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好人

微小说:好人

原创 易醉 2017-10-09 17:59

作者:雪拥蓝关

微小说:好人

他虽一路马不停蹄地奔走,但当到达松岭火葬场的“骨灰管理处”窗口前时,也已接近黄昏了。

“我想取走父母的骨灰”,他一边递上纸条,一边怯生生地问道。同时,把散发着霉味儿的行李卷悄悄放在脚下踩着,似乎很怕让人看见。

“什么?99年火化的?”窗口里的年轻人撇了一眼纸条,满脸鄙夷地说:“哦……还一直没交保管费……别找了,早被清理了!”

“清理了?你们……”管理员的话如同一道霹雳,正中他的脑门,让他拧了眉,红了眼。

“你犯不着跟我急”,管理员脸都没侧一下,而是懒懒地把案头上的一摞文件甩在他面前。

“你看好了,骨灰保管的有效时限是5年,每年1000元,如果超期后仍无人认领也无人交纳保管费,我们将报请派出所备案,登报声明,如果再无人认领,我们有权自行处理。”

他呆住了,并没有翻看那摞红头文件和发黄的旧报纸,而是用乞求的眼神看着管理员,抽动着嘴角,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早干嘛去了,这会儿想起跑来装孝子……”管理员小声嘟囔的这一句,彻底击溃了他。

微小说:好人

当晚,他没有走,也不知该去哪里,就睡在了火葬场大门旁边。他是家里的独子,父母是在他入狱的那年悲伤过度离去的。12年来,让父母入土为安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心愿,而如今,竟然连骨灰都找不到了……

想起这些,他恨不得立即起身爬向松岭那高高的悬崖边……

第二天,心存一丝侥幸的他又来到了“骨灰管理处”,但这回玻璃窗口里面坐的是个面容慈祥的老人,但真正令他惊讶的是,老人正一手举着花镜,一手拿着他昨天递进的字条仔细地看。

“这张条子上的名字是你的父母吧?”老人突然问道。

“哦……是是”,老人和顺的眼神竟让他一时不知所措,回答得结结巴巴。

老人看了一下表,便起身说:“还没到上班时间,你跟我走一趟!”

他满腹狐疑地跟在老人的身后,出了火葬场的后门,沿着一条两旁开满野花的弯弯小路,走上了一个种满槐树的小山冈。

说是小山冈,其实并不低,老人弓着腰,边走边喘着粗气,汗水顺着鬓边的白发一直流到衣领里。

到了林木最密的地方,老人放慢了脚步,他似乎在举头寻找着,口里还不时叨念些什么。

终于,他在一颗洋槐前停下了脚步,他仔细看了看系在最低矮树枝上的一个小红布条,又看了看手里的纸条,然后露出释然的表情说:“看看吧,这就是你的父母”。

“这棵树?我的父母?”他惊讶得长大了嘴。

“没错的,当年我挖坑栽下这棵洋槐的时候,把你父母的骨灰也一同倒进了树坑里,你看,现在它都长这么高了……”

“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悟。“爹、娘,儿对不起你们……”,他上前紧紧搂住树干,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眼泪顺着那干裂的树皮不住地向下流淌……

微小说:好人

下山时,他没有跟在后面,而是主动搀扶着老人。路上,他跟老人攀谈了起来。

“大爷,以后这上山的辛苦活儿还是让年轻人来干吧!”

“年轻人?他们才看不起这跟骨灰打交道的活儿呢,调来一个走一个,说是怕找不到对象。我孤老头子一个人,不怕折腾,也不怕别人笑话,就是担心有一天这里又会成了荒山……”老人说到这里,突然面色有些凄然。

见他有些不解,老人悠悠地开始了讲述:“火葬场的骨灰,5年没人认领就必须清理,清理的方式一般是海葬,可我始终觉得那样不好,曾经活生生的人怎么就给喂了鱼……”

一阵山风迎面吹来,引起了老人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用手轻轻捶着老人的背,一边听老人继续说着:

“所以,我提议树葬,但领导嫌树葬既费功夫又费钱,一直挺犹豫。我一看这架势,就主动把这活儿承担了下来。正好咱这后山还荒着,我就自己买来了槐树苗开始种,一罐骨灰一棵苗,几十年下来,树多了,人却老了,记性越来越差,怕对不上号,这不,还得写根红布条系上……”

老人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大爷,一定会有好多人对您感恩戴德。”他用湿湿的眼睛望着老人说。

“我不图那个……”老人一边点着一支自卷的纸烟,一边摆了摆手说道:

“你想啊,谁不是爹妈生养的?谁要是不遇到糟心的事儿,能平白无故把亲人的骨灰放在这儿?我这么做,就是想给那些回来找骨灰的人留个念想儿,人活一世,不能没有个念想儿啊!”

老人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深吸了一口烟,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孩子,我不知道你都经历了什么,也不想多问。但你要记得,不管怎样都要活出个人样儿,别辜负爹娘,这棵树……它始终在看着你呢!”

山风突然变得很温存,轻柔地摇曳着树枝,风中的他,又一次泣不成声……

若干年后的一个清明节,松岭火葬场的后山小路上突然多了无数杂乱的脚印,那些互不相识的人都默默涌到了一座新坟之前……坟墓静静地躺在满山珍珠般莹洁的槐花中间,而墓碑上只有两个字:“好人”!

而他,也在人群中间。

微小说: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