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

文/过往

 母亲说,我小的时候总不爱穿鞋,整天赤脚走在村里的大街上。只要不划破脚,母亲是不管我穿不穿鞋的.我省下鞋,母亲都有点高兴。

后来上学了,母亲每年都给我做一双新布鞋,过年时穿上。青色面子,雪白的沿条,晃得我眼疼。周身上下只有鞋最新,我感到很不自在。走路的时候我总低着头,不是看鞋,而是不敢看人。那时,我觉得穿半新的布鞋,最惬意了。这种感觉在我看到一双白力士鞋的时候,消失了。那双鞋是穿在我同学的脚上的,也是我们村小学唯一的一双白力士鞋。刚看到的时候,我眼睛一下子拔不出来了。

我整天想着这双鞋,吃不下饭,睡不觉。终于有一天,我和那个同学闹的时候,狠狠地在那双白力士鞋上踩了一脚。那个同学整整哭了一下午,而且一个学期没和我说话,而我却整整高兴了一星期。

初中时我到县城去上,母亲给我买了一双白力士鞋,边上还镶着红色的海绵。我高兴极了,破天荒地每次自己刷鞋。我刷鞋时用力很轻,刷完后我不敢用力挤鞋。我问母亲:是把鞋里的水挤干好呢,还是不挤它,让它自然晾干呢?母亲睁大眼:你傻了,洗衣服不拧干啊!我笑了笑:我一挤它,它变形了怎末办?母亲了一声,眼里掉泪了。

穿破这双心爱的白力士鞋后,母亲再也没有给我买过鞋。我又穿上了母亲做的布鞋,只是这时候垫上了鞋垫。布鞋软,走路多了,鞋垫经常掉出来。我曾经很尴尬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掉在路上的鞋垫捡起来,卷卷装到裤兜里,扬长而去。表面上,我潇洒自如;实际上,我心里流泪。我痛恨布鞋,也不愿意给母亲好脸色。

我上高中了。班里的同学都穿着各种漂亮的鞋子,甚至都穿上了皮鞋。我还穿着母亲自做的布鞋,有一双都漏出了脚趾头。后来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同学,穿一双偏带的黑皮鞋,让我想起了电影里民国时期的女学生。班里的同学有人知道我喜欢她。有一次,她站在门厅里,我从外面进来。我一边偷看她,一边向里走。没想到几个同学突然拥了我一把。我猝不及防,急忙停住,没撞到她身上,脚趾头却从鞋里露了出来。感觉她正红着脸低头。我突然发觉,她好像直盯着我的脚,我也看到了那个从破洞里钻出来的大拇脚趾。我赶紧把它缩到鞋里去,退回来跑开了。

回到宿舍,我把这双鞋扔到了窗外。从此,我老是觉得那个女生盯我的脚趾。我知道那是错觉,但我控制不住。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逼着母亲给我做新鞋。整整一晚,母亲屋里的灯没熄。第二天下午返校的时候,母亲一脸的疲惫,给我的书包里塞了双新布鞋。

后来上了大学,再后来就工作了。我开始穿各式的皮鞋了,可是本来好好的皮鞋,到了我脚上,不出几天,就折得不成样子。母亲说:“你以前一直穿布鞋,鞋面软,没把脚规整好。”我说:“娘,再给我做双布鞋吧,我都长脚气了。”母亲说:“我纳不动鞋底了!”


扫扫二维码,连接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