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女孩儿——尤三姐

黑油山传奇

作者/何英

朗诵/富华

红楼梦的女孩儿—尤三姐 来自爱朗诵 09:00

尤三姐篇

  

这个女子,论人才品貌,是第一流,可与可卿、黛玉、香菱、晴雯相提并论,她从六十五回出场,到六十六回耻情归地府,其韶华短暂、悲情壮烈,令人痛惜震撼。联系她的姐姐苦尤娘,从赚入大观园起,一步步被凤姐弄小巧借剑杀人,也死得不明不白,真真一对可怜可叹的姐妹花。

“只因他的模样儿风流标致,他又偏爱打扮的出色,另式另样,做出许多万人不及的风情体态来。那些男子们,别说跟贾珍贾琏这样风流公子,便是一班老到人,铁石心肠,看见这般光景,也要动心的。及至到他跟前,他那一种轻狂豪爽、目中无人的光景,早又把人的一团高兴逼住,不敢动手动脚。”看来男人即刻想到要对她动手动脚,只因她标致,打扮得出色,有风情体态。古代家里没有男丁,受人欺侮的情形大概就是尤氏姐妹那样,“我所以破着没脸,人家才不敢欺负。”且看尤三姐是怎么破着没脸的,她自斟自饮,揪过贾琏来就灌,吓得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没想到三姐这等拉的下脸来。她“故意露出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鲜艳夺目;忽起忽坐,忽喜忽嗔,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就和打秋千的一般,灯光下越显得柳眉笼翠,檀口含丹,本是一双秋水眼……真把那珍琏二人弄得欲近不敢,欲远不舍,迷离恍惚,落魄垂涎。”

三姐以自己更出格的“没脸”禁住了珍琏,真能禁住吗,早有人探佚出来,尤三姐最终还是被贾珍亵玩了的,以常理论,三姐“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着肥鹅,又宰肥鸭,或不趁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子铰碎,撕一条,骂一句。”贾珍凭什么做这样的供给,三姐又为什么破罐子破摔至此,后来又为什么能决绝地仰剑自刎,她的命运在《红楼梦》里,出场即高潮,最具戏剧性。

   

    她出生在一个“娘儿们微息”的家庭,没有生活来源,靠贾珍接济过活,她难能在贾珍面前真的硬气起来,即使破得没脸,一时禁住了贾珍,终究还是落入这个淫人之手,害得名节不保,现在通行的版本,她的名声是被姐姐带累坏的,其实她怎能独善其身!这个版本当然能赚得读者更多的同情,成全三姐坚贞刚烈的完美,她最终难逃东府的淫窟,才更深刻,更有悲剧意味。

      尤氏姐妹是《红楼梦》里众女子中非常特别的,她们是贾府的穷亲戚,又是家里没有男丁的,就是和贾珍夫人尤氏有亲,也只是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妹妹,是她们的母亲拖油瓶带来的,她们具备了任人欺凌的所有条件,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就成了贾府瓷意玩弄的对象,偏她们又眼见尤氏的富贵繁华,一个不留心,一步走错,步步走错,二姐既失了脚,有个淫字在先,凭他什么好处都不算了,这是贾琏的心语,她破落寡妇家的出身,心里的见识算计哪及的凤姐一毫,她只有软弱地死去,人们对她,除了可怜还是可怜。三姐不一样,她身上闪着可贵的光芒,她的口齿锋利不亚于凤姐,虑事聪明也远非二姐可比,最难得的是,她有自主的爱情追求,这一点上,她和黛玉有相似,只不过黛玉是贵族淑女,到死都不能说出爱,人们从她的眼泪中看到爱,从她的诗作中读到爱。三姐这样的,几乎被推到交际花的位置,能自己言明看上了谁,真真那个时代少有,就连写她的这些文字,《红楼梦》里再没有第二个女子配得上享用,她性格分明得令人不敢正视。她与环境抗争,然命运不济,宝玉非有意陷她于不洁,实在柳湘莲最是个冷面冷心的男人,差不多一点的人都不入他的眼,他又精细,本来跟贾琏素不怎么相厚,忙忙的在客中定了聘礼,就疑心哪有女家反赶着男家的,宝玉一句,真真一对尤物,他又姓尤。使柳湘莲说出: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宝玉深为羞惭,心里有气,笑道,你既深知,又来问我做甚么,连我也未必干净了。坚定了柳湘莲的退婚,其实即使没有宝玉这番话,她们做成了亲事,按柳湘莲的性格脾气,也决难容下三姐的过去。凤姐听说三姐自刎,湘莲出家,说了句,这人造化,省了做那出名的王八。可知悲剧迟早要发生,曹雪芹写尤三姐,注定要写成一个悲剧,跟黛玉一样,他要向人们宣谕,在他那个时代,凡是这样耽于“情”的女子必定没有好结果。黛玉如此,三姐更如此,她选了柳湘莲,对方非但不领情,反疑她的品行——在男人的意识里,女家主动来求的,必不是淑女。她的“情”成了一厢情愿,她的退路是继续被贾珍玩弄,除了死,再没有路。

  为什么说这几个人有点像呢,可卿、黛玉,尤三姐、晴雯,她们都忘记了身处的环境,都有内心的抗争,都是各种“情”的象征,可卿不用说,她钗黛合一的美艳,注定了她是情欲的化身,她和贾珍的不伦之恋,违反世道纲常最极端;晴雯是最不顾环境的,她本是一个丫环,却心比天高,风流灵巧。她的为人跟务实的袭人比起来,就像诗一样,袭人时时知道自己的角色,早早做了打算,晴雯还在那里一味托大,从不晓得低调做人,死到临头都不知是谁害了她!这几个女孩的个性都是突出的,跟宝钗、袭人、麝月、平儿等恰恰相对,而后者是那个时代那个环境里的人,三姐等活得超出了自己的时代,超出就要付出代价。只是她的代价尤为刚烈。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