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究竟说》连载:(二)老子的大统治术

《道德经究竟说》连载:(二)老子的大统治术

一、老子其犹龙乎

根据《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我们先来了解下老子其人。

老子者,楚苦县厉乡曲仁里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周守藏室之史也。

这里说,老子是楚国人,他住在苦县厉乡曲仁里,就是现在的河南省鹿邑县,又有一说是安徽亳州涡阳县,但我们不管,这是考据家的事情。他姓李,名耳,字聃,是周朝藏书室的史官。

在这里我们发现,老子是图书馆管理员出身的。这不由让我们想到管史籍的司马迁、班固,各自成就煌煌巨著,他们都是皇家图书馆管理员。著名文学家沈从文,1925年在北京香山慈幼院当图书管理员;著名音乐家冼星海,1926年在北京大学当图书管理员;毛泽东、李大钊,都曾在北大图书馆工作过。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10岁时就做过图书管理员。连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莫言也曾在当兵的时候做过图书管理员。

这不得不让我们反思,在碎片化的时代里,我们应该读什么书,如何进行读书?因为经典的阅读,永远是走向伟大的重要途径,而华夏学正统文化的传播也根植于此。

孔子适周,将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于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

孔子去,谓弟子曰:“鸟,吾知其能飞;鱼,吾知其能游;兽,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为罔,游者可以为纶,飞者可以为矰。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邪!”

孔子到了周国,问老子一些关于礼的问题。老子说:“你说的礼,倡导它的人和骨头都已经腐烂了,只有他的言论还留在书上。况且君子时运来了就把马车驾出去做官,生不逢时,就像蓬草那样随风飘动。我听说,善于经商的人把货物藏起来,好像啥东西都没有,君子具有高尚的的品德,他的容貌谦虚得像愚钝的人。抛弃您的骄气和过多的欲望,抛弃您做作的情态神色和过于不切实际的志向,这些对于您自身都是没有好处的。我能告诉您的,就这些罢了。”

孔子离去以后,对弟子们说:“鸟,我知道它可以飞;鱼,我知道它可以游;兽,我知道它可以跑。会跑的可以织网捕获它,会游的可以制成丝线去钓它,会飞的可以用箭去射它。至于龙,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它是驾着风而飞腾升天的。我今天见到的老子,大概就是龙吧!

这里讲的是孔子向老子求教礼的问题,后来的道教徒都用这段故事证明孔子不如老子,而后世的儒生也造出许多老子向孔子请教,又或者老子之学出自孔子的言论,真是可笑。我说,这其实是孔子和老子互相欣赏啊,而可惜后代的儒生、道士们自己谁也不服谁惹了祸。

清朝有个名士,郑板桥讲了几句话,把三教的徒弟们都骂了:和尚,释迦之罪人;道士,老子之罪人;秀才,孔子之罪人。我现在为什么引用他的话,因为大家把老子真正的奥义不拿出来,变成一个牵强附会的形式的话,那变成老子的罪人。

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老子研究道德学问,他的学说以隐匿声迹为本,不求闻达为宗旨。他在周都住了很久,见周朝衰微了,于是就离开周都。到了函谷关,关令尹喜对他说:“您就要隐居了,勉力为我们写一本书吧。”于是老子就撰写了本书,分上下两篇,阐述了道德的本意,共五千多字,然后才离去,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

道家的人物都是“用九”的人物。什么是“用九”?《周易·乾卦》上说“用九,见群龙无首,吉”,就是说这群人不出手,但借他人之力却能让天下太平。譬如,司马徽向刘备推荐诸葛亮、庞统等人,让皇室血脉得以偏安一隅;陈抟高卧华山,等到宋太祖赵匡胤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了当起皇帝来了,他正好下山,骑驴代步,一听到这个消息哈哈大笑,笑得从驴背上跌到地下来,人家问他怎么搞的?他说从此天下太平了。他是万事都有未卜先知之明的。

二、何须半本《论语》治天下

宋太祖赵匡胤平定天下,当了皇帝以后,有一个同学叫赵普,他自己说没有读过多少书,后来当了宰相,自称以半部《论语》治天下。他抽屉里放的也是《论语》,有政治问题解决不了,就翻翻《论语》,好像现在信宗教的人查经一样,于是现在有个成语叫做“半部论语治天下”,讲的就是他。

这不禁让我们思考,连半部论语都可以治理天下了,那一部道德经有什么作用呢?

让我们先来听个故事,汉代吕后权力被削平后,大臣们找刘邦的儿子来继承皇位,可刘邦的儿子差不多被吕后杀光了——只有一个小儿子刘恒被分封在代北,毗邻匈奴,一个内蒙荒凉贫瘠的地方。这位代王多亏了一位“清静无为”的妈妈,才躲过了吕后的杀身之祸。大臣们都想请这位远在塞外、清心寡欲的代王接回来做皇帝。代王通过搜集长安资料、请舅舅薄昭去打探情形等一系列措施,才决定回长安。但当刘恒来到首都外的渭桥地方时,周勃早率领了文武百官,跪下来接驾,刘恒也立即跪下来还礼。

这时候情况很微妙,进退应对很难处理,何况刘恒他自己还没继位,所以立即下拜,这就是老子所说的“谦德”、“不争”。《道德经》云:“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汉文帝成功继承了皇位,就是实践了老子的这三件法宝。你如果有一颗善良的心,就有大决断力,此正是所谓的“慈故能勇”;你如果艰苦朴素,就能厚广,得到更多朋友的帮助,此正所谓“俭故能广”;你如果虚怀若谷,不敢争先,你就可以成为一位优秀的领导者,此正所谓“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这里有非常大的政治学道理、企业管理学道理值得细细思考。

在佛学上有所谓“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布施、持戒、忍辱、精进是戒学,禅定是定学,而般若是慧学;而道德经想告诉我们的就是直指本心的慧学,可惜一般人读不懂而已。孔老夫子有一句话“唯上智和下愚不移”,这就非常说明这种情况,最聪明的人读经典,一下子就抓住了精髓,有自己的一套思考,所以你很难去改变他;而最笨的人读经典呢,根本理解不了啊!而我们一般人读《道德经》——这个很好想抓住,那个很好想抓住,结果深入宝山,出来却两手空空,真是让人无奈。

隐玄虽非知解人,但幼承祖父之教,习诵《道德经》已历经近二十余年,即使被老子笑掉长眉,被那些所谓研究老子近三四十年的专家耻笑,亦不以为意,毕竟我华夏文化需要传承,需要播撒到更遥远的地方,无知乡愿欲尽绵薄之力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