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未成年”不再是校园暴力的避风港

终于判刑了,

这一刻,等了好久。

01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引言,因为我也曾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之一。


11月2日上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一起校园欺凌案进行了宣判,五名犯罪时未满18周岁的被告人被分别处以有期徒刑。


得知这一新闻的时候我长吁一口气,终于《未成年人渣保护法》变成了实至名归的《未成年人保护法》。


和校园欺凌说再见的时候也到了,现在回忆起来,高中时被校园暴力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每天早上一睁眼都难过的要死,每晚睡觉前的幻影都是扑面而来的耳光,醒来之后依旧如此。


心理承受力是在那个时候被日渐摧垮,从此,喜欢结交朋友的我再也不敢主动,因为觉得所有人都对我不友善。


也许,你想问,你如果没有做错事,她们怎么会欺负你?这种逻辑其实就和“你穿那么少,活该被强奸”一样的道理。


那时候青春期的叛逆让有些未成年人变得如同魔鬼一样,她们以结交黑社会、抽烟、打架为最高理想目标,觉得那样酷毙了。


然而,这种事情从始至终都发生在学校的各个角落,北京这五个被告人在宿舍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无故殴打辱骂两名女学生。


期间一位被强迫脱光了衣服并被拍下了视频,而且还进行了小范围的传播。


其中一名受害人,当天被殴打了三次,经鉴定两名受害人构成了轻微伤,其中一名被害人已精神抑郁,目前无法正常生活、学习。


这样的事情在以前就被频繁曝光过,校园暴力这一社会问题一直都是青少年人身权益之中议论的热点。


但是,在我的印象之中,每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看到的报道都是: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具体细节不便透露、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处理等等一系列的“表面话”。


到底是不了了之还是得到惩罚,只有当事人知道,而我们在看过这些新闻之后,第二天照样该干嘛干嘛,最多嘴里骂几句,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波澜,因为这一切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


可是,在这些隐藏的背后,是同时间,同一秒落下去的无数耳光;


是小巷子里被拳打脚踢的脆弱生命,是卫生间被泼下的脏水、是身上的青紫和伤痛、是不敢告诉爸妈的眼泪;


是每个清晨心里沉重石头的又一次重重地敲击……


然而这一切都在无声无息的发生着,是每个遭受过或者正在遭受的孩子永远无法忘记的惨痛回忆。


02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叫“校园暴力的严重程度是否被夸大”,里面的几百条评论的答案几乎都是:“没有被夸大,甚至被低估了。”里面有当年受害者本人的回答,也有警察看到的校园暴力的青少年。


她们当中都是很小,有些甚至只有十四五岁,却在正当好的年纪被关在了监狱里,也许只有几天几个月,但是她们似乎都不当回事,到底是青春期的叛逆还是本身自带的戾气。


十几岁的孩子张嘴闭嘴就是污言秽语,直到进了警察局依然我行我素,依然对父母和警察口出狂言或者问候祖宗十八代,这样的孩子其实在全世界都不是少数。


在世界的各个国家,每天甚至每一秒都会发生校园欺凌的事件,并不时有校园学生欺凌暴力案件的报道,其中还有一些性质相当严重的恶性案件。


案件中那些心灵被扭曲的孩子们作案手段非常残忍,那些被曝光的照片令人触目惊心。

侮辱性的殴打


好几个人围殴一个女生,

下跪,耳光

已属校园欺凌常见手段

甚至拍下裸照,上传网络


在中国,校园暴力一般要到非常严重,甚至已经触犯刑法的程度,才会受到社会注意。例如:邯郸26中女学生吴华被同校七八个女生多次暴打、折磨,被送进医院;


广东开平的一位初二女生因为得罪了校园里拜把子的七姐妹,被掳到一家宾馆。七姐妹找来四个未成年少男轮奸了这个女生,对她肆意殴打、凌辱,并将施虐过程录像,上传网络取乐。


这些真实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校园暴力正在慢慢地摧毁一个孩子的内心,也许你会说,我们家的孩子一天就是好好学习,从不招惹谁,也不怎么说话肯定不会被那些坏孩子欺负的,那你就错了。


那些校园未成年施暴者其实专门挑的就是那些内向的孩子下手,因为:


第一,欺负内向的孩子,她们不敢还手,这是施暴者一个非常有利于下手的人群。


第二,这些内向的孩子一般也比较胆小,只要稍微恐吓一下:“不准告诉老师和爸妈,不然见你一次打一次。”


那么这个孩子就算鼻青脸肿的回家,家长问起来也会说只是摔了一跤,而父母便就此别过,但你们不会想到的是,孩子在你走后会一个人偷偷抹眼泪,第二天照样去学校却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而是充满了畏惧和害怕。


学校成为了回忆里最深的伤痛,小巷成为了施暴者的庇护所,在18岁的这条界限之下,无所欲为难道就应该被原谅吗?


03


这无法安放的青春在校园施暴者中已属常态,前两天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一个故事,是讲《中国有嘻哈》里面一夜爆红的“嘻哈土匪”GAI,他在学生时代就是一个地痞流氓,照别人的话就是:“听到他的名字都害怕”。


他被采访时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把县城里地税局局长的儿子捅穿了左脚,直到现在那个被欺负的人成为了永远的残疾,GAI说他长大后回家乡再看到那个局长儿子时,是打心底里的愧疚。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日韩剧里,哪一部主角不是“混世魔王”?譬如日本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热血高校》,讲述的是在一所恶名远播的叫“铃兰男子高中”的学校中,一群嗜好打架的不良学生之间的帮派之争。


还有韩国的《热血青春》中讲述的女版“混世魔王”等这些作品,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而这一现象其实说根到底是没有办法避免的,有温柔乖巧的人就必定有桀骜不驯的人,讨论这个问题本身已没有什么意义。


还有一点就是那些施暴者的心态到底是怎样的,一如很多文章中论述的一样,无论是自身性格的原因,还是父母教育的问题,在人格上的树立中我们真的无法要求每一个家长都能将自己的小孩教育好。


有教育孩子隐忍的也有教育孩子“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其实这些本身并没有什么错,只是在孩子的内心里,有些是被社会小混混带偏了道,有些在青春期里认为这种抽烟打架的生活是对青春起码的“尊重”。


那几年,学校没有正确的教育,家长也没有以身作则,出现校园暴力的结果便可想而知,只是那些笑着落下的耳光,和旁边拍视频的围观者到底是怎样的内心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要知道仗义和欺软怕硬之间隔着是一条银河系。

04

讲真,现在回想起来高中时被校园暴力都是满满的后悔,被说了闲话后不问青红皂白的施暴者对我的十几个耳光,虽然现在已过了很久,但依然是心底最深处的痛。


当初没有反击而是默默承受了,有什么都自己一个人往肚子里吞,直到后来被澄清后我也并有接受她们的道歉。


记得上大学后的暑假回到小城,偶尔在路边碰到曾经的那个施暴者,我从以前的不敢正视到很自然的看了她一眼,她撇开了眼睛,然后低下了头。


也许,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的释怀,那些年闭口不提的话题在多年之后被光明正大的写成文章,拿出来和朋友讲,或许已经是我最大的原谅。


但是我这样的列子说多也不多,因为在我高中时发生在身边的还有一个校园暴力事件,直接导致了那个女生喝了农药,被救了过来之后从此退学再无音讯。


这是个极端的例子,正如11月2日被曝光的校园暴力,一名受害者成为了精神抑郁患者,我不知道在她以后的生命里该如何对待这个事情。


在小小的年纪,被无辜的殴打辱骂,下此狠手的是同龄的孩子,对以后的人生道路无论受害者或施暴者都是无法磨灭的记忆。

不知道多年之后,

这些施暴者看着自己的笑容还能否再笑出来?


“未成年”不再是校园暴力的避风港,也恳求学校和父母加强对校园暴力的教导和教训。既然法律已开始重视,即使公平已经迟到,但是最终都会到来。


最后,我想用自己校园暴力的当事人身份来说一句话:


校园暴力其实并不可怕,这只是人一生中所必将经历的所有坏事中的一件,但是,打不倒你的必将使你强大,所以你尽情的哭,尽情的诅咒吧,这是你的权利。


也是你出生的那一刻直到死亡都将要明白的道理,这世间本就没有一帆风顺的事,你扛的责,受的委屈总有一天会用好报还给你,就像煤从地下挖出来,最后变成了光。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