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观 | 薛之谦又复出了,娱乐圈的记忆力是个迷

本文由腾讯娱乐原创,微信号:txent


传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那么娱乐圈的记忆是多久?薛之谦的复出大概告诉我们答案。随着一首《别》的发布,这位在上个月还长期霸占头条、爆出狗血情事、人设崩得一塌糊涂的“戏精”艺人,又一次回到了大众视野。

歌手中段子讲得最好的薛之谦也不愧为流量担当:这首歌发布后就冲上微博热门,引发五万转发、几十万点赞,评论区也是满满对爱豆的爱:有称赞他终究靠作品说话、不忘初心的,有赞赏他包办词曲、才华依旧的,还有跟帖“不在巅峰时慕名而来,不在低谷时随风而去”表忠心的,在同一个平台,仿佛此前和李雨桐曝光的刀光剑影、情伤爱恨狗血剧情从未发生过。不得不说,薛之谦的复出,比大部分吃瓜群众想象得要迅速、直接、高效率,短短一个月内发生两次一边倒的奇观,画面简直是魔幻。

重出江湖的戏码,在薛之谦身上也并不是第一次。2005年我型我秀比赛时,当时呼声甚高的薛之谦大意失荆州12进10被淘汰,在只有手机可投票的年代,粉丝们愣是一票一票把他投进了复活赛。复活赛之夜,薛之谦半感恩半自恋地演唱了自己的新作《王子归来》,用童话里王子归来救公主的母题来包裹这一场秀。凭借这首歌,他复活成功并杀入最终三甲,一举进入娱乐圈。

时过境迁,这一次薛之谦“带病复活”,自然不能如12年前那么高调强势,更多的是小心翼翼、低调行事、稳妥为上。

回顾一下本轮复出的节奏:9月份失去道义支持的薛之谦被求锤得锤后,先是对公众保持一个多月的沉默,无后续、无解释、无致歉,铁了心让时光慢慢冲刷尴尬;打响复出的第一枪是在10月15日,薛之谦转发自己在《跨界歌王》的演出视频;之后则是发布的唯一的一条微博:贴出自己的创作手稿,为新作品发布和自己复出预热。

10月底发布的这首扛起复合大旗的新歌《别》,算是本轮复出的定音鼓:推原创歌曲是他最合适的复出路径;在曲风上则一改以往深情款款的作品人设,走经历风雨后大顿悟的觉醒路线,歌词金句聚焦在“别犹豫、别偶遇、别相遇”上。必须说,牌面如此之差打得却不赖,薛之谦这条暗地积极、表面稳妥的复出路线评分可以得优。

可以预见的是,薛之谦将先用“音乐才华依旧”、“看作品不看人品”等公关术语打捞脑残粉幸存者,再用“往事不要再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等术语洗白争取路人,未来的薛之谦,必将在已经崩塌的深情男子、段子手的人设废墟上完成重建,成为薛之谦2.0,一个升级版。

薛之谦得以顺利复出,只倚靠自己精心设计的新路径显然不够,还需要另外两大因素配合:一是足够大容量的娱乐市场,二是足够健忘的大众记忆,二者缺一不可。

早期娱乐市场产品单一,只由影视剧、专辑歌曲、卫视报纸等媒体平台几个板块构成,艺人但凡有吸毒、出轨、犯罪等污点,短期内很难翻身,因为其很难在有限领域继续维持足够高频率的曝光,并贯彻新人设重建意图,实现形象再造。即使强如刘晓庆,复出后也被迫先做十多年的横漂,才凭借一部部作品重新站立。

随着娱乐产品线全面扩张、媒体分化变异,综艺、社交网络、新媒体等新平台不断衍生,艺人逐渐掌握了人设打造的真正主战场,微博、微信等平台甚至完全可控,拿钱干活的营销大号全面上阵,只需冷却旧新闻、推出新面目,这种回炉再造、改头换面的画皮游戏就可迅速走完流程,时间还会大幅缩短。

而作为艺人人设的最后消费者、买单者,普通公众在眼花缭乱的娱乐信息摄入体验中,早就摒弃了朴素道德观、是非观,变得趣味主义、猎奇主义、娱乐主义,他们面对过错艺人时,轻则选择包容、选择健忘、选择无视,甚者可以为之辩护、洗地、战斗,成为艺人复出最好的依靠与推手。

相信用不了多久,薛之谦又将出现在微博的热搜、门户的焦点图和综艺头牌阵容中,如果他足够努力,与高磊鑫的故事被再包装后,会成为翻新版的爱情童话。至于此前一塌糊涂的人设与过往,都被这个时代缓慢包容、逐渐忘却,连同此前那个被伤害过的“李雨桐”这个名字也一并为大众忘却。待从头,重拾旧山河,朝天阙。卷土重来,一个“待”字足矣:时间曾是最坏的敌人,它暴露了真相;时间也是最好的朋友,因为人们终究健忘。

其实,标志复出的这首新歌《别》并不应景,应景的十二年前的那首复活歌,歌词最后是这么写的:这并不是童话/是我真的复活啦/还有太多的歌没唱完呢/王子归来啦!

『热门推荐』您还可以看:


发嫂丑?周润发对她一见倾心,看到素颜后疯狂追求


“双宋”这场婚礼花了多少钱?真实价格有点“吓人”


“双宋”大婚直击:宋慧乔身材圆润疑有孕,宋仲基现场捧脸亲吻新娘


李小璐穿粉色巨大蝴蝶结秒变少女,可她的下巴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