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pk共享经济

【中国记录讯】近期,在一场业内研讨会中,这位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再次阐述这一模式对于未来商业社会的颠覆效应。

曾鸣称,S2b2c的模式可谓是传统的C2B模式的一大创新,它一方面开始以c为核心,因为小b需要实现和c的实时互动来显示自己的价值。同时,通过S平台的不断发展,把原来线性供应链中的不同环节重构,由此同时实现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在曾鸣看来,S2b2c的突破应用已经产生,它的代表案例分别是大搜车、大家中医、云集。这其中,云集可谓是炙手可热的新零售行业的领军代表。

新零售+共享经济的率先发力点会在哪里呢?从目前的市场发展趋势来看,作为新零售一项创新模式的社交电商无疑是个值得关注的领域。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这是一个正在备受资本追逐、有行业巨头背书的万亿蓝海市场。社交电商因移动互联时代而生,目前已经逐渐演化出两大生态图谱:即以阿里、苏宁等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系,及以云集微店、蘑菇街等为代表的创业平台系。

近期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都在渴望抢滩社交电商市场。此外,还有包括国美等传统电商也已经开始向市场灌输构建“社交+商务+利益分享”生态圈的理念。同时,在这片蓝海搏杀的创业平台亦不容小觑,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即使在资本寒冬的时候,它们都有着惊人的融资能力。例如,2016年底,被称为是“社交电商第一支正规军”的云集微店创造了当年社交电商融资的最高纪录,获得由凯欣资本领投、钟鼎创投跟投的2.28亿元的A轮融资。更早前,还有口袋购物曾获3.5亿美金融资,微盟获得5亿元融资。

云集微店创始人、CEO肖尚略也一直在不同场合提到,他是以信任为连接器,通过共享经济的思维来建立、发展社交电商平台。他说,这样做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在平台上,无效生产将不复存在,假冒伪劣、粗制滥造也将出清,进而带动的是平台的品牌化崛起。巨头力挺、创投者们布局赛道,若以社交电商为代表的新零售若插上共享经济的翅膀,势必将产生指数级的虹吸效应。

事实上,共享经济这一话题的诞生远早于新零售。共享经济最早萌芽于美国,以uber为主要代表。2014年,随着国家宏观层面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提出,共享经济被认为是双创环境下,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和商业模式而逐渐引入国内。所以,初来中国的共享经济便延续了美国模式,以出行领域作为切入点。经过几年的发展,共享经济已经在多个行业纷纷开花。在零售领域并非没有应用,只是没有像出行市场般广泛而普遍。如前所述,新零售的本质其实与共享经济是相通的,虽然两者天然可以联结,但却未形成一种气候。

从宏观层面来看,新零售模式处在政策红利期。新零售模式的发展初衷是从提高供给质量出发,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以更好满足消费者需求。这无疑非常契合我国正在推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即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的资源要素配置。既然备受政策支持,那么唯有从行业自身来展开反思、追溯。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新零售概念如火如荼的2016年,行业却出现了一波创业平台倒闭潮。这些创新平台,其实际上还是传统电商的内核。很多的平台还是基于传统的流量思维,做出一款可以实现信息流通的产品,但事实上流量的红利期早已逝去。

 

以云集为例,云集微店反传统化电商之道而行之,建立了“中央厨房+社群”模式。面对供给侧和需求侧大量涌现的资源,云集将重心放在供给端,守住商品品质入口。而在需求侧,店主通过自用分享,“闲散流量”便源源不断汇聚成能量场。这也是为什么,云集没有花大力气做引流,反而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快速聚集了大量的流量。据悉,云集90%的店主是自用分享型。

在曾鸣看来,云集的打法可谓是S2b2c模式的突出代表。S2b2c模式不同于传统的B2C亦或是C2B,它缔造的是一张上、下游间协同的大网格。其中,S包含六朵云服务,即精选式采购和平台化支持,通过这六朵云的支持,赋能于B端,即个人店主,促进个人店主利用社交工具传播商品信息并进行售前和售后服务。曾鸣指出,采纳S2b2c模式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它可以大大降低了参与零售的门槛,把传统由专职人员进行的商品推介工作社会化、兼职化。进而产生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平台只需努力做好产品和服务,至于社交网络和流量红利,就像磁极一样会自动吸附过来。这也是为什么,云集平台上的店主已经高达200万人。短短两年的时间,云集微店每月销售额已经从刚起步的几十万,达到如今的近8亿。

更重要的是,云集这样的生态价值链打造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实现了与共享商业逻辑的耦合。一方面,平台上,供给端打造的产业化路由器,可以实现上下游产业链的合作伙伴之间资源的智能配对;另一方面,供给端的资源又可以为需求端赋能。由此,平台实现供给和需求的撮合,成为了一个整合资源要素的能量场。而这无疑体现出了分享经济的内涵,也因此,云集模式被认为是给出了一种基于共享经济模式的新零售发展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