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在线】荣国府直通曹家


荣国府直通曹家

文/丁以华

 

《红楼梦》争论由来已久,现阶段大有升级的趋势。究其原因,是由于人们对“真事隐”认识不一,才引起了“争吵”乱象。可事实上,曹雪芹即使处于大兴文字狱的特殊时期,所描述内容并不是漫无边际的乱写,而是极具可考性。尤其精心打造的荣国府,成为所有考证的源头。从第二回的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开始,荣国府的人事自始至终占据主导地位。如果沿着曹雪芹设计的指示牌前行,想方设法地开启荣国府神秘之门,就有惊奇发现,《红楼梦》主要素材全部来自曹家。曹雪芹通过多措并举,采用明示和暗示方法,不遗余力地推出了自家的家庭档案。

 

一、确定荣国府座落南京。

曹雪芹在文本不仅写明荣国府在南京,还暗示除府治外在南京另有住房。

荣国府位于南京。贾雨村在甄士隐资助下,进京考取了功名。因“贪酷之弊”,被皇帝毫不留情地开除公职。之后,贾雨村闲游到扬州,有幸地聘为林黛玉的老师。在此期间,贾雨村和好友冷子兴在郊外的一个小酒店巧遇,久别重逢,开怀畅饮,谈古论今。酒酣之际,谈到荣国府和宁国府位于“金陵”。自古以来,金陵和石头城两个地名都是南京的代名词。第二回,“雨村道:‘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二宅相连,竟将大半条街占了。大门前虽冷落无人,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也还都有蓊蔚洇润之气,那里象个衰败之家?’” 

贾家在南京还有住房。忠顺王府的长史官亲自跑到荣国府找到贾政,逼迫贾宝玉交待棋官的下落。贾宝玉起初矢口否认,可在“红汗巾子”的铁证面前不得不低下头,供出棋官藏匿在“紫檀堡”。这件事让贾政气得“目瞪口歪”。正当怒气未消的时候,贾环趁机火上浇油,向父亲贾政举报:丫头金钏因贾宝玉调情,被王夫人打骂后,投井自杀身亡。此时的贾政暴跳如雷,决定对贾宝玉动用家法,并亲自上阵,下狠手,差一点将贾宝玉活活打死。贾母见状十分心痛,严厉地训斥贾政,扬言同宝贝孙子一道去“南京”。大孝子的贾政在发怒的母亲面前,不得不跪地求饶。这段文字里,贾母提到了“南京”,绝不是为了旅游而离开荣国府,无非是曹雪芹暗示贾家在这地方还有房子。第三十三回:“‘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说着,不觉就滚下泪来。贾政又陪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贾母便冷笑道:‘你也不必和我使性子赌气的。你的儿子,我也不该管你打不打。我猜着你也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赶早儿离了你,大家干净!’说着便令人去看轿马,‘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南京去!’家下人只得干答应着。贾母又叫王夫人道:‘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成人,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贾政听说,忙叩头哭道:‘母亲如此说,贾政无立足之地。’贾母冷笑道:‘你分明使我无立足之地,你反说起你来!只是我们回去了,你心里干净,看有谁来许你打。’一面说,一面只令快打点行李车轿回去。贾政苦苦叩求认罪。” 

(软烟罗网络图片)

二、暗示荣国府是皇家织造府。 

曹雪芹间接地提供了许多的重要证据,隐现荣国府是皇家织造府。

贾宝玉人生志向与“做衣裳”有关。一提到贾宝玉,人们自然而然的总会想到,他是一位纨绔子弟,一是享受荣华富贵;二是混迹在美女圈内;三是不愿意做官。可有谁知道,以上这些统统是表面现象。贾宝玉没有当官的念头众所周知,他讽刺“学而优则仕”者为“禄蠢”。可他的远大理想是“做衣裳”,并亲手制定服装生产计划,雄心勃勃,百年大计。曹雪芹利用红玉和佳蕙之间对话,曝光贾宝玉制定的长远发展战略与做衣服有关。第二十六回:“红玉道:‘也不犯着气他们。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这两句话不觉感动了佳蕙的心肠,由不得眼睛红了,又不好意思好端端的哭,只得勉强笑道:‘你这话说的却是。昨儿宝玉还说,明儿怎么样收拾房子,怎么样做衣裳,倒象有几百年的熬煎。’

荣国府无疑是织造府。曹雪芹利用“软烟罗”这一特殊织品释放荣国府是织造府有关讯息。为了报答荣国府的救命之恩,刘姥姥第二次走进大观园。未曾料想,刘姥姥与老太君贾母十分投缘,第一次见面就受到贾母热情地款待,最后满载而归。此行最令刘姥姥惊奇的是,亲眼看见贾府库存的“软烟罗”等超一流织品。“软烟罗”质量如何呢?贾母反复告诉刘姥姥,“软烟罗”品种多,质量好,“上用内造”的根本没法比。“上用内造”四个字,顾名思义,即皇上用,由内务府造荣国府的库存“软烟罗”属于天下第一,都把现任皇帝使用的材料比下去了。人们不禁发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专制时代里,世间所有最好的必须尽归皇帝所有。荣国府既然库存“软烟罗”,说明荣国府必有织造府的经历。第四十回,“凤姐儿忙道:‘昨儿我开库房,看见大板箱里还有好些匹银红蝉翼纱,也有各样折枝花样的,也有流云万福花样的,也有百蝶穿花花样的,颜色又鲜,纱又轻软,我竟没见过这样的。拿了两匹出来,作两床绵纱被,想来一定是好的。’贾母听了笑道:‘呸,人人都说你没有不经过不见过,连这个纱还不认得呢,明儿还说嘴。’薛姨妈等都笑说:‘凭他怎么经过见过,如何敢比老太太呢。老太太何不教导了他,我们也听听。’凤姐儿也笑说:‘好祖宗,教给我罢。’贾母笑向薛姨妈众人道:‘那个纱,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怪不得他认作蝉翼纱,原也有些象,不知道的,都认作蝉翼纱。正经名字叫作软烟罗。’凤姐儿道:‘这个名儿也好听。只是我这么大了,纱罗也见过几百样,从没听见过这个名色。’贾母笑道:‘你能够活了多大,见过几样没处放的东西,就说嘴来了。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就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薛姨妈笑道:‘别说凤丫头没见,连我也没听见过。’凤姐儿一面说,早命人取了一匹来了。贾母说:‘可不是这个!先时原不过是糊窗屉,后来我们拿这个作被作帐子,试试也竟好。明儿就找出几匹来,拿银红的替他糊窗子。’凤姐答应着。众人都看了,称赞不已。刘姥姥也觑着眼看个不了,念佛说道:‘我们想他作衣裳也不能,拿着糊窗子,岂不可惜?’贾母道:‘倒是做衣裳不好看。’凤姐忙把自己身上穿的一件大红绵纱袄子襟儿拉了出来,向贾母薛姨妈道:‘看我的这袄儿。’贾母薛姨妈都说:‘这也是上好的了,这是如今的上用内造的,竟比不上这个。’凤姐儿道:‘这个薄片子,还说是上用内造呢,竟连官用的也比不上了。’贾母道:‘再找一找,只怕还有青的。若有时都拿出来,送这刘亲家两匹,做一个帐子我挂,下剩的添上里子,做些夹背心子给丫头们穿,白收着霉坏了。凤姐忙答应了,仍令人送去。”

再证荣国府是皇家织造府。掌握“雀金裘”的全部核心技术,曹雪芹所列举的一条铁证。晴雯在患病期间,不顾个人安危,加班加点地帮助贾宝玉补好“雀金裘”,体现对主子忠心耿耿。令人惊讶不已的是,这件来自俄罗斯的“雀金裘”竟然出现在荣国府。那么,“雀金裘”是什么?自隋唐起,雀金裘就是皇帝专利品,有大量的资料可以证明。一是唐代著名诗人王维有一首诗,描写皇帝身着“雀金裘”接见外国使臣情景:“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二是出土明代万历皇帝的龙袍,上世纪50年代,从明代万历皇帝(公元1573—1620年)的定陵中出土了大量帝后服饰,其中有一件万历皇帝织金孔雀羽团龙妆花纱织成袍料,长达1630厘米,幅宽66厘米,置于定陵万历皇帝棺内。三有现代馆藏,在故宫博物院和北京艺术博物馆等处至今均保存着清代生产的织有孔雀羽线的帝王服饰及衣料。《红楼梦》第五十二回,一次,贾宝玉不慎将那件“雀金裘”烧了一个洞,直到很晚回家时才发现。为防止老太君看见不高兴,必须连夜将其补好。麝月想出一个主意,请街上的裁缝师傅补一补,及时性补好就万事大吉了。贾宝玉派人立即执行。可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连“能干的裁缝”也不知“雀金裘”为何物,在这种情况下,修补也就无从谈起。正当贾宝玉急得如热锅上蚂蚁之际,卧病在床的晴雯主动请缨,找出“金刀”工具,拿起“孔雀金线”,一针一线的按程序操作,终于在天明之前完成任务。荣国府为何保存制作皇帝衣服的特别工具和器材;“雀金裘”,街上的能工巧匠们见所未见和闻所未闻,如此高深的绝技为何被荣国府里一个仆人熟练掌握。所有的事例表明,荣国府必定是皇家织造府。第五十二回,“晴雯方才又闪了风,着了气,反觉更不好了,翻腾至掌灯,刚安静了些。只见宝玉回来,进门就嗐声跺脚。麝月忙问原故,宝玉道:‘今儿老太太喜喜欢欢的给了这个褂子,谁知不防后襟子上烧了一块,幸而天晚了,老太太、太太都不理论。’一面说,一面脱下来。麝月瞧时,果见有指顶大的烧眼,说:‘这必定是手炉里的火迸上了。这不值什么,赶着叫人悄悄的拿出去,叫个能干织补匠人织上就是了。’说着便用包袱包了,交与一个妈妈送出去。说:‘赶天亮就有才好。千万别给老太太、太太知道。’婆子去了半日,仍旧拿回来,说:‘不但能干织补匠人,就连裁缝绣匠并作女工的问了,都不认得这是什么,都不敢揽。’麝月道:‘这怎么样呢!明儿不穿也罢了。’宝玉道:‘明儿是正日子,老太太、太太说了,还叫穿这个去呢。偏头一日烧了,岂不扫兴。’晴雯听了半日,忍不住翻身说道:‘拿来我瞧瞧罢。没个福气穿就罢了。这会子又着急。’宝玉笑道:‘这话倒说的是。’说着,便递与晴雯,又移过灯来,细看了一会。晴雯道:‘这是孔雀金线织的,如今咱们也拿孔雀金线就象界线似的界密了,只怕还可混得过去。’麝月笑道:‘孔雀线现成的,但这里除了你,还有谁会界线?’晴雯道:‘说不得,我挣命罢了。’宝玉忙道:‘这如何使得!才好了些,如何做得活。’晴雯道:‘不用你蝎蝎螫螫的,我自知道。’一面说,一面坐起来,挽了一挽头发,披了衣裳,只觉头重身轻,满眼金星乱迸,实实撑不住。若不做,又怕宝玉着急,少不得恨命咬牙捱着。便命麝月只帮着拈线。晴雯先拿了一根比一比,笑道:‘这虽不很象,若补上,也不很显。’宝玉道:‘这就很好,那里又找哦啰嘶国的裁缝去。’晴雯先将里子拆开,用茶杯口大的一个竹弓钉牢在背面,再将破口四边用金刀刮的散松松的,然后用针纫了两条,分出经纬,亦如界线之法,先界出地子后,依本衣之纹来回织补。补两针,又看看,织补两针,又端详端详。无奈头晕眼黑,气喘神虚,补不上三五针,伏在枕上歇一会。宝玉在旁,一时又问:‘吃些滚水不吃?’一时又命:‘歇一歇。’一时又拿一件灰鼠斗篷替他披在背上,一时又命拿个拐枕与他靠着。急的晴雯央道:‘小祖宗!你只管睡罢。再熬上半夜,明儿把眼睛抠搂了,怎么处!’宝玉见他着急,只得胡乱睡下,仍睡不着。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象,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

 

三、道明荣国府与皇帝的特殊关系。

 

皇帝是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手握“君要臣死臣得死”的绝对权力,另被臣民们奉为真龙天子。世人与皇帝攀上关系者毕竟凤毛麟角。曹雪芹重点描述荣国府与皇帝非同一般关系的目的,为还原荣国府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点。

 

荣国府悬挂一块皇帝题写的“荣禧堂”金匾。荣国府有块“荣禧堂”金匾,第三回:黛玉便知这方是正经正内室,一条大甬路,直接出大门的。进入堂屋中,抬头迎面先看见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又有‘万几宸翰之宝’”。“万几宸瀚之宝”的落款力重千钧,“宸瀚”的本意就是皇帝墨宝,那么“荣禧堂”是皇帝墨宝则毫无争议。不仅与此第七十六回文字补述更为重要,曹雪芹对“色健茂金萱” 诗句进行释意,贴上曹家标签,“金萱”为了“颂圣”,非杜撰的“即景之实事”。曹家有没有皇帝题写的金匾呢?经查曹家有块“萱瑞堂”金匾路人皆知,它千真万确地出自康熙皇帝手笔。从此可以发现,文本中金匾和现实中金匾均出自皇帝的手笔是何等重要的一件事。否则,一块金匾由皇帝题写,另一块金匾则是除皇帝之外的人题写,两者就不可以相提并论。“萱瑞堂”金匾出自康熙皇帝手笔有史可查。康熙三十八年(公元1699年),康熙皇帝第三次来到江宁织造府,亲切地接见孙氏,大庭广众之下称孙氏为“吾家老人”,并且亲书了一块“萱瑞堂”金匾。时官僚兼文人冯景在《御书萱瑞堂记》一文中记载了这一殊荣:“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赍甚厚。会庭中萱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尝观史册,大臣母高年召见者,第给扶,称‘老福’而已,亲赐宸翰,无有也。”

贾府在姑苏扬州接待皇帝是一件惊世之举。曹雪芹惟一一次公开贾府接待皇帝的大事,第十六回:“赵嬷嬷道:‘嗳哟哟,那可是千载希逢的!那时候我才记事儿,咱们贾府正在姑苏扬州一带监造海舫,修理海塘,只预备接驾一次,把银子都花的像倘海水似的!说起来……’”这一记述非常及时和重要,各个家庭确有各自不同情况,但有没有接待皇帝,这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造假余地。因此,接待皇帝是研究《红楼梦》关键的一环。姑苏即苏州,古称吴,简称苏,又称姑苏、平江等 ,位于长江以南;扬州有“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称,同样是座历史悠久的名城。古老的大运河将两座城市密切联系在一起。《红楼梦》是部“真事隐去”的著作,贾家曾在姑苏扬州接待太祖皇帝的描述,是不是空穴来风?目前,当务之急要解决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太祖皇帝问题。一般性小说是不直接指名道姓的,《红楼梦》主要记述曹家事,曹雪芹借机发泄内心的愤恨,故不可能明确这位皇帝就是清圣祖仁皇帝爱新觉罗·玄烨或康熙皇帝。还因不授人以柄,这位皇帝被曹雪芹幻化成太祖皇帝是明智之举,使《红楼梦》基本上通过最严格的“政审”。二是曹家有没有人在姑苏扬州接待皇帝的事实。贾家在姑苏扬州一带接待皇帝的事情,暗合曹雪芹祖父曹寅领导扬州和苏州接驾的史实。经查,康熙四十四年三月十一日,曹寅在苏州和扬州地区接待了第五次南巡的康熙皇帝,康熙皇帝的活动范围恰恰在扬州和苏州一带。《圣祖五幸江南恭录》清清楚楚记载这一盛况,接待规格之高以及用钱之巨均有所反映。参见康熙皇帝在扬州和苏州一系列活动情况的日程安排表以及路线图——

十二日,皇上起銮乘舆进扬州城。乡绅生监耆老迎接,进献鲜果不等。皇上大喜,(问)甚么人,回奏是耆老。上着内监收行,至高桥,老人恭进万民宴,泊舟。总漕桑(格)奏请圣驾往砲长河(今瘦西湖)看灯船,俱同往平山堂各处游玩。……皇上过钞关门上船开行,抵三塗(汊)河宝塔湾,泊船,众盐商预备御花园行宫。盐院曹(寅)奏请圣驾起銮,同皇太子、十三阿哥、宫眷驻跸,演戏摆宴。……晚戍时,行宫宝塔湾上灯如龙,五色彩子铺陈古董诗画,无计其数,月夜如昼。
   十三日,皇上行宫写字,观看御笔亲题。朕每至南方,览景物雅趣,山川秀丽者,靡不赏玩移时也。……至茱萸湾之行宫,乃系盐商百姓感恩之致诚而建起,虽不干地方官吏,但工价不下数千……

 

《红楼梦》的“假语存”绝不等于乱弹琴。家庭档案是家庭活动的重要历史记录,必须真实地记述当时的主要活动。如果当事人随意编造证据,不仅经不起检验,也起不到档案原始记录任何的价值和参考作用。目前,已从《红楼梦》文本里探取南京方位、织造府职业、与皇帝特殊关系等价值连城的档案资料后,偌大的荣国府一览无余。再从中国漫长的历史长河里搜索,与荣国府基本特征完全重合的家庭独一无二,非曹家莫属。“一时之争在于气,千古之争在于理”。现在回思,揭去荣国府神秘的面纱,从大道进入《红楼梦》世界,是一件何等重要的事情。

丁以华

作家简介:丁以华,笔名竹院斋,1964年生,安徽芜湖县人。自幼酷爱中华传统文化,尤其对《红楼梦》推崇备至,时常被韵味十足的诗句及句句玄机地描写深深吸引,自此与《红楼梦》结缘。

痴红初语 

微刊主编 | 红柳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330894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