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晏子故事(六十则):10 笑对马屁精的泪】

笑对马屁精的泪

齐景公到郊外牛山游玩,那里是埋葬齐国先君的地方。望着那一座座先王的陵墓,景公无限感慨地说道:“先王怎么会扔下我们一个个都死了呢?”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

当时,景公身边的艾孔和梁丘据也都假惺惺地陪着流下了眼泪。唯独晏子一个人独自在一旁发笑。

景公当然很生气,他擦了一把眼泪回过头问晏子:“今天我到这里来感到悲伤流了眼泪,艾孔和梁丘据他们两个也都陪着我流了眼泪,为什么你不但不流眼泪,还在一旁发笑呢?”

晏子说:“如果我们齐国贤明的君王现在还活着,太公、桓公就会站在这里;如果勇武的君王现在还活着,庄公、灵公也会站在这里。这些先王如果还都在的话,大王您又怎么会继承王位统治齐国呢?正是因为一代代的自然更替,才轮到您的今天。在我看来您为这个感慨流眼泪是不仁。今天我看到了一个不仁的君王,又看到了两个谄媚的大臣,所以我才会偷偷的发笑。”

(1-17)

作者悟评:

谚云:“皇帝无儿孝子多”,但依笔者看来,要改一个字,应是“皇帝无儿顺子多”。因为你又不是他的老子爹,“孝”你何来?尽管你贵如皇帝,无非是秉持一个“顺”字,背后为的是换来好吃好喝好待承,当然还有乌纱帽。拍马屁学问深得很,要拍得恰到好处炉火纯青殊属不易,哪怕主子说的是屁话,仅该笑该哭就頗费思量。但只要还有人群,只要还有权力,钻研探究践行者就万世不绝。自然还会有以为不齿而在一旁窃笑的旁观者,但敢于像晏子那样不留情面当场戳穿的永远是稀有动物。为何?理解万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