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挑战》复播让人笑着泪崩,这就是国内最佳真人秀本来的样子

​​纳兰惊梦/文

上周《极限挑战》的复播,给观众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不是因为它疑似告别的基调,更是它在一众综艺还在挖空心思逗你玩的时候,它却悄然不经意间用幽默而不失深沉的方式完成了有关于生命与爱的交接。同时,它亦证明了这档“向死而生”的真人秀之所以被推崇为国内最佳真人秀的原因。

​第十期节目之所以在播出后引发泪目一片,当真是因为节目触发了观众对于“父亲”这个角色的情感共鸣。值得注意的是,极限男人帮里除了张艺兴以外,其他五个人都是70年代生人,恰是处于“中年男人”倍感压力山大的年龄段——事业压力、家庭压力、心理压力、人际压力,如排山倒海般的扑来。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期节目中,截止到找工作那一段的节目色调和气氛无疑都是欢快和明亮的:无论是校园里的复古舞会,充满文艺气息的诗歌朗诵,放荡不羁的吉他弹唱,乃至在万人过独木桥抢工作的时候,男人帮洋溢着的都是活力、憧憬与希望——那个时候他们还未曾为人父,那个时候他们也未曾为人夫,他们对心上人有如诗歌般的浪漫,远远还未曾经历生活的无奈。

​对于男人而言,“人到中年”是个一言难尽的话题。所以当厂长宣布搪瓷厂破产,极限男人帮下岗的时候,这些“中年男人”们的酸甜苦辣才刚刚开始,除了一个不饿全家吃饱的单身狗罗志祥以外,无论是黄磊还是黄渤亦或者孙红雷,都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黄渤离异单身独自带娃,女儿心心念念想买架钢琴,就差一百块钱。而这一百块钱,恰恰正是黄渤领到的最后一个月工资;孙红雷的双胞胎偷偷报了舞蹈班,两百块钱的学费没着落,即便算上孙红雷刚拿到的工资仍有缺口;黄磊家的孩子没学上的窘境,学费同样缺口——这恐怕是那一代人所有的集体记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每一样开支都是足以焦头烂额,在老婆怨孩子闹的当时,谁又知道父亲所承受的压力呢?

​至于最后一段的时间桥,更俨然有种蒙太奇式的象征意义。在这段桥上,你来不及参与父亲的过去,父亲也无法陪你走到最终的目的地,你们能够并肩走过的路程,不过就是那么有限的一段。人生旅途的上车与下车,谁都无法预料,当真的发现你身边人不在的时候,已经都是回不到的过去。

​也难怪太多的观众说,这是段走着走着就让人泪崩的片段。就算所有人知道这不过是场真人秀,但当王迅第一个被叫停的时候,依旧有别样的东西忍不住从眼眶中偷跑出来。当孩子们还是嘻嘻哈哈不理解“离去”含义的时候,又有多少人在电视机前面无法自抑呢?

​这似乎是集非典型的《极限挑战》,没有太多的烧脑,没有太多的意想不到,没有太多的使坏,也没有过多的反转,但它依旧给我们的心头重重一击。看过这一期以后,你就会懂得《极限挑战》“国内最佳”的名头并非谬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