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未央,经年未忘。

流年未央,经年未忘

站在光阴的此岸,我乞求彼苍,让我站在离你最近的处所,哪怕只能是痴痴地守望。倾尽今生年光光阴,若你安好,即是明丽的春季。犹忆经年,暖和的歌声从不知名的处所传来,滋养着我薄凉的内心,解救着我曾荒谬不胜的光阴。喜好你温顺的声响,仿佛幸运的梦话,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你,时光似乎于霎时凝结,定格,一眼即是永久。人人间百媚千红,唯你是我情之所钟。

流年未央,经年未忘 。那一段斑斓情缘,漫过蔚蓝的天,倒映出你的容颜,收录我们的呢喃和誓词,见证我和你的浪漫与缠绵。掬一捧月光,自力断桥旁,醉酒西湖水上,一缕情丝轻漾。想着你危坐小轩窗的容貌,画眉着红装,我便会嘴角轻扬 。清荷遍水池,诗墨文飘香,水泽芙蓉弄花香。举剑问天,同它借三寸地狱,再与你执手诉情长,红袖潋添香,共舞一曲地久天长,配合记着昔时重逢的青石雨巷 。

江南雨巷的烟雨柔情,沁幽烟雨,涌动的是湿淋淋的情怀,沿着那些深深浅浅的足迹,承载着千年无尽的相思,将一枕暖和轻揽入梦。梦中,有你我钟爱的江南小曲,有皓月当空,我们一同把盏清欢 、诗酒趁光阴的安恬与诗意。缠绵的夜色,微醺了光阴的沉香,本来这颗看破人间百态的心,起伏跌宕。夜凉如水,灯火摇摆,你的魅力倩影势不可挡。适意的脸庞,晕染了流光,把我的怀念拉的好长好长,循着风的目标,寻找那熟习的眸光。我为这痴狂,慈善的佛都不愿包涵,说我是浪费一世时光。由于我晓得,她,说过,要我循着风的目标去找她,陪她一同,看细水流长,青丝染白霜。随天长地久,伴地老天荒,去根究爱的广大。让爱,在每根雨丝里绵长,在每朵雪花里绽放……

江南的烟雨,由于有你,统统皆成了别样的芳香,如冬日暖阳,一念即暖。纵是隔着光阴的轩窗,依旧能瞥见你的脸庞,依然是那样的明晰,那样的美妙。天长地久,依旧是山清水秀的阴暗。碰见你的时节,是细雨如丝的春季,今生愿为你:上天裁云为纸,横空挥墨,培一枝春,不再光阴蹉跎。

那花香洋溢的情田,有我初涉尘人间最美的梦境。一段年老的情素,映照万里国土,幽香浮动,秦关回梦。一支含情的墨笔,爱到荼縻。夜夜突入我梦中的你,留下了春暖花开的甘美,成为我性命空缺里的一处留笔,织就了小巧影象,渗透着伟大生存的点点滴滴。花开又是一季,这阅历过风雨浸礼的奇缘,又可否有一个完满的终局?等待千年的爱恋,风雨不惧,每段因果都是宿世调换。今生,又可否与你共谱一世琴瑟之传奇?我,为了这个传奇而痴迷,执起手中素笔,即是春夏秋冬别样的旖旎,甘之如饴。

江南的烟雨,却怎样也唤不回锦年时的尘香。梦里梦外的考虑,琴瑟未央,是我此世今生难以割舍的诗行。刹那间惊鸿的心动,却又那样难以遗忘,男子尚能够每到夜深人静时眼泪决堤,而我呢?没有这个权益。

都歆羡江南烟雨,这贫贱温顺之地。素月如玉,光晕不即不离,幽雅满意,几佳人与佳人在此扑灭天地间万千诗意!可这烟雨里,又有几痴男怨女的眼泪与相思,和着星际的烟花,一同凋谢。文字里的山川那样奇丽,字里是不老的传奇,字外是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温软的你,是耐久的回想。在诗意江南的花园中,折取一枝春赠送你。柔情似水的你,安之若素的你,正配这地久天长的美景,流转的诗意。幽梦茗曲,摇摆着绝世的梵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