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壶


“宗亚造玉摘檀木把金壶”以92万元的成交价位列嘉德四季拍卖会汤沸臻品专场首位。

 此件宗亚造金壶造型端庄圆润,线条流畅。壶身以腰线分割为上下两半。上端质地粗粝,槌痕斑斑洒洒,无序无形;下端光滑细腻,没有半点雕琢痕迹。壶嘴造型遒劲挺拔,打磨精细。翠玉摘纽、檀木提梁与雕刻于壶身上的樱花图案,更为这件富贵华丽的作品平添了雅致的气息。整件壶将不同材质搭配得恰到好处,不同质感的对比,别具一格。

日本几何纹镂空钮提梁金壶,镂的漂亮。

石黑光南一世造 霰打金壶

金壶造型饱满、敦实。弯流嘴,半弧提梁,平盖,光洁莹润,与霰打壶身形成视觉对比。摘纽精雕一枚含苞待放的花蕾,娇媚可爱。纵观整件作品,雅致的流线设计,光华夺目的纯金质地,无不彰显其高贵典雅的品质。

该壶体现了日本近代精良的手工金作技法。身饰以乳丁,上覆有盖,盖顶装饰竹节钮,流部突出且长,并配以提梁,整壶工艺精湛,权衡合度,造型精美,此件金壶作为观赏用的艺术品,具有极高艺术观赏价值,极为精致.

大正至昭和期心经金壶

光南造 纯金玉霰茶具一组
(纯金急须一把,一大一小杯、盖两组,总重1046g;18k金茶托两客,总重183g)

此组纯金玉霰茶具工艺复杂独特,传承之人至今寥寥无几。“玉霰”是日本传统锻造工艺中最难的技法,一件“玉霰”工艺品的珠粒数量至少有3000,多的则达7000粒,大小变化有5至6种。石黑光南先生是当代为数不多的传统锻造工艺家中的大师,师从光南一世,继承至今有400多年历史的“玉霰”技法。由于“玉霰”工艺的细致严谨,为提高注意力,光南先生往往在夜深人静之时进行槌打敲作,隽永的古朴之声回响在寂静的作坊,凝结着工艺家的汗水和灵魂,创造出一件件传世珍品。

织金壶

黑川荣勝造蓬莱金釜”该釜已经一百余年,于日本明治时期为天皇所造,造型饱满、敦厚端庄大气,摘钮为精巧的灵芝,两耳为仙鹤造型,釜内有响片,挂纯金环。

20世纪(日本) 金壶

金壶形製源自“唐瓶”,罐状壶身,上覆有盖,流部突出,并配以提梁,起初原本用於传统茶道。现今日本茶道仍多采用相似形製的老银壶和铜壶煎茶。此件金壶作为观赏用的艺术品,具有较高艺术价值,壶身遍饰乳钉纹,盖顶装莲花钮,莲花含苞待放,极为精致,壶底有“纯金”款。该壶表现了20世纪日本精良的手工金作技法。

石川光—霰雾花摘钮金壶


此芳久作纯金釜为典型江户时代作品,整体造型优雅大方、奢华高贵,继承了“芳”流派的精髓。釜身及盖满布金霰,排列有序,两侧龙头提手及盖上菊花提钮表明此釜专为皇室贵族而造。“ ”记号为日本金制品中最高等级,而此件金釜底部亦刻有此记号,由此表明本品是日本金制品中的翘楚,也是难得一见的茶道精品。

北村静香,日本金工名家,年少之时便拜名师真锅。『一块造』即指成器靠捶打数遍一体成型,整块金银经千锤百炼方可成器,打制过程中不经任何熔接,灌模等,单仅仅通过锤打完成制品。其制造难度可想而知。当世之上,恐持此技术之人屈指可数,更为可贵之处。此只纯金壶,从柄到摘,从壶流到器身,处处别具匠心,此件纯金壶亦不例外。打制过程中使用北村静香特有打出技法,再施以巧妙构思,使得此款纯金壶绝无二样,器型整体细致高贵,无处不流露处淡雅唯美的气息,正因如此才更备受藏家喜爱。

纯金 山崎谨制。 重772g 山崎堂号最早创始于江户期, 总店位于东京银座,因其手工艺精湛,专为皇室打制各类金银器具,此把纯金壶,花苞为摘,通体雾霰纹。华丽质感,自然流露。器身宽口阔腹,整器柿型,造型雅致,且壶身内侧附樱型响片,与盖钮形成此起彼伏之感,设计巧妙令人称奇。

北村静香造翠摘金壶

为一整块金板敲打而成。与普通金银壶不同,该壶连壶嘴与壶身的连接处都没有接口,显出其工艺的精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