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究竟说》第五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大家都理解错了

《道德经究竟说》第五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大家都理解错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仁者,亲也,偏爱也,此儒家五常之一也。

在儒家理想里,如果一个社会,每个人都能像偏爱自己一样,偏爱别人,那么每个人都会相亲相爱,无所祸端,那么这样的社会是多么美好啊。因此儒家就想教育百姓成为君子,让其变得温文尔雅的,那么他走去哪里都有如坐春风之感。而且假设每个人都这样的话,那么你到哪里都会感到非常亲切,因为到处都是对你非常友好和仁慈的人。

但是老子却和孔夫子想得恰恰相反。老子认为,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所谓的仁不过是人们假装出来的品性而已,而人们真正的淳朴自然的性情就被这样掩盖了。我们去落后地区的小乡村的时候,村民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一杯茶、一盘糕点、一声亲切的“老哥哪里去”,你会说这里的人都是仁者啊!其实并不是这样的,这些黝黑皮肤、老实巴交的农村人心里是这样回复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所以,老子其实告诉我们,正是我们丧失了淳厚善良的本性,才会有后天的矫饰教化我们不要相互伤害。也就是说,变本性为伪装,是错上加错,因此,道家把教化百姓回复上古的天真纯朴作为责任,所谓“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社会,真是令人向往啊!

刍,指的是野草的意思。刍狗,在古代是一种用草札成的狗,作为祭祀时使用。这里我要纠正大家一个观念,刍狗并不是喻指轻贱东西的意思,因为以前大家往往把这句话理解成天地把人当作轻贱的东西。

到底怎么理解“刍狗”——结草作出狗的样子,用它来祭祀:把它打扮得非常漂亮,小心地放在祭祀台上,真的非常珍惜它吗?不过是祭祀需要而已;等祭祀完了就把它扔掉,大家散场的时候随意地践踏它,真的是讨厌它吗?不过是祭祀不需要它了而已。

也就是说天地任万物生灭,不去帮助万物,也不去摧毁万物。也就是说《道德经》认为,天地不偏爱任何东西,也许你是盲人,但你有着比常人更敏锐的听觉,也许你是聋子,但是你有着比常人更发达的图像记忆力,也许你是艺术上的失败者,但你在商业上却可能是叱咤风云的精英······天地无仁慈心,无冷酷心,它任由万物自由发展。人们可以“无所住而生其心”,而天地本就无心。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何为道家之圣人?微妙玄通,深不可识。豫兮若冬涉川,犹兮若畏四邻;俨兮其若容,涣兮若冰之将释;敦兮其若朴旷兮其若谷;混兮其若浊;澹兮其若海。此通天彻地之辈。

而儒家的圣人呢?化育人伦者也。孟子云:“圣人,百世之师也。”此正教化人伦之辈,以其有为,似比道家圣人略低一筹也。

天地任万物发展,圣人任百姓生活。自黄帝垂拱而治,汉代黄老并用,生养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此正道家圣人之治理也。因为最高一等的治理天下,是老百姓只知道统治者的存在;次一等的治理,是百姓亲近他赞美他,这是儒家的政治;再次一等的治理,老百姓畏惧他,这是法家的政治;最次一等的治理,百姓轻侮他,这连国家都不能成立,比如14、15世纪的法兰克王国,16、17世纪的德意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

何谓橐龠?橐几叫做橐,竹管叫做龠,指的是冶炼处的风箱。

讲的是这天地之间,不就像是风箱吗?贾谊《鵩鸟赋》就说了“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以天地为炉,以造化为工,一阴阳为炭,以万物为铜,何等天地气象!我们身处茫茫世界中,由此言之,难道就不是一粒尘埃吗?

佛家有个理论,一千个小千世界,叫做“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叫做“大千世界”,而我们身处的世界叫做娑婆世界,是小千世界中的小千世界。娑婆在梵语译为‘堪忍’,意谓这个世界是苦的,而一切众生堪能忍受。何以言之是苦呢?这个世界一切法都是染污的,不清净的。

如同穿新衣服一样是快乐的,但被尘埃染污就生烦恼。又人最喜欢的是发财,可是财发得再多,死时亦带不去。在生时,即使一分钱也算得清清楚楚,没有得到钱时,就想法子去得,没有得到,心里贪求是苦,已得到了,又怕失去,这都是苦,可是你不觉得苦。患得患失,怕得不到,死时一分钱也带不走,你说这是苦?或是乐呢?

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老子说,天地这个风箱啊,发动起来空虚但不会穷竭,而且愈发运动,愈发生生不息。这正是在说,我们都在为自己能够得到的而努力,同时渴望着那遥不可及的未来,这就是我们人类。欲望的流动,让天地不断地进化,愈来愈快,愈来愈快,直到最后发条停不住了——嘭!一声,那可是灭亡啊!

老子告诉我们,孩子啊,放缓点,慢慢走。不要让工作的疯狂,带给你四五十岁累赘的身躯,不要让精神的压力,变成最后歇斯底里的疯狂,回归古典哲人的怀抱吧,写字、吟诗、学画、下棋,在淳朴自然、山毓水秀中,放缓点,慢慢走。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多者,纷纭万物也;言者,政令繁苛也;数者,无尽数字也;穷者,无法穷尽也。

在这无尽天地间,万物也罢,俗令也罢,数字也罢,不可名状之物也罢,只是顺着大道运转而已,其实和人类之意志没有任何关系,那么人何必又要对天地万道的意图妄加揣摩呢?天地无心,大道无情,仙心难测,我们所做的爆裂行为亦不过是加速灭亡而已。

何必多言,何必多情。万物繁衍,人类孳乳,众生陨落,一切不过是天道的运行规律而已。不论你悲伤也好,欢心也罢,他们依旧不眠不息地运转。你说了什么,你不说什么,依旧万法如常。

只是说所当说的,说过便休,不立涯岸。不可多说,不可不说。便是言满天下无口过,才是守中的道理。若如灌夫骂座,祢衡击鼓,终究无补于事,奈何奈何。

佛门高道寒山子常云:“苍天!苍天!”似正可为此章节作一注脚。

《道德经究竟说》第五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大家都理解错了

《道德经究竟说》第五章: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大家都理解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