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关于酒的经典对联,你知道多少?

中国自古有堪称发达的造酒业,不仅酿造了享誉中外的美酒,而且造就了飘逸白代的酒仙,凝成了无比丰富的酒文化。古代造酒的称酒人、酒翁,督察酒业的称酒士,掌管酒政的称酒正、酒丞、酒务,唐代王绩、宋代苏轼都著有《酒经》,窦苹还编有《酒谱》。“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从《诗经》以来,酒和诗就接下了不解之缘,以至于李白“斗酒诗百篇”,简直是无酒不成诗。悬挂于酒肆酒楼的楹联,是酒文化的另一重要内容。从商业的观点看,它又是古代一种特殊形式的酒业广告。

酒楼联大致从以下几个方面立意:

其一是夸酒,夸耀本店酒好客多。如:

坐上客常满;

樽中酒不空。

日丽花盈树;

酒香客满楼。

方法之一是借古代名酒之名为喻。《邵氏见闻录》载安定郡王以黄柑酿酒,“名洞庭春色”。《佩楚轩客谈》载“玉井秋香”酒味醇厚。于是稍加增益,以这八字相对成联:

贮有黄娇,留住洞庭春色;

饷来红友,喜闻玉井秋香。

古代称豪饮名士为酒仙、酒圣。晋代刘伶作《酒德颂》,李白斗酒诗百篇,很多大诗人都可以和酒联系起来。借古代名人以传酒名、以传店名便成为酒店联常用手法。如:

刘伶问道谁家好;

李白回言此处高。

贾岛醉来非假倒;

刘伶饮尽不留零。

广州陶陶居有一副巧妙的嵌字联:

陶潜善饮,易牙善烹,饮烹有度;

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

既用陶侃、陶潜两名士之姓为号“陶陶”,又颇具匠心地综合陶潜、易牙和陶侃、夏禹的德行来奉劝世人:要饮食有度,珍惜光阴。借酒寓世,意味深长。可惜的是,易牙这个人为了官位往上爬,烹的是自己的儿子,做好后献给齐桓公,让人不寒而栗。

西湖茅庐沽酒处干脆以“刘伶庄”自命,联云:

华屋杂茅芦,于西子湖边别开胜境;

停桡来把盏,在刘伶庄畔应集酒仙。

有的酒店直接夸其酒力。如《履园从话》记载河南永城酒肆联云:

入座三杯醉者也;

出门一拱歪之乎。

该联以酒客为描写对联,诙谐形象,不禁联想起《水浒传》中的三碗不过冈,还有个名字叫“出门倒”。

再如《水浒传》载浔阳楼酒联:

世间无比酒;

天下有名楼。

夸酒不但要掌握分寸,还要讲究艺术,请看佚名题某酒楼:

一楼风月当歌饮;

万里溪山带醉看。

其二是劝饮。佚名题广州壶天酒家联云:

壶里满乾坤,须知游刃有馀,漫笑解牛甘小隐;

天下无尔我,但愿把杯同醉,休谈逐鹿属何人。

上联以酒壶之小,藐视乾坤之大。下联以开朗的必掉点出本酒家的宗旨:把酒共饮,一醉方休。以鹤顶格嵌名,实在巧妙。

方地山题明湖春饭庄联云:

明眼怕看人,万事思量惟酒好;

湖边能自醉,一春不惜买花多。

表面上说“惟酒好”,实际上一肚子不合时宜。佚名题眼茂源酒楼则旧典成句,信手拈来,读来令人有字句之间酒气飞腾之感:

君如豪气未除,戴月行沽,拔剑狂歌浇块垒;

我亦英雄无赖,凌云自惜,当垆卖酒溷风尘。

香港某酒家劝酒更富于诗意:

槛外蝶多情,讵为采香才入梦;

筵前花解语,未曾呼酒已销魂。

区菊泉题福州广聚酒楼更高明一些,把可能之事当成已然之事:

美酒可消愁,入座应无愁里客;

好山真似画,倚栏都是画中人。

其实,人们并不是不知道酒醉不好,周公就以纣王酗酒的教训告诉康叔,《尚书》中至今留下了《酒诰》一篇;北魏的高允也曾写过一篇《酒讯》,因此,不少的酒店联并不提倡万事皆空、时光易逝、及时醉酒的消极思想,而是告诫人们,饮酒要适量。某联云:

交不可滥,须知良莠难辨;

酒莫过量,谨防乐极生悲。

又有集句联云:

有问嗜焉,从我所好;

不多食也,点尔何如。

上联分别出自《孟子·告子上》《论语·述而》,下联分别出自《论语·乡党》《论语·先进》。论语讲原意中“曾点”的“点”(即曾皙,孔子弟子)解成数量词一点点,顿觉妙趣横生。

旧时,北大红楼大门北侧有一家海泉居饭馆,便宜实惠,学生们经常光顾,胡适曾为其题联云:

学术文章,举世咸推北大老;

羹调烹饪,沙滩都道海泉居。

其三是写酒楼风景。何广文题羊城酒楼云:

一笑大江横,看樽前帆影东西,好趁晚潮归粤海;

几人诗句好,问襟上酒痕多少,未输明月醉扬州。

江孔殷题广州东园酒家:

立残杨柳风前,十里鞭丝,流水是车龙是马;

望尽玻璃格里,三更灯影,美人如玉剑如虹。

此系民国初年题,当时酒家在广州东堤的游乐场内,联语写尽了当时的豪华气派和任务风流,突出了该酒楼的特色。

即使是平平常常、没多少特色的酒店,也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挖掘出无穷的趣味。“捧杯销倦意,把酒振精神”,“苍爪嫩芽开露茗,红根小把瀹烟蔬”,“茶余喜谈致富事,酒后倍添创业心”……只要用心观察,有数不清的素材,为酒店题联的选材开辟广阔的天地。

出于商业宣传的需要,酒店题联喜欢用嵌字手法,把酒楼、店名嵌入其中。如潮州韩江楼联:

韩愈送穷,刘伶醉酒;

江淹作赋,王粲登楼。

联语巧用四位文人典故,而典故不是与潮州有关就是与酒楼有关,并将酒楼四字分别嵌入联语首尾,匠心独运,堪称妙绝。

再如清代北京天然居酒楼联:

客上天然居;

居然天上客。

此联不仅嵌名,而且属回文句式,既要字序颠倒,又要语意通畅。世称天下名联,也是实至名归了。

有的酒楼联虽然不嵌题字,但联句隐含题意,如同对题名的诠释。广州文缘酒家有一副题联云:

是梧桐庭院,是杨柳楼台。天开酒国长春,任教名士美人,勾留裙履;

有槐火石泉,有杏花村酿。地接南园故址,好趁秋风明月,重论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