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制唠叨的妙方

克制唠叨的妙方
  作者:吴淡如
  这是个真实事件,也是一场人间闹剧:美国有个叫比尔的男人,为了让妻子不再唠叨,装聋作哑了七年。
 
  和所有甜蜜的情人一样,比尔和蒂娜因相爱而结婚,然而随着时光推移,蒂娜从一位含羞带怯的少女,变成一个嗓门大、爱唠叨的老婆,只要她一唠起叨来,没有人能在她的话中插入一个逗点。比尔为此深感痛苦,有一天他逮到机会,决定开一个大玩笑:他服务的工厂发生了爆炸事件后,比尔和同事们串通好,假装他丧失了听力,一回家就装聋作哑。
  七年来,他们的夫妻关系变好了,反正比尔听不见,蒂娜的唠叨有什么用?夫妻关系又变得亲密起来。
  直到某一天,比尔在看棒球赛时看得太激动,忘情地和看台上另一位支持敌队的观众对骂了一句,蒂娜才发现了自己受骗的事实,一怒之下,搬出家门,要求和丈夫离婚。
  这对欢喜冤家到底有没有分手?我并不知情。只因妻子唠叨,丈夫出此下策,七年拒不用言语沟通,虽然有点卑鄙,也是其情可悯。同居一个屋檐下的人无可抑止的唠叨,确实是魔音传脑,令人望家门而生惧。
  然而,爱唠叨的人却往往浑然不觉,自己哪有那么可怕?他们往往觉得自己爱念是有道理的。不是觉得对方笨到让自己不放心,就是得不到对方的关心,只有用声东击西的方法来索爱,唠叨了老半天,真正的愿望却始终锁在坚硬的铁盒子里。
  朋友间如果有人嫌自己的老婆唠叨,我们常会用一种充满怀疑的口吻对他说:“咦,是不是因为她欲求不满啊?”
  这当然是开玩笑,但其中也还是有点道理。虽然缺乏国际认可的统计数字以资证明,婚后的女人太唠叨,往往还真的和男人的“能力”——关爱的能力有关系。这一对夫妻,必然沟通不良,或根本没有想过要好好沟通。
  要不然,为什么有人要那么唠叨?唠叨的成因,就在于:说一遍怕你听不见,那就说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直到你听见。念久了,就养成了习惯,自己也没法控制。
  唠叨很难应付,除非你打算放弃这一分关系,逃走只会让情况恶化。有个老公试着硬头皮装出笑脸来面对:“亲爱的,你不需要这么操心嘛,来,我把你的需要白纸黑字写下来!”
  “白纸黑字”的政策奏效,妻子感觉自己的声音被听到了,只要用这一招,她便不再喋喋不休。
  唠叨的人也该有些自觉,喋喋不休是令人讨厌的。而且说越多遍,话的边际效益会递减,人家也会习惯不要听见,以策安全,可不要为唠叨找借口,干脆也回敬以白纸黑字——当你忽然不再噜苏下去,别人反而会听见你的声音;无声胜有声,是以退为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