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枪自由的美国为什么却频频枪击案?

5号的美国德州(注意是美国!因为…当编辑戳我的时候,筠蛋第一想到了扒鸡,第二想到了扑克),再次以枪击案的问题上了新闻,别说美国人,就连中国人都习惯了。只是经常发生在公共场所、甚至是学校的枪击问题,都是无辜的人命丧枪下,如果亲身代入到这些可怜人的家庭中,就更是觉得异常心碎。我曾问过在美国读书的同学,对美国的枪击问题频发有什么感觉,她说第一次吓得要死,后来遇的多了,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只是躲在桌子底下的时候,灰常想念中国的治安状况……其实能出现在我们中国新闻上的枪击案,就一定是大案了,像那种打死打伤几个人的小案,在美国还有很多。


那么美国作为世界上最为著名的持枪合法的国家,为什么美国人就允许这么危险的武器在社会上流通呢?枪支问题如此严重,为什么年复一年没有什么解决,以自由民主著称的美利坚,广大人民怎么就没能支持控枪呢?是哪些人真正操控着美国的持枪问题?


这些问题不是一句“西方的空气是甜的”神马的讽刺就解释得了的。接下来筠蛋就给大家梳理一下美国持枪自由的历史渊源、以及星条旗覆盖下的国土对于枪支暴力问题也是深深的无奈。


17世纪初,五月花号载着欧洲的移民来到这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第一批来到美国的人是在欧洲因为种种原因混不下去的,虽然其中不乏优秀的人士,但是这些人到达美洲——当时依然是未开化的蛮夷之地,任何“讲道理”的事情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唯一的道理就是最原始暴力,谁拥有武器,谁拥有力量,谁才能生存下去。故而,早期的美国人将枪械作为自己不可分割的部分,与他们的历史和奋斗紧紧联系在一起。许多年之后,枪支对于这个移民国家来说,不仅仅是一种护身的工具,更是一种情怀和文化。


而意味着美国诞生的独立战争也与持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当时打算独立的北美十三州靠的是自己配枪的民兵队伍组织起来,和英国宗主国抗衡的,虽然还有来自国际上的支持,但是那些见风使舵的欧洲国家要不是看在北美力量不容小觑的份上,也可能伸出援手。所以,民众持枪被当时的政治家、统治者看成是一种必要的权利,美国靠此崛起,这也是美国人应该保持的传统。比如说在今天一些少数民族会有随身带刀的习惯也被允许(我们学校以前就有),依据大概就是一种文化和习俗的尊重……吧……虽然这让我们这些周边群众感到有点战栗……


持枪证

来自欧洲的移民,对于“不民主的”“不公平的”有着极其深刻的惨痛回忆和敏感点,因为他们大都是受到过欧洲本土专制(尤其是宗教专制)之苦,在离开欧洲的时候就对于专制和压迫性的国家恨之入骨,发誓要建立“灵魂自由”的一片新土地。想想吧,敢在当时那个相当不发达的时候背井离乡出来冒险,这些人绝对不是软弱妥协之辈,他们在这里践行了当初的誓言,首先就是要最大程度捍卫民众的绝对自由、民主、公民权,政府只是一个工作部门,一旦社会、政府、法院无法给你公平的时候,“你可以用自己手中的枪来实现”(《美国危机》,一本思想政治专著,不是电影台词)。这种思想刻入到最初在这片土地上奋斗的每个美国人心中,当然包括那些建国和起草法律的先贤们。


这就说到了美国持枪合法性最大的靠山——宪法第二修正案。1789年美国第一届国会召开,1791年,美国的十条修正案由杰斐逊等人起草、提交国会讨论后获得批准,共同构成了美国宪法“权利法案”的前10条。宪法第一修正案内容是言论、出版、信仰等自由,而紧随其后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原文内容就是“人民持有并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容侵犯”,当然,历史时代不同了,对于第二修正案的解读也大不相同,但是支持持枪合法的人群一直都将这条法律作为最大的挡箭牌,强调“每一个个体都应该有权利去捍卫上帝所赋予的阻止被侵犯的利益。”而这个阻止被侵犯,当然可以用枪械来捍卫。本来法律的解读就是很活泛的,自古以来、从东到西都是如此。


资料图: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

因此,最早的美国持枪合法规定,是有足够的历史渊源,在17世纪封建与资本主义交汇、近代转型的大背景之下,欧洲的进步分子对于“权利、自由”有着一种近乎偏执的执念和敏感,在今天回过头来看,我们必须承认有一些思想过分强调个人主义,但是那是那个时代的特殊产物,持枪合法便是如此,当它被视为一种个人自由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时候,有可能引起的危险性就被忽略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民众持枪不仅对美国独立战争,之后的西进运动、南北战争,都因为民众的武装自发参与而获得成功,美国的历史与枪支密不可分,习惯这个东西实在不好更改,持枪,已经在星条旗飘扬下的土地上深入人心。


但是历史毕竟是历史,今天的美国,持枪带来了相关的严重犯罪问题,社会治安受到威胁,为什么还不解决呢?我的美国留学同学告诉我,她身边的人,基本上都反对持枪自由,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以民主自称的美国,还一直没有控枪的巨大进展。


(我想,大概是她周围的人都代表另一部分势力吧,那些支持枪支合法的利益群体,她根本接触不到。美国的政治自然也会遇到难以解决的复杂的桎梏,说不清的党派之争、利益纠纷导致枪支的巨大问题长时间不好解决。)

民主党和共和党对于枪支问题的主张各持态度,民主党主张对于枪支公开管控,而共和党则坚持持枪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同党派的倾向、在国会的影响力不同都会导致美国对于控枪问题政策发生改变,然而就是在民主党管控比较强势的时候,也难以出现有大力度的进步。因为除了联邦政府的博弈,各州政府的自主性也导致形形色色的条文和反应给枪支问题带来麻烦,美国的各个州可不像我们国家的省,中央一声令下小镇都迅速集合,美国的各州有着很强的自主性,自己有自己的法律,有自己的方向,虽然受联邦政府的制约,但是这个制约力度并不大,各地区可以最大限度保留和传承本地区的独特性,因地制宜搞发展,但是也有可能联邦法律下来在地方上就是一纸空文。而枪支的管理问题,更是各地有各地的习惯,东北部管控比较严格,而南部和西南部——比如说我们经常看见的德州——管控比较松,在一个管理比较松懈的地区很容易就能买到枪,在一些保守、传统使用枪支的地区,尤其是本土的男性中间,更是对枪支有着难以磨灭的依赖。所以,即使有人、有很多人有这个想法,联邦政府管控枪支也是一个相当漫长而棘手的问题。

除了政治上的博弈,还有利益集团在背后的推动。美国步枪协会是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支持强制合法的组织,简称是NRA,关注美国新闻的盆友英国会听过这个组织。其成员很多是在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士,还有大量的枪支制造商、销售商,他们当然支持持枪在美国合法,而且影响举足轻重,宣传发展资金雄厚!为了达到目的,这些成员紧紧围绕在第二修正案所提出的“自由”“权利”主题之下,主要宣传“伤人的不是枪,而是人”“我们应该相信美国”等等听起来好像还挺有道理的话,有极其广的人脉资源和宣传途径左右公众舆论,甚至进一步影响政治选举和立法通过,2013年4月,美国国会参议院以微弱投票的差距结果否决了奥巴马总统提出的控枪议案,这次投票NRA明显施加了巨大压力,作为总统的奥巴马感到气愤而更多的是无力,他公开指责和抱怨“很多议员畏惧NRA。”不过我没有切身体会过美国社会这样的组织的影响力究竟有多大,如果有体会的盆友可以留言讨论一下~


因此,历史传统、巨大的利益关系网、经济的纠纷和政治的博弈使得控枪问题是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硬骨头,除非美国政府拿出极大的决心和强硬力度来管制这一问题。然而目前的社会犯罪情况值得这样大力度的重锤吗?会不会再引起更加严重的社会矛盾?这……就不是筠蛋这样朴实的村民替白宫操心的事情了……


生命诚可贵,祝你平安。希望不要再看到这样的新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