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王维《汉江临眺》妙在空灵美在模糊

【中国记录讯】“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是王维《汉江临眺》诗中的一联。此联极写了湘楚疆域的苍莽和江汉气势的磅礴,堪为千古绝唱。


此联写景,妙在空灵。写水之壮间,却并不状水流之态,悠长之貌,却宕开一笔,任其一气流走,劈空飞去,直至宇宙尽处,时空之外.就人的视觉而言,水流愈远,则人的视角愈小,对象也就愈小,汉水的形藐也愈来愈消失,明暗的差别也愈来愈减弱,成为一片虚无的空白。水流天地外,扑入视野的,当是一片大气,一片空白,可谓于无极之中见流之渺远,于飞动之中现水之浩瀚,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就绘画艺术来看,国画山水,常于画笔难到之外,留下空白,促人想象。王维此诗,则于诗笔难尽之处,拓开空间,任人驰聘。它运用了中国古典绘画的散点透视法,并不关心汉水在空中的精确位置,采用的是展现宏观视野的模糊透视法则,使读者能以流动的目光驰聘于天地之间,既不受焦点的约束,也不受地平线的限制,从而构成了“象外之象”的更大心理空间。怪不得王世贞要惊叹此联“是诗家俊语,却入画三昧”了!
就艺术方法来说,这种视觉特点和散点透视法,正是一种模糊性的艺术表现手法。江流与空间难分彼此,山色处在若隐若现的朦胧中,如此宛转曲致的笔法,妙在诗人根本不必直笔抒写江之浩森,.他只须将水天合一,使山色模糊,在审美主体和客体之间巧设距离,即自然传达出了大江奔腾之态。此外,对象边界的模糊,又使人于捉摸不定中唤起联想,使审美活动得以深入进行。人的“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的想象,是任何“数学式的精确”也难以测量,控制的。正是这模糊美,牵引着读者的想象随着画面的空白处,随着“天地外”的江流,“有无中”的山色,进人了更广阔的艺术空间,收到了比明晰的表现手法更丰富的美感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