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锁红楼:从王夫人的一次善举,看真假救助

虽说漠尘经历过太多世态炎凉,对人性的险恶看得特别通透,但仍对着世间充满着美好的憧憬,只因为,漠尘固执的认为,世人没有绝对的善,也无绝对的恶。那善的,也可能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恶事,那恶的,也许就是时常做一些慈善救助之事的志愿者。

所以,《红楼梦》之所以吸引了我20余年,尽管看原著书籍的次数不多,却也在心底里,将每个人物的种种经历,不知演绎了多少回,一遍遍揣摩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人之本性。三字经里提倡的是“人之初、性本善”,荀子却主张“人之初、性本恶”这一说法,而年岁渐长之后,漠尘却认为,除了大奸大恶和大善大悲之人,大部分人,都处于善恶之间,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

而贾府当权者之一的王夫人,因为金钏儿与晴雯这两条人命案,被贴上了“伪善”的标签,但如果能够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讲,金钏儿与晴雯都犯了规矩,做了逾越她们身份地位的事情。金钏儿跟了王夫人十几年,她怎能不知主子的喜好,却在自以为是主子睡着的时候,和少主子说一些不着调的挑逗话?而身份还不如金钏儿的晴雯,明知是王夫人要见她,为何不好好梳妆一下再去?正在生病,也不是随便穿一件衣服、头发也不梳理去见主子的理由。用当时的礼法来讲,金钏儿和晴雯的行为,是犯上。王夫人责骂或撵出去,都是她所处的地位上,正常甚至是正确的做法。

所以,硬把跳井自杀的金钏儿,和最终亡故的晴雯之死的罪名,绑在王夫人身上,对于王夫人,是不公平的。同黛玉一心爱宝玉是一样的道理,黛玉只要碰见跟宝玉有关的事情,就会变成小性子之人,动不动就和宝玉恼了。王夫人也是只希望保全宝玉的一生,她在不涉及宝玉被带坏的这些事情上,也非常温和、不问俗事,一任凤姐和宝玉闹腾去。黛玉和王夫人,只不过爱宝玉的方式不一样,造成行止上有所不同罢了。

你看,贾代儒来荣国府求人参时,王夫人让凤姐四处凑一些,还劝说凤姐,救了贾瑞一命,也是积福德了。而在80回之前,两次来贾府的刘姥姥,王夫人也是善待了。第一次,周瑞家的把刘姥姥带到凤姐这里之后,去回王夫人的话,再来凤姐处时,周瑞家的道:“太太说:‘他们原不是一家子,当年他们的祖上和太老爷在一处做官,因连了宗的。这几年不大走动。当时他们来了,却也从没空过的。如今来瞧我们,也是他的好意,别简慢了他。要有什么话,叫二奶奶裁夺着就是了。’”

如果王夫人不是如此说,以凤姐的性情,可能也就应付一下,断不会让回事儿的婆子媳妇儿们等到晚上再回,此刻只一心陪着说出“瘦死的骆驼比马还大”的刘姥姥。而凤姐给的20两银子,足够庄稼人一年的生活费了。每次想到高贵的凤姐和贫穷的刘姥姥,在生命中的某一天因缘聚集在一起,真真假假聊了一上午这样的情景,心便生出些许温情。而受了恩惠、熬过艰难时的刘姥姥,想来更是感怀在心,时时为凤姐及王夫人等人祈祷吧。所以,稍微宽绰的刘姥姥,二进贾府报恩来了,虽说只是送了第一批成熟的瓜果蔬菜,到底也是刘姥姥一家的最至诚的心意了。这一次,不只是因着贾母的缘故,留下刘姥姥和板儿小住了两三日,临走时大家还都送了东西给刘姥姥,说着,只见平儿走来说:“姥姥过这边瞧瞧。”刘姥姥忙跟了平儿到那边屋里,只见堆着半炕东西。平儿一一的拿给他瞧着,又说道:“这是昨日你要的青纱一匹,奶奶另外送你一个实地月白纱做里子。这是两个茧绸,做袄儿裙子都好。这包袱里是两匹绸子,年下做件衣裳穿。这是一盒子各样内造小饽饽儿,也有你吃过的,也有没吃过的,拿去摆碟子请人,比买的强些。这两条口袋是你昨日装果子的,如今这一个里头装了两斗御田粳米,熬粥是难得的;这一条里头是园子里的果子和各样干果子。这一包是八两银子。这都是我们奶奶的。这两包每包五十两,共是一百两,是太太给的,叫你拿去,或者做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说着又悄悄笑道:“这两件袄儿和两条裙子,还有四块包头,一包绒线,可是我送姥姥的。那衣裳虽是旧的,我也没大很穿,你要弃嫌,我就不敢说了。”

次日,刘姥姥面辞贾母,道了谢,又作辞,方同鸳鸯出来。到了下房,鸳鸯指炕上一个包袱说道:“这是老太太的几件衣裳,都是往年间生日节下众人孝敬的。老太太从不穿人家做的,收着也可惜,却是一次也没穿过的,昨日叫我拿出两套来送你带了去,或送人,或自己家里穿罢。这盒子里头是你要的面果子。这包儿里头是你前儿说的药,梅花点舌丹也有,紫金锭也有,活络丹也有,催生保命丹也有,每一样是一张方子包着,总包在里头了。这是两个荷包,带着玩罢。”……只见一个小丫头拿着个成窑钟子来,递给刘姥姥,说:“这是宝二爷给你的。”刘姥姥道:“这是那里说起?我那一世修来的,今儿这样。”说着便接过来。鸳鸯道:“前儿我叫你洗澡,换的衣裳是我的,你不弃嫌,我还有几件也送你罢。”

虽然刘姥姥二来贾府临走时带回去的东西,比她给贾府的瓜果蔬菜多到数不胜数,然而,这一次富人之家与穷苦百姓之间的碰撞,却成为《红楼梦》经典情节,不只是有趣,也相当令人动容。

除了贾母与凤姐对刘姥姥的体恤和照顾,更让漠尘感动的是王夫人的善举:“这两包每包五十两,共是一百两,是太太给的,叫你拿去,或者做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如果说贾母和凤姐的帮扶,是接济刘姥姥,以期他们一家老小能够过得宽绰一些。王夫人的这一次善举,则是转变刘姥姥一家人命运的行动。尽管贵为王妃之母,自小未曾体验过贫穷人的生活,她却懂得,让刘姥姥带回一百两银子,不管做什么,都以此为起点,成为完全独立自主的人,而不是继续卖尊严卖老脸打秋风度日。

也正因此,刘姥姥回去后,一家人逐渐走向了贫转富的道路,为后来救巧姐打下了经济基础。所以,凤姐与王夫人的善举,看似是在帮助刘姥姥,实际上帮助了贾家后代。当然,今天咱不说这个话题,因此点到为止。漠尘要说的,是如何帮人帮到点子上。

父母过世之后,我成了让人可怜与同情的孤儿,真的很感激那些伸出援助之手的人们,但实话实说,他们给予我的帮助,并非我所需。我真正想要的,是谁能帮我谋划自力更生的生意,或给我指出一条确切的路让我可以赚钱养活自己。又或是帮我介绍工作,又或是帮我介绍带我走向写作之路的人等等。然而,他们却一次次送我旧衣物和一些吃的,大部分衣物,我都不能用,却不得不收下,免得让人误以为我这个孩子不懂好人心。多年来,我越来越厌恶送衣物给我的好心人,内心也积聚了很多怨气,还得时常为了如何处理我根本用不上的衣物而忧心忡忡。

到最后,实际上我这里已经成了那些好心人的“垃圾场”,他们以“好心帮我”这个借口,丝毫不考虑对我是否有用的塞给我更多衣物。直到2014年,我终于对着一次次想要把她女儿的衣裙送给我女儿的朋友,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我不需要,我女儿也不喜欢”这句话,堵住了她的嘴。

从未有人真正考虑过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的感受,大部分救助者,披着善良与慈悲的外衣,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得个好心人的名声、积攒了福报、证明自己过得很好、满足做好人和戴上了善良这一帽子的情感需求。

一旦被救助者很冷漠或完全“忘恩负义”,就成了千夫所指的罪人,却没人指责那些为了私欲、把弱势群体这里当做废品收购站的善良之人。也许你觉得我这样说有些过激,或者对救助者不公平。然而,请多次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送给他人的衣物,是不是自己早就不喜欢不想要的了?你送给他人的物品,是不是被自己弃用多时或讨厌的?你送东西时,是否真正站在被救助者的立场上,考虑一下这些东西对他到底有多大用处,或者他能用得上吗?

我家是女儿,有一位多年的朋友兼同学,不知太阳打哪里出来的,他竟在某日很突然的问我,你家孩子几岁了?我一边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一边回复完之后,他说他儿子有几件衣服,因为小了不能穿了,让我拿去看看我女儿能不能穿。我靠,当时我心里至少有三次草泥马,我家是女儿,我家是女儿,我家是女儿,你有没有搞错啊?

但我一向愿意顾及到朋友的尊严,勉强笑笑,并说行,哪天你送过来吧。不过,我一次都没给我女儿穿,不管那衣服有多好看或多贵重,我也不希望女儿穿着男孩子的衣服,又不是没有其他衣服了。

还有一次,一个学员好心送我一些食物,因为即将过年了,她也没提前知会我,在网上买了好多肉食品,而且都很贵快递给我。即使我不吃素,也极少吃肉,这个习惯自小就有。可想而知,这一大塑料袋的肉食品,是女儿吃了一个月,还不得不扔掉一半。

好在命运还是眷顾了我,2012年遇到了改变我一生命运的恩师,他既不在物品上资助我,也不会在经济上帮衬我,而是减免了我的学费,教会我走向家排师之路,不仅使我能够依靠自己而进行自我疗愈和心灵成长,更让我做了一名家排师,彻底改变了20余年的衰运。尽管后来因为一些缘故,我离开了恩师的团队,但他给予我的,如同王夫人给刘姥姥的这份恩情,始终让我铭记在心,一刻不敢忘怀。

所以,我一直主张,帮人帮到点子上,而不是为了满足私欲、为了功名利禄。现在太多人都苦思不得其解:他从来没做过坏事,为什么不得好报呢?真相就是,心里恶毒的想法、贪念太多,消减了自己的福报。哪怕你看见厌恶的人,你仍以礼相待,但内心却蔑视、咒骂、腹诽人家,这也是制造恶业的方式。另外就是,他做的善事,是以为了满足自己私欲、为了得到福报而做。尤其现代人,太多人做了公益活动的志愿者、帮助了邻居一次、参与了一次救助慈善等等,就迫不及待的在朋友圈、博客等平台上发布出来,得到无数人的点赞这一刻,你做善事的福报,便都变现给了你。所以,哪里还有福报积累到以后用呢?贾母、凤姐、王夫人以及宝玉、平儿和鸳鸯们,他们对于自己帮助刘姥姥这件事,根本就没有求取任何回报的心思,也因此,把积累下来的福报,报在了巧姐身上。验证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也警示天下人,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是亘古不变的处世真理。

最后,回到此文题目上,说一下所谓的真假救助,这个假不是说你的善良是假的,你的行为是假的,而是指,你的善良和救助,没有用在点子上。而真救助,意味着你的一次善举,帮助对方走向了独立自主、直立行走的人这条路上。如果你做了太多好事,或者你一味的以自己的角度来设想救助者所需而不是他真正需要的物品这一方向,持续救助某个人或某一群体,“忘恩负义”或“恩将仇报”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发生在你身上。就如当年我逃离故乡,再不与那些帮助过我的好心人接触一样,他们也会想办法找机会远离你。

再啰嗦一句:真正的救助,一定是帮到点子上。我只需要月亮的清凉,你却送我太阳般的火热,怎能有个圆满、美好的结局呢?无论是谁,千万不要做费力不讨好的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