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极而衰的题壁诗〈3〉

〈五〉

 


题壁诗有时候可以起到宣传自己的作用。有时甚至可以扭转命运,逢凶化吉。例如中唐诗人温庭筠之子温宪曾多次参加考试,都因其父温庭筠在朝中得罪了权贵而不被录取。温宪于是题了一首诗在长安崇庆寺的墙壁上:

 


十口沟隍待一身,半年千里绝烟尘。


鬓毛如雪心如死,犹作长安下第人。

 


诗的第一句是说全家十口人都在山沟里等待他成名归去。第三、四句是说他作好了一辈子都不被录取的准备。恰逢朝廷元老荥阳公到崇庆寺行香,看见了这首诗,心中顿生怜悯之心,他立即将主考官叫来,说明当年因为温宪是温庭筠之子才没有录取,今天看到了他写的诗,确实令人同情。他吩咐主考官这次一定不可遗漏。在这种情况下,温宪方才终于登第。

据黄继烈主编的《诗联故事》载:北宋兴国州吏倪平泉,因为刚正不阿,触怒权贵,被诬下狱。本人心中不服,乃趁夜半题诗于狱壁:

 

暝色黄昏夜入栏,梆铃断续动愁烦。

为何窗外溶溶月,不照沉冤照影单。

 

第二天此诗被狱吏发觉,抄呈制宪。制宪读诗以后,觉得诗写的不错。因爱其才,便亲临监狱,指着桌上的抹布为题,命倪平泉当场再写一诗。倪平泉略加思索,立即口吟一首七绝:

 

零零碎碎检将来,终日拿它抹案台。

只为旁人除秽垢,谁知自己惹尘埃。

 

制宪听了,因才悯人,决定为之平反;并欲继续委以州吏之职。倪平泉见朝纲不正,称病谢绝。

 

〈六〉

 

题壁诗弄不好也可能惹上大祸。最典型的例子当然是《水浒传》中的宋江。

《水浒传》第三十九回写道:宋江独自一人,来到潯阳酒楼。一杯两盏,不觉沉醉。猛然想道:“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目今三旬之上,名又不成,功又不就,倒被文了双颊,配来这里,家乡老父和兄弟如何得见?”不觉酒涌上来,潸然泪下。又见白粉壁上多有先人题咏。于是乘着酒兴,去那白粉壁上写了一首《西江月》:

 

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

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

 

宋江写罢,大喜大笑,一面又饮了数杯,不觉狂荡起来;在那《西江月》后面再加写了四句诗: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写罢诗,又在后面大书了五个字道:“郓城宋江作。”

宋江这边写得痛快,那边早有人将情形飞报州衙通判黄文炳。黄文炳急命人将两首反诗抄下,亲自来见知府蔡京。两人经过一番加油添醋,立即将宋江拿下,以反判罪判了死刑。后来幸亏众好汉兄弟劫了法场,才保全了宋江性命。

《水浒传》中还有一个故事:宋江仰慕卢俊义名声,为了壮大梁山声势,便派军师吴用与李逵二人,假扮算命先生和哑童子,前往卢府为其算命。言其不出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劝其前往东南千里之外避灾;并在墙上题下了一首藏头反诗:
芦花丛里一扁舟,俊杰俄从此地游。                    义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难可无忧。
卢俊义不知是计,连忙前往泰安州避祸。待其回到家中,其妻贾氏已管家李固做了夫妻,以墙上的藏头诗作为证据,诬陷卢俊义反叛朝廷,告到大名府梁中书那里。卢屈打成招,被打入死牢。幸得燕青、石秀及其他梁山众好汉等搭救,方免遭毒手,最后终于上了梁山,坐上了第二把交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