时的历史地理民俗文化有了充分的了解。

一下船,他就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去金陵(南京)!

不是冲着每年被南京人吃掉的一万多只鸭子,而是因为那里是南梁的首都。

当朝的皇帝最有可能是不受人欺负的吧!

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就冲达摩这张饱经沧桑的脸,梁武帝也要会会他。

于是便有了禅宗历史上的第一段公案。

公案,原本是指官府判断是非用的案牍,后在佛教,尤其是禅宗,被引申为教人判别学人是非迷悟的故事。

一见到达摩祖师,梁武帝就按捺不住内心的骄傲,指着这广大庙宇说:“朕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胜数,你来说说我有多大的功德?”

达摩一边心想: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一边闭着眼睛回答:没有功德。这充其量只是做善事罢了,都是虚的,并不真实。

梁武帝那骄傲、骄傲、骄傲、骄傲、骄傲的心,一个防不胜防,落在地上,摔得稀碎。


“不按套路出牌啊!”

于是他赶紧找补,“那你说说什么才是真实?!”

“不住于相,看见自己的佛性,这种功德才是真实的。”

“那,那,那你说,什么是圣谛第一义!”梁武帝决心抛出他私藏已久的四个二,消消这南来和尚的气焰。

“哪有什么圣不圣的啊,廓然浩荡,本无圣贤!”没想到达摩还有王炸。

气急败坏的梁武帝气鼓鼓地说:“你sei啊你!”

话不投机半句多,达摩丢下了一句客家话“不识”(不知道),就翩然而去。

看来,梁武帝也不过是个委屈宝宝,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不受人欺负的人”,这一回,达摩决定去北方。

被达摩欺负后的梁武帝拒绝给他发放通关文牒。

于是达摩不得不偷渡出境。

为了横渡长江,他租了一条小船。

当时的人称小舟为苇,几经流传,最后就变成了达摩踩着一根芦苇玩了一把长江漂流。

想要找到那个不受欺负的人还真的挺难的,达摩一找就是许多年。找的他头发都掉光,耐心也快磨没了。

最后,他做了一个决定:不找了。

不找不是真的不找,而是“守株待兔

达摩在嵩山少林寺的一个山洞里住了下来,每天面对墙壁禅坐,一坐就是九年。

有人说,每天坐着多无聊啊,其实不然。

据南怀瑾老师研究,达摩面壁是因为人相太难看。“你想啊,白天看着挺美的人,晚上一睡着,要么牙暴出来,要么口水流出来。与其面对人,还不如面对墙壁。”

而且,真正打坐入定的人,并不是变成植物人。而是“连一颗灰尘掉下来都晓得,听到蚂蚁打架都如雷鸣一般,真正是心如明镜台,明镜亦非台。连鬼神讲话都听的一清二楚。”看来是热闹极了!

有一天,达摩正像看连续剧一样沉浸在禅定的境界时,突然听见一阵狂乱的心跳。

“师父,你还活着吗?”只见一只冰冷的手指头凑到达摩鼻孔处试了试呼吸。

达摩心里翻了个白眼。

“师父,我是神光,我听说您已经面壁九年,身怀绝技。我想跟你学佛法!”

“师父,我知道您听得见,您要是不答应,我就在这门口一直站着,直到您答应收我为徒为止。”

那年冬天,少林寺下了一场大雪。

神光的膝盖都被大雪埋了个结结实实。

他哆哆嗦嗦地对洞里面壁的达摩说:“师父,我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红包。要不这样吧,我冻僵了,也麻木没什么知觉了,要是冻死了,这皮囊也没什么用处,我就把这胳膊卸下来给您补补身子。”

那时候,和尚身上都随身佩戴戒刀,万一破戒,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当即来个自我了断。

只见神光刀起刀落,洁白的雪地一片殷红。

他哆哆嗦嗦地拾起断臂,只见达摩站立在他面前,说了句:为师吃素啊,傻蛋。


其实达摩到底跟神光说了什么,没有人真的知道。只知道神光是一个不怕别人欺负的人,那之后,神光改名叫慧可,成了禅宗的第二位祖师。

慧可向达摩求的第一个法,就是安心之法。

达摩问慧可:说说看,你想知道什么?

慧可含着热泪说:师父,徒儿心痛难安,求师父赐予安心之法。

达摩说:行啊,那你把心拿给我,我给你安!

慧可慌张,说:心,心在哪?我找不到,没有啊?

达摩说:好,心给你安好了。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从此禅宗便有了以心传心,不立文字的传统。

又过了很多很多年。

禅宗在东土大地上兴盛起来。

达摩在过完自己不知第多少个生日后,于东魏孝静帝天平三年(536),圆寂在河南熊耳山定林寺。人们为他建造了一座墓塔,并把他的身体放进塔中,以便代代供奉。

当时没有互联网,东魏使臣宋云出使西域,对于达摩之死一无所知,他却在回京途中遇见了达摩祖师。只见,他提着一只鞋,正走在离京的路上。

忙问:“师父这是要去哪儿啊?”

祖师回答:“回西方。”

到了都城,宋云方才得知达摩祖师已经圆寂,忙把路上见闻禀报皇帝。在朝臣的见证下,人们打开达摩棺椁,只见空空如也,只有一只鞋。

如今的少林寺碑廊内,还有一块碑,刻着这样一首诗:

达摩入灭天平年,熊耳山中塔庙全。

不是宋云葱岭见,谁知只履去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