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解读的几个误区



道德经》解读的几个误区

——在楼观台道文化讲坛上的讲稿

刘新宇

多少年来,人们对《道德经》的理解认识不尽一致,有的还出现差错,更多的则是认为《道德经》高深莫测,玄妙难懂,干脆就不去理睬,实际上这是对《老子》的误解,对《道德经》哲学理论的偏见。为了澄清这个事实,理清这个思路,我想从以下几个方面给以说明:

一、易将“大道至简”误认为是“大道至繁”。

“大道至简”这句话,《道德经》里有说明,全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大师也常常提到,因为,为阐明一个道理,老子总是用浅显,人们常见的事实来比喻。如为了揭示“有”与“无”的关系,老子第五章举例风箱,即橐龠,杆动时发气无穷无尽,即“有”,杆静时一切为零,即“无“,由此就有了二进位制。这个问题,与庄子说法相同,“动可吹出无穷无尽的曲子,静之无声无息,即橐龠和籁因中空,其中有自然之妙用,动则生声,静则音止。”

为了说明“中空”的妙用,《道德经》第十一章,连举三例:一是车轮子;二是器皿;三是房子。此三者均由实体部分和中空部分组成,实体是条件,真正有用的是“中空”,没有“中空”,实体部分再坚硬,都是无用。比如,车轮子,老子这样叙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这里的“毂”指的是车轮中心穿轴之孔。车的轮、轴只是实体部分,惟有插轴之孔是实用部分,若无插轴之孔,整个车则无用。再比如器皿,老子说:“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埏埴”是什么意思?是水土和泥,用泥做成的器皿,这个器皿,壁、底、盖是实体部分,其内“中空”,才是盛水藏物的实用部分。若无这个“中空”,则这个器皿无用。又比如房子,老子说:“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显然,凿就是建,户是门,牖是窗,墙壁、盖顶是实体部分,门、窗子、室是中空,即实用部分,若无中空,则房子无用。引申到人,更能说明问题,肢体外壳只是条件,五官七窍才是实用,为全身起着主要作用。可见,“中空”的妙用是体现“实”与“虚”的关系,向人们告诉的道理是,“有”与“无”虽然相互利用,但不能否认“无”的作用。

为了揭示宇宙万物的产生、消亡规律,《道德经》第五章举例“刍狗”,即用草扎成的狗。这个狗是古时人们所用的祭祀品,人们对它并无爱与憎。由此引出一个道理,天地无情感,无意识,其所以生万物不是因为爱,其所以杀万物也不是因为恨,均系自然运动变化的规律,人的生老病死,万物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都在其中。这就是《道德经》第五章说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其意思是,天地无私情,无偏爱,视万物一样,圣人无私情,无偏爱,视人一个样,不分是动物,是植物,不分是官是民。

《道德经》第七十章言:“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此段的中心意思,就是“大道至简”,进一步说,大道易明晓,易行易做,提醒人们不要想的复杂,不要搞烦了,如想复杂了,搞烦了,会误入歧途。

二、易将自然规律误认为是“神”的谜团。

一部《道德经,谈的是与自然有关的话题,反映的是自然现象,揭示的是自然规律,这里面要强调的是老子的知识是丰富的,洞察力是非常强的,他任周室的图书馆馆长期间,所处的时代,是礼崩乐坏,群雄四起,一切的一切给他了丰富的知识积淀。那个时候的他,提出的观点,推出的认知,被现代科学验证了,验证了就不神秘了,就不感到难懂了。所谓“玄,就是远,远可到九天之高;就是深,深可到无极之底;就是大,大到无外;就是小,小到无内。《道德经》第十四章言:“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诘是用语言询问的意思。“夷、希、微只可心语,无法睹听与捉摸,不可用语言咨询,三者混成一物。拿现代科学解释,人的视角是有限的,光的存在,只能看到一部分;声音的存在,只能听到一部分。如紫外线,蝙蝠发出的声,手伸出去抓一把,能抓到什么,抓不到,然而,抓到了空气,意思就是说我们看不到的,听不到的,拿不到的,或者是无色的无声的无形的东西是实际存在的,它就是道。道生了天地万物,又存在于天地万物之中,又不主宰天地万物,这就是“玄。《道德经》第一章说,“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就是说人在至清至静、无欲望的状态下,可以观察到天地万物的造化之机,在有思维的状态下可以观察到天体宇宙的变化、万物生长发育的微小变化。现代科学证实了,地球绕太阳转,月亮绕地球转,因为有高倍望远镜。麦粒发芽生长开花结果的细微变化,因为有高倍显微镜,是实际存在的,是自然规律,玄之又玄,就是深奥啊!深奥!  

所以老子的学说纯属科学,不认识的,不会解读的,只能说明你没达到那个水平,这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没有“上道”。这就要求我们在理解《道德经》时,要从“神”的泥潭中挣脱出来,用科学的眼光看待一切。

老子是无神论者,一部《道德经》没有一处提到神,更没有迷信色彩。据有关资料记载,老子所处的时代,神鬼之事泛滥,封建迷信盛行,但老子信奉自然,信奉实际存在。

《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无极太空生出一气,一气分出阴、阳二气,二气合和生出中和之气,阴、阳、和三气生出自然万物。)这里面的意思是,道生了阴,生了阳,阴阳合和,生成万物。道是先天的,是混沌的状态,大到无外,小到无内。阴阳是后天的,有形的,有声的,有色的,阴阳和合产生了和谐,顺其了自然,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进步。所以,都是科学,与迷信没有关系,阴阳就是正反,正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有正就有反,有正就有负,进一步说,就是事物的两面性。所以,我们解读《道德经》,必须从科学的观点出发。

三、易将文字的表面意义吾认为是老子思想的本意。

对老子思想的理解,文字关的把握非常重要,究竟老子写《道德经》的时间离我们现在的时间太长了,大约有2500多年,当时的汉字笔画安排与现在的汉字笔画安排有很大差异,更不用说汉字改革的变化情况以及对《道德经》版本的传抄不尽相同情况,所以,就给初学者带来语言上的困难。如《道德经》第二十一章言:“孔德之容,惟道是从。”中的“孔”字,就会把人搞得糊里糊涂。细细品味,本句是在阐述“道”与“德”的关系,大道无形而无名,只有从“德”中才能体现,即,物之得以道者便是德。举例说明,道是树根,德是树杆,德靠道支撑,道靠德体现,所以,“孔”就是大,就是“上”,“孔德”是指空虚无为的“上德”,不是有为的“下德”,“容”是对“上德”的形容。

《道德经》第二十章“绝学无忧”句,如果从字面上理解,得出的解释是,不学习,就没有忧愁。实际上不是的,老子不是主张不学习的,而是在学习的过程中,会遇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个时候就要剔除没用的东西,对人类有害的东西,尤其是,虚妄荒诞之学,这就是绝学。绝弃了不好的,必然就没有了忧虑,坚守大道的清净之体,才能明晓万物发展变化的道理。《道德经》第四十八章:“为学曰益,为道曰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说的是,“常人学习,是积累知识,增加知识,直到博学多才,修道的人与此相反,不断剔除杂念,减少思虑,以至达到一念不起,自然无为之境界,达此境界,心若明镜,又似皓月,对天地万物的微妙玄理,无不洞观普照。”六十四章:“学不学,复众人之所过。”“学众之所不学的无为之道,不犯众人常犯的错误。”

《道德经第十五章:“豫若冬涉川”句,豫者,忧虑,事先戒慎而有准备的意思。告诫人们的是,处事接物,谦虚谨慎,不要肆意妄为,如履薄冰,步步谨慎,时时小心。再看“道法自然”,这是我们常常说的话,它的本意是什么呢?关键是对“法”字如何理解,如果认为“法”是“效法”之意,那就大错特错,就把“道”和“自然”分裂开来。正确的“法”就是“是”,“道”就是“自然”。这就是学经典时,不能被字面意义所迷惑的地方。


四、易将《道德经》误认为是道教教派。

《道德经》是老子学说,属知识类的,而道教是教派,属宗教类的,二者截然不同。为啥人们往往把它们拉到一起,是缘于张道陵在四川鹤鸣山创立道教,又称“五斗米教,将《道德经》选为教材的原因。可见,《道德经》是早于道教的创立时间的。据有关资料记载,道教的产生,迟于《道德经》六百余年,又据载,汉景帝之前,《道德经》称《老子》,意即老子所写。“经”者不变之意,由此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到了唐李隆基时,又将《道德经》改为《道德真经》,足见老子思想的高深和博大。“老子天下第一”也是从这个时候叫起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朝代的更替,道教教派和其它教派一样,也是几起几落。“文化大革命”期间,就是一次,破四旧立四新,道士被遣返,道观荒废,道教在人们的心里变得扭曲起来,加之一些道士行为的偏执,更有假冒道士在民间扰民,越发引起人们对道家的误解和轻看,随之《道德经》也就被人们淡忘了,远离人们了。

有人说,《道德经》与道教,不能划等号,这是对的。但要承认,道教将《道德经》传承了下来,《道德经》渲染了道教,提高了道教的品位和知名度。道教的创始人张道陵是第一个给《道德经》加注解的人,他的释义名称是《老子想尔注》,而且要求入道的人天天诵读。今天,《道德经》的释义书达3000多种,外文版近300种,所以道教对《道德经》的传承功绩,不能抹杀。


五、易将《道德经》误认为是单一的人的学说。

不读《道德经》,不知《道德经》的博大,读了《道德经》,方知《道德经》包罗万象,治国、治军、做人、修身,尽现其中,谈的是自然,揭示的是自然规律,是老子给炎黄子孙留下的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是对中华民族乃至世界文化产生很大影响的巨著。

做人之道,全篇叙述不少,主要讲的是做人的理念、智慧和方法。《道德经》第十九章:“少私寡欲。”就是教导人们,不能私心重,欲望高,私心、欲望过了,干事达不到目的不说,还会引起情绪的波动,影响身心健康。私心重的人容易走上违法违纪的路子。老子说的,这是规律,是规律,就要遵守。

《道德经》第七章说:“后其身而身先。”指的是先人而后己者,才能得到群众的拥护而居其先。“外其身而身存。”句,指的是将自身的利益置之度外,才能得到众人的爱戴而保其身,这是大道,是大德也。

《道德经》第六十七章:“吾有三宝。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是宽容、仁慈,天地万物皆在爱的怀抱中生长。俭,是啬俭,指用物不过度,不浪费。不敢为天下先,是不自是(不自以为是的人,才是真正明白事理的人),不自伐(不炫耀自己有功,其功必能永存。),不自矜(真正有才能的人是谦虚谨慎,不骄不躁。),谦退处下。有慈,必能勇;有俭,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天下事物无不归服于仁慈,以此可不战而胜,不攻而克。有了慈,才能勇。母鸡面临小鸡被侵犯时,会勇猛无比。节俭是宽裕之基,宽裕离不开节俭,积累使得心底踏实,有备使得心里不慌,坦然面对现实。“不敢为天下先。”,是不忘本,按规律行事。明朱元璋,在未称帝之前,面对强敌陈有亮、张士成等,提出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缓称王”的口号,就是“不敢为天下先”。“缓成王”的目的,是降低敌对势力的抵抗,积蓄力量,而到“成器长”的皇位。我国开国领袖在对外政策上也提出过“不称霸”的口号,都是“不敢为天下先”之意。

所以,解读《道德经》,一定要用科学的观点,眼见的事实来理解,心中要装着自然,不能离开自然,一切按自然规律办事,一切从自然规律出发,知道了这些,解读《道德经》就不会出现偏差,更不会出现失误。一部《道德经》,学则受益不尽,用则利国利民。


(作者简介:刘新宇,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