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交换生命

 

结婚十年,我有一子。

婚姻一般,事业一般,

我是一个陷入中年危机的男性,但是不甘心,还在努力挣扎。

我跟老婆之间的感情有点微妙,像很多中年男人一样,感觉自己的婚姻出现了危机。

好像谁也没有做错什么,大概只是彼此厌倦。

比中年危机更可怕的是, 我刚查出来自己得了癌症。

医生说我时间不多。大概还剩一年。

家人还不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我这么倒霉?我这么努力这么拼,我还在争取人生的转机,为什么我只剩一年可以活?

不如不活,我打算自杀。

死在自己家里肯定不行,因为我唯一能留给家人的就是房产,不想让房子不吉利。

如果跳楼,也是害了邻居。

想来想去,决定去城郊的一个荒废公园上吊。

听说那里经常有人自杀。

我觉得这是个自杀的好地方。

就算死,也不会打扰别人。

 

一大早,我洗了个澡,穿上很普通的衣服,打车去城郊公园。

我准备了一根拇指粗的尼龙绳。

我把绳子甩上大树,然后打了个可以上吊的结,然后搬来几块砖垫脚,然后把头放了进去。

 

我闭上眼,蹬掉了砖,尼龙绳勒住我的颈部动脉,不到五秒,我就觉得脑部供氧不足,眼前一黑,呼吸困难。

 

然后有人把我救了。

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我:为什么救我。

中年男:为什么自杀。

我:重病,活不久,不如痛快死。

中年男:给你介绍个医生。

我:我还没说什么病。

中年男:不重要。

 

说完,他给了我一张卡片,上面只有一个地址,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是不是被骗了?

但我又觉得,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骗的。

于是我下午就去了那个地方。

 

旧城区废弃招待所,4楼,

 

医生给我一张符,说:找一个爱你的人,然后把一张符贴在他身上,这样他就少活一年,而你就能多活一年。想活十年就贴十张,以此类推。

我问医生:我必须要伤害爱我的人,才能保全我自己?为什么这么残忍?

医生:看起来很残忍是不是?可是我们不总是在伤害那些爱我们的人吗?我们跟父母斗气,我们跟爱人冷战,我们对孩子不耐烦,不都是为了照顾你自己的那些小情绪吗?

我突然觉得很有道理。的确,我们总是习惯于伤害家人。

我们在工作上笑脸迎人点头哈腰,再大的委屈也能自我调节,美其名曰专业。

可是我们对家人却总是不耐烦。

其实原理很简单,因为外人不会真正爱我,一旦有裂痕就很难甚至不可能修补。

而家人爱我,就算我伤害他们,也有大把机会去修补裂痕。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习惯伤害爱我们的人,只是因为修复裂痕的成本低。

有点讽刺,仿佛爱你的人都活该被伤害。

 

我问医生:你是谁?

医生:我是神。

我:证明给我看。

医生:神不屑于证明自己是神。

我:那我怎么才能相信你这符是真的有效。

医生:神不在乎你信不信。

 

我拿着一叠符离开了这栋楼。

然后我去了酒吧,灌了一瓶酒。

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些符用在老婆身上。

哪怕只借她十年,反正她不知道。

可是又觉得这样不好,毕竟她是无辜的。

想到这里,我接到老婆电话:在哪呢?怎么还不回家?

我:喝点酒,晚点回。

老婆:又他妈喝?早点喝死算了!

 

我挂掉了电话,笑了笑,突然不犹豫了。

我决定用这些符。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老婆是否爱我?

如果不爱我,这符就没效果了。

试试才知道。

 

到家后已是深夜,老婆在床上熟睡。

如果我现在偷偷贴她身上,贴十张,我就能多活十年,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我蹑手蹑脚走到床前,但还是发出了一点声音,老婆翻了个身,好像醒了。

她半睡半醒的对我说:电饭煲里有小米粥;床头有杯水;想吐就去马桶,别吵到孩子。

说完又睡了。像一头河马。

 

我突然有点感动,她骂我归骂我,但还是会照顾我。

此时我似乎确定她是爱我的,那就意味着这些符会起效果。

 

我拿着符准备下手。

真到动手这一刻,我突然很想吐。

我不知道是因为酒喝多了,还是因为这件事太恶心?

去他妈的,这个医生是哪门子的神?神怎么会让我玩这么恶心的游戏?

我去马桶吐了。

吐完之后,我想了想,决定还是使用这个符。

我再次蹑手蹑脚走到老婆床前,拿出一张符,放在老婆手里,然后用她的手把符贴在我脑门上。

是的,我让老婆把符贴在我身上。

我不想要老婆的命了,我想把自己仅剩一年的命送给老婆。

我不是想争取人生转机吗?我不是想成功吗?

现在我做到了,我把自己剩下的生命送给了一个爱我的人,这辈子也不算是平庸无为。

想到这里,老婆又翻了个身,不知道咕哝了一句什么,继续睡了。仍然像一头河马。

 

我躺在床上,等死。

我一夜未睡,第二天太阳升起时,我还没死。

看来这个符是骗人的?

 

过了一周,我还没死。

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奇迹痊愈了。

我换了三家医院,检查结果都显示我痊愈。

 

我去旧城区的废弃招待所找到那个医生。

我:谢谢你。

医生: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救了你自己。

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黑暗的,我可能会害死别人。

医生:神无法阻止一个人害另一个人,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战争有犯罪。

我:那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医生:你不是痊愈了么?我存在的意义,只是给人一个选择的机会。

 

很久之后,我在城郊公园也救了一个想要自杀的人,并且给了他一张医生的名片。

我始终相信,每个走投无路的人,一定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请点击下面的广告栏,算是对创作的鼓励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