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那些访问过中国的美国总统们

【中国记录讯】1.1972年2月21日中午11点30分,美国的“空军一号”降落在了北京机场。时年59岁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走下舷梯,看到了74岁的中国总理周恩来。随后,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这次握手,被尼克松称为“跨越太平洋的握手”。尼克松,也成了历史上第一位访华的总统。

周恩来在北京机场迎接

关于尼克松的这次访华,包括之前的“小球推动大球”,之后的《中美联合公报》,以及贯穿整个事件背后的中美苏三国角力,历来各方面的资料已经叙述得比较多了,这里就不再赘述。

 

礼貌又不失风度地为本报打一个广告

这里说两个小细节,都发生在上海。尼克松是2月28日,在周恩来陪同下到的上海。上海是当时中国最大的工业城市,尼克松在上海的行程,是参观著名的南京路商业街。与尼克松在北京感受到的大街冷冷清清不同(群众们当然都服从组织的安排),上海采用了一种更“精细”的做法——有关部门派了大量的别处的居民,占据了南京路沿街的每一个窗口。在余秋雨的《借我一生》一书中,对此有过记录: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南京路两边的窗户只能打开三分之一,关闭三分之二。为什么呢?因为这样就不会显得大家都很期待一睹美国总统的风采。

而通过打开的三分之一窗户,里面的人要向尼克松的车队挥手示意(南京路那时候还不是步行街),但不能把手伸出窗外。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尼克松他们是美帝国主义,不能显得太热情。但又不能不挥,因为他们是毛主席请来的贵宾——为此,居委会主任还特地做过示范:不伸手臂,只用手掌,小幅度慢慢摇摆。面部表情不能欢笑,而是保持微笑。

按照行程,尼克松参观了南京路上的新华书店。那个书店里,当时摆满了各种反修和革命的画作,尼克松选来选去,在诸多革命的画作里,选中了一幅画,叫《不能让他缺课》。这是一个叫杨顺泰的25岁画家的作品,描绘的是帮助伤残同学上学。可能尼克松认为体现了人道主义精神,所以立刻就掏钱买下了这幅画,价格是2角人民币。

杨顺泰的那幅画

现在回看40多年前的那一幕幕,可能会觉得有些好笑,但这就是那时候的中国。考虑到两个国家之前断绝来往和互相敌视了20多年,那次震惊世界的“破冰”,对美国来说不容易,而中国迈出那一步,也不容易。

2.1975年12月1日,尼克松的继任者福特,成为了第二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在出发前往中国前,福特对美国新闻界的发言是:“我将前往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加强我们同那个伟大国家的新关系”。他也确实肩负着这样的一个“加强”的使命,因为虽然尼克松完成了“破冰之旅”,但中国和美国并没有立刻建交。

福特是受周恩来邀请访华的,但他抵达的当天,去机场迎接的,是“受周恩来委托”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而晚上设宴招待福特的,也是“受周恩来委托的”邓小平。周恩来当时的健康问题固然是主要原因,但如果福特嗅觉灵敏的话,肯定也已经看到了中国政局的未来走向。

在机场迎接福特的邓小平

在邓小平与福特的会谈中,福特表示:由于美国国内形势的需要,中美关系正常化,要等到1976年美国大选后才能进行,可以仿照“日本方式”。邓小平回应:按照“日本方式”,就是美国必须与台湾断交、废约以及从台湾撤军。

但回到国内的福特却没有等到这一天。1976年的美国大选,本来就资历不深的福特(他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经过选举就当上副总统和总统的人。杜鲁门的副总统是选出来的,且连任了总统),败给了民主党人卡特,丢掉了总统宝座。

福特参观颐和园

这两任美国总统访华,也见证了一段历史:尼克松因为访华“破冰”后一度人气大涨,但因为“水门事件”被弹劾,副总统福特继位,却因为在1975年特赦了尼克松,引发民意大跌,成了他竞选连任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3.1984年4月26日,罗纳德·威尔逊·里根,成为了第三位访华的总统。里根的前任(也就是福特的继任)卡特总统在任期内没有访华,这可能和他没想到自己只做了一届总统也有关系。其实中美建交就发生在卡特的任内,卡特当时也顶住了多重压力(卸任后的卡特倒是特别爱来中国)。

里根是在自己第一个任期快结束的时候访问中国的,当时迎接他的,是时任guo jia主席的李先念(国家两字拼音,四字连打有敏感词审查。邓小平当时是军委主席)。

里根和李先念在欢迎仪式上

应该是从里根开始,美国总统开始有了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竞选时不断攻击中国,但在当选后,却很注意和中国发展关系。里根的那次访华,强调美国将履行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所承担的义务,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两国还共同发表了“八一七公报”——美国在原来的立场上作出了较多让步。之后,美国政府又先后宣布允许向中国出口可应用于军事的技术,取消禁止向中国出口杀伤性武器的规定,在技术转让中把中国列入友好的非盟国。科技方面,双方签署了和平利用核能合作协定、科技和教育合作交流协定。在经贸方面,两国签定了纺织品贸易协定、海运协定以及关于卫星发射的备忘录。

还有两个细节。

一个是,里根和他的夫人南希当时一起去了西安,看了兵马俑。在兵马俑的坑里,他问中方人员,可不可以允许他摸一下兵马俑。在得到允许之后,他摸了一下马俑,当时香港有一家报纸第二天就刊登了里根摸马俑的大幅照片,还配了一个标题:《里根总统拍中国的马屁》。

第二个细节是,里根在访美的最后,来到了上海,来到了复旦大学。

那天晚上,复旦外文系的陆谷孙教授(《英汉大辞典》编篡者,也是1972年接待尼克松的翻译小组成员)正在3108教室里,给近200名学生讲述英国文学课程“关于莎士比亚的五个疑问”。里根在时任复旦大学校长谢希德的陪同下进入教室后,和学生们进行了互动。当年的复旦学子提了很多问题,比如问他大学生活中哪些方面让他印象深刻,美国学生怎么为这个变化中的世界做准备,美国大学在美国科技进步中的作用等。

里根在复旦的3108教室,右边为谢希德先生。(3108教室后来成为了复旦大学的一个著名教室,很多名人在那里发表过演讲。不过在我入校后,发现和其他教室没有任何区别,也没做特别装饰,破破烂烂,大家一样在里面上课,自习。)

后人公认的是,里根执政的8年,是中美关系最好的8年。

4.1989年2月25日,乔治·布什成为第四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

老布什当时创造了一个纪录:成为有史以来“最快访华的美国总统”——当时他就任美国总统才刚刚过了一个月。而且,他还打破了新当选美国总统首次出访必是西欧盟国的惯例,借出席日本天皇裕仁葬礼的机会,顺道访问了中国。

为什么呢?因为老布什对中国确实有感情。早在1974年,老布什就携夫人芭芭拉来到北京,出任美国驻华联络处第二任主任,任职了13个月。来到中国后的老布什夫妇,确实对中国的文化产生了兴趣,还认真学习中文。最让当年很多北京老百姓津津乐道的,是老布什夫妇一人买了一辆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大街小巷,所以他们被朋友称为“和中国人一样”。

1974年,老布什与他的妻子芭芭拉骑自行车经过北京天安门。

在他任职期里,老布什想了各种办法深入了解中国人:他向路人发拍立得照片,或者去商店和服务员搭讪,又或者通过傍晚的遛狗,慢慢深入中国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这段经历应该对老布什之后的一个职位产生了帮助:1975年,老布什被召回国,出任美国中情局局长。在老布什卸任回国离开北京之前,当时邓小平为他举办了一个告别晚宴,在晚宴上,邓小平笑着问老布什:“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监视我啊?”笑声中,邓小平随后又说:“即便你做了中情局局长,中国还是永远欢迎你。”于是,在1989年的2月25日,老布什又再一次回到了中国,只不过身份已经变成了美国总统。

作为送给这位美国总统的礼物,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准备的是两辆“飞鸽”牌自行车。老布什当场就骑了上去,按照他的心情,估计还想骑到天安门去故地重游——不过他只能坐着防弹轿车去了。

5.时间到了1998年6月25日,克林顿成为了第五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克林顿的那次访华,同样也创造了一个纪录:随行人员最多。此前的数据是:尼克松访华,代表团总数300人;福特访华,代表团总数450人;里根访华,代表团总数600人;老布什访华,代表团人数500人。

而克林顿访华,带来了1200多人。

除了“空军一号”外,克林顿的访问代表团还动用了3架民航客机和好几架C-141运输机,仅带来的通讯器材就有60吨,还包括自带两辆黑色的专用安全通讯车,10辆防弹车。此外,连总统演讲放讲稿用的讲台都带来了。

克林顿到中国的第一站,去的是西安,然后才到的北京。6月27日晚,江主席泽民(老规矩,这五字按顺序打是敏感词)在人民大会堂设宴款待。

克林顿与长者

那是一场宾主尽欢的晚宴:克林顿特地展示了刚学会不久的筷子技术,并用中文说了“干杯”!随后,中国的演员用二胡和萨克斯管合奏了名曲《二泉映月》——克林顿擅长吹奏萨克斯。而更让他惊喜的是,另一个中国演员用唢呐吹奏了美国乡村音乐《切尔西的早晨》——那是克林顿夫妇最喜欢的曲子之一,为此他们还给女儿取名为“切尔西”。

还是再说两个细节。

一个是在6月29日,按照计划,克林顿将在北大发表演讲(中方为此特地在前一年婉拒美国副总统戈尔在北大的演讲要求,把机会留给克林顿),但北大方面拒绝克林顿使用自己带来的白宫讲台,但美国方面坚持以安全为理由,要使用自己带的讲台。最终,双方各退一步:使用美国人带来的讲台,但讲台上必须要有北大的标志。

 

克林顿在北京大学图书馆门前向学生们讲话

另一个细节是,克林顿也去了上海。

他进入当时的上海广播台的节目《市民与热线》担任嘉宾,在50分钟的节目里回答了上海市民关于贸易、教育、环保、交通、图书馆等8个电话问题。还在时任上海市市长徐匡迪的陪同下参观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获赠了一件编号为“1998”的红马甲。

不过,让人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克林顿当时在和驻沪的美国商团共进早餐后,走进了一家位于淮海路陕西路路口的网吧,和当时在里面上网的一个高中生交谈起来。那个负责接待克林顿的高中生,就是我的高中同年级同学,叫胡丹青(后来我们大学也是一幢宿舍楼,我考取了文科基地班,他考取了理科基地班)。胡丹青当着克林顿的面,在电脑上输入了白宫的网址,并用英语和他交谈。

克林顿旁边的就是胡丹青

随行的一位美国参议员忽然问了胡丹青一个问题:“中国是否有不允许大众进入的网站?”当时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胡丹青,而克林顿也安静下来,等待他的回答。这哥们回了一句话:“凡是我感兴趣的网站,都能进。”
6.2002年2月21日,带着老布什的殷殷嘱托,小布什成为了第六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

乔治·沃克·布什把第一次访华的时间选择在2月21日,当时引起了很多人的猜测——30年前的这一天,正是尼克松首次访华的日子。在竞选总统时,小布什和他的前任们一样,说了不少攻击中国的言语,但上任后,马上开始谋求和中国的对话。不过,历史给小布什泼了一桶凉水——小布什上任还没满3个月,中美就发生了“南海撞机”事件,中美关系继1999年南联盟大使馆被炸事件之后,又一次跌到了冰点。小布什后来在自己的回忆录里说,他自己也不希望以一次“撞机事件”作为他和中国交往的开局。不过,后来另一件事又让中美关系出现了转机,那就是2001年的“9·11”事件。基于在全世界范围内合作打击恐怖势力的需要,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迅速升温,小布什在不久后就开启了他的第一次访华之旅。

小布什也是我唯一一个在现场见到过的美国总统。那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小布什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任内出席在他国举行的奥运会的总统。

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开幕没多久后的一天上午,我从北京奥运会的主新闻中心步行赶往“水立方”采访游泳比赛,忽然发现每天走的这条道路气氛不对——路边停的全是乌黑的SUV,一看就是防弹的,各种荷枪实弹的特警和身穿黑西装戴墨镜的美国人在巡逻,而上空一直有直升机在盘旋。

到了“水立方”我才知道,原来是美国总统小布什今天要来水立方,看菲尔普斯的400米个人混合泳决赛(后来菲尔普斯也没辜负小布什,拿到了这枚金牌)。

比赛中,布什和他的家人坐在我隔着泳池的对面(估计他方圆50米内也不允许坐陌生人),从我的角度还是看的比较清楚的。这大概也是我离美国总统最近的一次吧。

对了,那是小布什第四次访华,他又创造了一个纪录——此前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在任内访华超过一次。

7.2009年11月15日,奥巴马成为了第七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

奥巴马的第一站,是上海。当时接待他的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 YU正声和市长HAN正(敏感词过滤)。在上海,奥巴马的一个重要行程,是在上海科技馆与来自上海8所高校的400多名大学生交流,奥巴马开场就是一句上海话“侬好”。在结束了上海之行后,奥巴马飞往北京,与胡主席锦涛(敏感词过滤)见面。随后,他参观了故宫和长城。

大家也看出来了,从克林顿开始,我总想和美国总统扯上点联系,奥巴马的话,我想了想,他我是没见过,不过我老婆作为记者去美国采访时,和他握过手。

那次的亚洲之行,奥巴马一共访问四国,只在中国安排了参观项目,美联社对此的评论是:“参观到访国的名胜古迹,体现了一位领导人对这个国家文化的尊重”。而长城,见证了历届美国总统的来访。1972年,尼克松说:“这是一座伟大的城墙。”1984年,里根说:“中国就像长城,伟大而深远。”1998年,克林顿说:“如今长城是中国展示自己,而不再是把自己隔离在世界之外的象征。长城把中国凝聚起来了。”2002年,小布什说:“长城依旧,中国已今非昔比。”而奥巴马在2009年的留言是:“我钦佩长城的巍峨,感谢中国人民的热情。”

七位美国总统访华,见证一段又一段历史。如今,轮到特朗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