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配额制将新增2700亿以上新能源电力需求 电网、售电公司将成为责任主体!

11月13日,国家能源局、国家发改委正式下发《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实施方案》,明确按年度实施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并在2020年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要点如下: 

总体目标

2017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受限严重地区弃水弃风弃光状况实现明显缓解。

云南、四川水能利用率力争达到90%左右。甘肃、新疆弃风率降至30%左右,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弃风率降至20%左右。甘肃、新疆弃光率降至20%左右,陕西、青海弃光率力争控制在10%以内。

其它地区风电和光伏发电年利用小时数应达到国家能源局2016年下达的本地区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或弃风率低于10%、弃光率低于5%)。

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内有效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

机制

具备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市场空间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结合跨省跨区输电通道尤其是特高压输电通道能力,积极接纳区外输入可再生能源电力,主动压减本地区燃煤发电,为扩大可再生能源利用腾出市场空间。

各类电力相关市场主体共同承担促进可再生能源利用的责任,各省级电网企业及其他地方电网企业、配售电企业(含社会资本投资的增量配电网企业、自备电厂)负责完成本供电区域内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电力生产企业的发电装机和年发电量构成应达到规定的可再生能源比重要求。

《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及考核办法》另行发布。

省级电力运行管理部门在编制年度优先发电、优先购电计划时,要预留规划内可再生能源发电保障性收购电量,并会同能源管理部门做好可再生能源发电保障性收购与电力市场化交易的衔接。

在国家核定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的地区,对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之外的可再生能源电量,鼓励通过市场化交易促进消纳利用。

有关地区要尽快取消跨省跨区可再生能源电力交易送受端不合理的限价规定,支持可再生能源电力提高市场竞争力。

电网

优先建设以输送可再生能源为主且受端地区具有消纳市场空间的输电通道。充分利用已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输送可再生能源电力并提高运行水平。

研究提高可再生能源电力输送能力的技术措施,加快柔性直流输电技术研究与应用,积极推进张家口可再生能源电力柔性直流输电示范工程。

2017年,“三北”地区投产晋北至南京、酒泉至湖南、锡盟至泰州、扎鲁特-青州直流输电工程,西南地区投产川渝第三通道。

2018年,“三北”地区投产准东-皖南、上海庙至山东直流输电工程,西南地区投产滇西北-广东直流输电工程。

“十三五”后期加快推进四川水电第四回外送输电通道以及乌东德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和金沙江上游水电外送输电通道建设。

研究提高哈密一郑州、酒泉一湖南等以输送可再生能源为主要功能的特高压输电通道输送能力。

尽快形成适应可再生能源电力特性的调度运行体系,出台节能低碳电力调度办法。

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等电网企业要联合共享相关信息,形成全国性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发输用监测调配平台。

充分发挥省际联络线互济作用,完善省级电网企业间调度协调和资源共享,建立省际调峰资源和备用的共享机制,充分利用跨省跨区输电通道开展送端地区与受端地区调峰资源互济。

因地制宜开展跨区跨流域的风光水火联合调度运行,实现多种能源发电互补平衡。

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等先进技术,开展流域综合监测,建立以水电为主的西南调度监控模型,实现跨流域跨区域的统筹优化调度以及四川和云南等周边省区的水电枯平丰调节。

加快微电网、储能、智慧能源、新型调相机等关键技术攻关和应用。

充分挖掘现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输送能力,在满足系统运行安全、受端地区用电需求的前提下,减少网络冗余,提高线路运行效率和管理水平,对可再生能源电力实际输送情况开展监测评估。

充分利用已有跨省跨区输电通道优先输送水电、风电和太阳能发电。

在进行一定周期的监测评估基础上,明确可再生能源电力与煤电联合外送输电通道中可再生能源占总输送电量的比重指标。

电源

可再生能源弃电严重地区要切实完成2017年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任务。

根据电力供需形势变化,继续做好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后续任务分解,确保2020年全国投产煤电装机控制在11亿千瓦以内。

坚持集中式与分布式并举,统筹可再生能源电力开发建设与市场消纳,积极支持中东部分散资源的开发,合理把握限电严重地区可再生能源电力发展节奏,督促各地区严格执行风电、光伏发电投资监测预警机制。

实行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预警机制,国家能源局对各地区年度可再生能源电力限电情况进行评估,在确保限电比例下降的前提下合理确定年度新增建设规模。

充分发挥龙头水库作用,提高西南水电流域梯级水电站的调节能力,加快建设雅砻江两河口、大渡河双江口水电站。

在统筹考虑金沙江中游龙盘水电站涉及少数民族、文化保护和生态环保问题的基础上,积极推进相关前期工作。

2017年,“三北”地区开展1635万千瓦火电灵活性示范项目改造,增加系统调峰能力480万千瓦,并继续扩大火电机组灵活性改造范围,大幅提升火电调峰能力。

认定一批火电机组作为可再生能源消纳调峰机组,在试点示范的基础上,落实火电机组深度调峰补偿机制,调动火电机组调峰积极性。

按照经济技术合理原则,“十三五”期间开工抽水蓄能电站共计约6000万千瓦,其中“三北”地区约2800万千瓦。

在华北、华东、南方等地区建设一批天然气调峰电站,新增装机500万千瓦以上。

消纳

合理引导自备电厂履行社会责任,参与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并通过市场化手段对调峰成本给予经济补偿,使其在可再生能源电力限电时段积极主动压减发电出力。

同时,充分发挥政府宏观调控作用,采取统筹管理、市场交易和加强监管相结合的措施,深入挖掘自备电厂调峰潜力,有效促进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

有关省级电网企业要制定企业自备电厂参与系统调峰的技术方案,在有关省级政府的支持下将自备电厂纳入电网统一调度运行。

新疆、甘肃要把企业自备电厂减少出力、参与系统调峰作为解决其严重弃风弃光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

鼓励各地区组织建设可再生能源消纳产业示范区,促进可再生能源电力就近利用。

结合增量配电网改革试点,扩大可再生能源电力消费,积极开展新能源微电网建设,鼓励发展以消纳可再生能源等清洁能源为主的微电网、局域网、能源互联网等新模式,提高可再生能源、分布式电源接入及消纳能力,推动可再生能源分布式发电发展。

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试点,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在同一配电网内通过市场化交易实现就近消纳。

鼓励可再生能源富集地区布局建设的电力制氢、大数据中心、云计算中心、电动汽车及配套设施等优先消纳可再生能源电力。

重点在居民采暖、生产制造、交通运输、电力供应与消费四个领域,试点或推广电采暖、各类热泵、工业电锅炉(窑炉)、农业电排灌、船舶岸电、机场桥载设备、电蓄能调峰等电力消纳和利用设施。

“十三五”期间全国实现电能替代电量4500亿千瓦时。

挖掘电力需求侧管理潜力,建立需求侧参与市场化辅助服务补偿机制,培育灵活用电负荷,引导负荷跟随系统出力调整,有效减少弃电率。

鼓励出台促进可中断、可调节的负荷政策,适当拉大峰谷差价,提高用户消纳可再生能源电力的积极性。

加快推广综合性储能应用,加快推进电动汽车智能充放电和灵活负荷控制,提升需求侧对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响应能力。

发挥电能负荷集成商作用,整合分散需求响应资源,建立用于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的虚拟电厂。

在风能、太阳能和水能资源富集地区,积极推进各种类型电供热替代燃煤供热。

推广碳晶、石墨烯发热器件、电热膜等分散式电供暖,重点利用低谷电力发展集中电供热,鼓励建设具备蓄热功能的电供热设施,因地制宜推广可再生能源电力与地热能、生物质能、太阳能结合的综合性绿色供热系统。

鼓励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电力富集地区开展可再生能源电力供暖专项交易,实现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与北方地区清洁供暖相互促进。

市场与政策

围绕日内分时电价形成机制,启动南方(以广东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东、福建、四川、甘肃等第一批电力现货市场试点,逐步构建中长期交易与现货市场相结合的电力市场体系。

在电力市场机制设计和交易规则制定中,要将共同承担可再生能源利用责任作为重要内容。

总结东北电力辅助服务试点经验,完善电力调峰辅助服务补偿机制,建立风光水火协调运行的激励机制。

充分衔接发用电计划有序放开与可再生能源发电保障性收购机制,有序放开省级区域内发用电计划及用户和售电企业的省外购电权,组织电力企业拓展合同电量转让交易,丰富电力市场建设过渡阶段的交易品种。

研究电力受端市场激励政策。研究做好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与碳排放、节能减排、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等各种考核政策的衔接。

积极开展上网侧峰谷分时电价试点和可再生能源就近消纳输配电价试点,鼓励各类用户消纳可再生能源电量。

抓紧对跨省跨区输电工程开展成本监审和重新核定输电价格,在发电计划完全放开前,允许对超计划增量送电输电价格进行动态调整。

抓紧完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输配电价格,加强对各地区输配电价日常监管,并指导个别地区适时合理调整输配电价结构,允许在监管周期内保持电价整体水平不变情况下,动态调整各电压等级输电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