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猫

       今天换了一个满是龙猫的被套,想起在我家待了10年的猫,陪伴了我整个童年。我喜欢它,所以我的初中同学给我起个花名叫做猫猫我一点都不生气,甚至有些开心。但是我只喜欢它,不是喜欢所有的猫,所以我不会再养猫,因为那都不是它。我会买一些跟猫有关的东西,以此来想念它。我没有给它取特别的名字,虽然我家的狗有个矫情的名字“阿娇”,那是我爸取的。或许是因为没有名字的关系,它比我家养的任何动物寿命都要长,它在我家待了十年。它走的时候没有跟我打招呼,只知道带着它最后的一窝崽,后来就再也没见它。它的离开很简单很随性,就像一个久居的老友离开了,有点感伤,有点祝福。不过也因为这样,让我没有生离死别的悲伤,只是会想它。

        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阴天,我妈从娟娟奶奶家带回来一只小小猫,浑身麻色,一双圆黑的大眼睛,煞是可爱。刚来家里的时候很不适应,经常躲起来。我最喜欢看它生气和戒备的时候,背部高高的隆起,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仿佛一只小狮子般捍卫自己!特别是跟“阿娇”打架的时候,它用它的爪子挠阿娇的鼻子,阿娇都会有被它打败。

      我会经常抱它,把手放进它毛茸茸的腹部,把它竖起来的耳朵向外翻,它就懒懒的躺在我的大腿上,安然的享受我的抚摸。

      我很幸运我的童年里有这样一只猫陪着我,做我的朋友。我跟我的猫有很多故事,却又都是很日常的陪伴。它是温暖的,教会我温和;它是慵懒的,教会我洒脱;它是自由的,教会我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