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一格的“剥皮诗”〈6〉

嬉笑戏谑,插科打诨

 

 宋代诗人莫子山有一次游逛寺庙,在与寺庙主持僧的交谈中,发现此人庸俗浅薄,不学无术,与昏醉者无异。他想起了唐代诗人李涉的《题鹤林寺壁》:“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

  正在此时,主持僧邀求他为自己题诗留念。莫子山便将李涉的诗句予以颠倒,写成下面的模样,送给了这位主持僧:

                           

              又得浮生半日闲,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终日昏昏醉梦间。

 

 清末号称“鄂东怪杰”的湖北蕲春人陈细怪,一日与好友千忍和尚坐船过江,突遇江风,千忍和尚的帽不慎被吹落江中。陈细怪即兴按唐人崔颢的《黄鹤楼》诗,随口吟道:

            

              

帽子已乘江风去,此地空余和尚头。

              

帽子随波不复返,此头忽然光悠悠。

 


有人十分惧内,经常被老婆责罚下跪。有人仿宋人程颢的《春日偶成》修改成《惧内即景》。诗曰:

 

             

云淡风清近晚天,傍花随柳跪床前。

             

时人不识余心苦,将为悠闲学拜年。”

 


这些剥皮诗都是在朋友间为
戏谑而写。本来是很严肃的古诗,忽然变成了恢谐取笑的内容;想来当时在场的人一定都会哈哈大笑。
                

             
〈八〉、借机发轫,诗意出新。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有一首《示儿》诗云:“死去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诗中充满了诗人渴望王师收复失地、统一祖国的悲壮情感。

1945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胜利了,爱国诗人柳亚子欣然彷《示儿》写诗云:

             
便死原非万事空,此身已见九州同。

             
中山卡尔双源合,论定千秋属乃翁。”

 

诗人在这里表达的,是对国共合作和重振中华的的渴望。

二十世纪60年代,中国的人造卫星上天。毛泽东高兴地也仿拟《示儿》诗写了一首诗:

     

             
人类今天上太空,但悲不见五洲同。

             
愚公扫尽饕蚊日,公祭无忘告马翁。”

 

毛泽东在诗中表达的,是对共产主义世界大同的远大理想。


清末民初,全国范围内有一个剪辫子的风潮。有人对此不满,写了一首打油诗,曾经传诵一时:“闻道头须剃,而今尽剃头,有头皆要剃,不剃不成头。
剃自由他剃,头还是我头,请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

   

文化大革命中,文学家夏衍身陷囹圄,忽然想起了上面这首打油诗。他便灵机一动,将它剥皮为下面这首诗:“

 

         

闻道人该整,而今尽整人,有人皆可整,不整不成人。

         

整是由他整,人还是我人,请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这首诗针砭时弊,直陈利害;而且指出了整人者必被人整的结局。


秦韬玉,字仲明,唐僖
僖宗中和二年进士,官至工部侍郎。他的七言律诗《贫女》,千百年来深受读者的喜爱。然而殊不知,这首诗却是仿另一位唐代诗人李山甫的《贫女》而写的剥皮诗。李山甫的原诗是这样的:

          

平生不识绣衣服,闲把荆钗亦自伤。

          

镜里只应谙素貌,人间多自信红妆。

          

当年未嫁还忧老,终日求媒即道狂。

          

两意定知无说处,暗垂珠泪湿蚕筐。

 


下面是秦韬玉据此诗所作的剥皮诗《贫女》:

          

          

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亦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秦韬玉的剥皮诗《贫女》,语言清雅,意境悠长,较原诗更胜一筹;特别是最后两句已成千古名句,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南宋江湖诗人高翥,写了一首七律《清明》诗非常著名: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月落狐狸眠冢上,夜来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清朝末年,曾经有两家大户在清明节时因争坟地各不相让,大打出手,各有损伤。正在难分难解之时,有人仿高翥的《清明》写了一首剥皮诗:

   

           

南北山头争墓田,清明殴斗各纷然。

           

衣衫撕作白蝴蝶,脑袋打成红杜鹃。

           

日落死尸眠冢上,夜来儿女哭灯前。

           

人生有事须当让,寸土何曾到九泉。

 


争斗双方看了这首诗以后,心中深受教育。经过协商,互相主动道歉让步,顺利化解了一场纷争和恶斗,从而被后世传为佳话。


从以上的例子中我们可知,所谓剥皮诗并不都是随口胡诌而来的;其中也不乏诗中上品。徒胜于师,后来居上,这样的事是会经常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