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极而衰的题壁诗〈2〉

  


〈三〉

 

题壁诗可以交流和增进朋友之间的感情。唐朝元和年间,白居易和元稹同年登科,同时署官,交情甚厚。秦岭深山有一条古道,
古道中有一个地名叫“骆口驿”。白居易任周至县尉时,曾来这里在“骆口驿”的墙上题过诗。后来元稹从骆口驿经过
,住宿在驿站。他仔细读完了白居易和其他人的题诗以后,也写下了《骆口驿二首》,记载了他读诗的情景和感受:

 

邮亭壁上数行字,崔李题名王白诗。

尽日无人共言语,不离墙下至行时。《其一》

 

元稹走后没有多久,白居易又来到骆驿,看到了元稹写在墙上的诗,心里十分感动。他于是在元诗的旁边又写下了一首《骆口驿旧题诗》:

 

拙诗在壁无人爱,鸟污苔侵文字残。

惟有多情元侍郎,绣衣不惜拂尘看。

公元815年,元稹结束了5年的贬谪生涯,自唐州奉召还京;道经蓝桥驿,在驿亭壁上留下一首七律。几个月后,白居易自长安贬江州,也经过这里;读到了元稹的诗以后,又在旁边写了一首《蓝桥驿见元九诗》: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白居易从蓝桥驿南行数日,在今陕西省丹凤县城东40公里峡谷之间的武关,又见到了元稹在墙上的题诗。于是又在旁边写了一首《武关南见元九题山石榴花见寄》:

往来同路不同时,前后相思两不知。

行过关门三四里,榴花不见见君诗。

 

待元稹知道了白居易的题诗以后,马上回应了一首《酬乐天武关南见微之题山石榴花诗》:

比因酬赠为花时,不为君行不复知。

又更几年还共到,满墙尘土两篇诗。

 

唐宪宗元和年间,白居易和元稹的诗歌盛极一时。他们在墙上写,大家在墙上抄,题元、白二人诗歌于壁者随处可见。宋代的葛立方诗话》卷三云说:“元白齐名,有自来矣。元微之写白诗于阆州西寺,白乐天写元诗百篇,合为屏风,更相倾慕如此。”正如白居易在《答微之》诗中所说:

 

君写我诗盈寺壁,我题君句满屏风。


与君相与知何处,两叶浮萍大海中。


 


〈四〉


 


题壁诗如果保护完好,可以成为公开见证作者人生经历的纪念碑。
众所周知的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奉母命与钟爱的妻子唐婉离异十年后,于1151年在浙江绍兴沈园偶遇。这年他27岁。陆游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在沈园的粉壁上题写了那首著名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不乆这首诗被唐婉看到。她以无比的深情与伤心,也和了一首《钗头凤》: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唐婉积忧成疾,不乆就死了。陆游知道了唐婉去世的消息,心中更加伤感,积压在心中的千万种情愫,终生挥之不去。


时间过去了48年,到1199年,此时陆游已经75岁,他再次回到沈园。面对残壁上他和唐婉二人写的诗,心中感慨万千;禁不住又在上面写了两首七绝: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綠,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非复旧时台。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1205年,陆游81岁时回到沈园,又写了《十二月二日夜游沈氏园亭》两首: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第二年,
82岁的陆游又写了一首《城南》: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飞只自伤。

尘渍苔浸数行墨,尔来谁来拂颓墙。

1208年,陆游临终的前一年,84岁的他最后一次来到沈园,写了一首《春游》: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陆游与唐婉的夫妻生活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然而由于诗人的执着和诗壁的见证,他们的爱情故事却演绎了上千年。只到
21世纪的今天,坐落在浙江绍兴中央大街的沈园,世界各地前来瞻仰诗壁的游人依然络绎不绝。

在宋朝做过宰相的王播,幼年家遭巨变,随生母被赶出门外,家贫无以为生;他只得寄居在扬州惠昭寺木兰院,一面每天到庙里赶吃斋饭,一面苦读诗书。庙里的规矩是敲钟开饭,王播每一听到钟声便赶到庙里吃饭。时间一乆,僧人厌烦,故意改为饭后敲钟。待王播每次听到钟声赶到庙里,饭早已开过了。心中的尴尬和腹中的饥饿,使他万分恼怒,不由得提笔在斋堂的粉墙上写了两句诗:

 


上堂已了各西东,
恼恨僧人饭后钟。

 

二十年后,王播当上了扬州剌史,他又回到庙里,庙里的僧人诚惶诚恐。当年的两句诗迹还在墙上,相爷见了那还了得?匆忙间只得用一块蓝色的纱布蒙上。王播来到诗墙之前,揭开了蓝纱布,虽然岁月已乆,然而诗迹尚存,心中感慨万千。他拿起笔在墙上又续了两句:

 

二十年来尘扑面,而今始得碧纱笼。(以上见王定保《唐摭言》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