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童事件之后的“甩锅秀”



昨天我们围观了一起令人发指的虐童事件,也见证了一轮令人叫绝的甩锅表演。



涉事机构名称为“携程亲子园”,斗大的标牌挂在前台,是著名的旅游业巨头携程公司为“解决员工后顾之忧”而开办的内部托幼机构。



本项目开园之初,携程公司官网及公司高管都曾高调宣传,多家媒体也以“别人家的公司”为主题予以正面报道,并获得了上海市政府、总工会等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和鼓励。



出事了,携程公司画风突变,回应开篇就是“携程委托第三方管理的亲子园发生个别教师严重失职的情况”


“携程亲子园”这个曾经引以为豪的大名,竟然从头至尾没有出现过一次。


那么,

亲子园究竟叫什么名字?



叫“第三方亲子园”么?




为了甩锅字斟句酌、讳名忌提,其鸡贼姿势一如既往、淋漓尽致,正如每一次曝出坑钱陷阱,总能找到各种借口托辞,狠起来连自家员工都坑,而且坑完了也是一样推卸责任。




这样奇葩的公司,也是叹为观止。



然而顺着携程甩锅的方向,另一家重要合作方浮出水面,所谓“第三方管理”,来自《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


听起来相当拗口,到底是杂志社还是学苑还是读者服务部?



不过总之,都是杂志社锅里的菜。



而现代家庭杂志社,系上海市妇联全资控股的直属单位,在亲子园项目开办过程中,当地妇联也曾扮演牵头搭桥的重要角色,最终拥有妇联背景的“第三方”成为受托管理人。




上下其手是为了公益,还是为了利益?




托幼机构出事,公众第一时间自然想到问责教育主管部门,然而教育部门干脆利落地把球挡了回去



长宁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回应:“它不是正规幼儿园,是社区幼儿托管点,妇联是第一责任人”

此回应也完成了对妇联的补刀,公众质疑逐渐聚焦。




上海市妇联终于午夜出场,发布正式回应。



讽刺的是,携程极力避讳的“携程亲子园”名号,被妇联直接贴了回去,而且在正文中反复提起,本事件被命名为“携程亲子园事件”,涉事机构被定性为“携程开办的内部托育点”……




简直就是对着携程在大扇耳刮子。




携程口中的“第三方管理”,则被妇联描述为“委托《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为了孩子学苑)日常运营管理”,而《现代家庭》杂志社读者服务部,属独立法人单位。



高不高?论咬文嚼字,携程还是嫩。




你有“第三方”大法,我有“独立法人”高论,论甩锅,彼此伯仲不分。



出钱的和掌权的,两大主事巨头都已经宣布脱身,那么谁来领责呢?




下沉到“个别教师”,大概符合各方利益。




目前,涉事教师、保育员、保洁员、等小喽啰已被开除,再往上动,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然而这些只不过是招聘人员,招聘人员的素质直接取决于单位,单位给出合理薪水和严格要求,就能招来具备资质的合格教师,如果只肯给低薪、不问背景,就只能招来乌七八糟的人员。



根据曾应聘过的网友爆料,该托管机构大概率属于后者,不仅薪水低于行业水准,而且没有任何职业资质和经验方面的要求。



而他们所提供的是号称专业的收费服务,虽然看上去比社会同类机构价格便宜,然而考虑到不用付出房租等大头成本,实际收费也并不低。



如果就这样低成本招聘乱七八糟的人员应付,完全是有利可图的生意。社会上那些无证黑幼儿园,收费几百元都有赚,而即便几百块的黑幼儿园,都不至于像这样虐待孩子。




是如何把福利做成了猫腻,才是真正的核心问题。




“个别教师”的台阶,而另一方也巴不得就坡下驴,责任越来越下沉,也越来越失去其问责的普遍意义。



类似携程亲子园这样的社区托幼机构,不仅风生水起,而且已经纳入相关部门的运作范畴之中。


据今年6月《劳动报》报道,上海市妇联举行社区幼儿托管点实事项目专题发布会。



称实事项目自今年228日启动至今,已完成23个点的选址,其中长宁区携程亲子园与杨浦区五角场社区等,位列第一批完成项目验收的样板之列。



据悉,该实事项目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引入专业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幼儿托管点的运营管理。



如今,所谓“专业社会力量”已经在携程亲子园完成了示范首秀,真是令人惊叹不已……在这块日渐扩张的朝阳市场,



是谁在其中混水摸鱼?



公益机构向来不乏藏污纳垢,总有人把公益当成商机,而分享这块大蛋糕的媒介,不外乎权力。说千道万,溃堤之门始终还在把门人那里。



本项目当初敲锣打鼓,企业自夸,政府鼓励,参与部门都各种邀功贴金,而东窗事发后,家家避之不及。



庆功会上的鼎鼎大名跑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一堆莫名其妙的“第三方”“独立法人”



这背后的一幕幕,可能比亲子园内发生的一幕更令人惊心。



作者:纸上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