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

说到推理能力高手,神探夏洛克·福尔摩斯说第二,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他缜密的思维、丰富的知识、和敏锐的双眼都是他破案的必备。

在作者柯南·道尔(Conan Doyle)的笔下,这位顶级私家侦探的每一次推理都让人目瞪口呆。自从英国 BBC 的《神探夏洛克》播出后,热情的观众就开始亲切地称他为“卷福”。

可是,我们视觉看到的都是一样的东西。那为什么夏洛克只要看一眼,就能发现如此多的信息,可我们却不行?

作为卷福的好搭档,华生的世界观一次次被卷福的惊人推理颠覆着。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卷福时的场景吗?卷福只是看了华生一眼就说出了他的身世,并且在华生的追问下说出了他的推理。让我们看《神探夏洛克》的片段回顾一下。

卷福的推理让华生哑口无言。这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竟然知道这么多关于自己的事情,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们的视觉来自于视网膜,视网膜里有大概 1 亿个神经元。当视网膜接收到图像后,它需要把图像通过 1200 万个轴突送到大脑,然后我们才能看到信息。每个人的眼球都是这么运转的,不论是你、我,还是卷福。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是的,人与人最基本的生理构造没有任何区别,我们视网膜看到的都是一样的东西。那么为什么夏洛克只要看一眼,就能发现如此多的信息,可我们却不行?

这其中的秘密就是洞察力(Visual Intelligence)。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简单来说,洞察力就是看透事情的表象,看到它的本质。就像卷福的推理一样,别人看到华生手腕皮肤的颜色差可能只会认为华生喜欢户外,但福尔摩斯却能推断出更深层的可能性。

可看到这儿,你可能会说:“很多时候这种能力都是天赋,我们肯本不可能学得来。”确实,很多艺术家的洞察力天生就很敏锐。但是《洞察力:增强你的视觉、改变人生(Visual Intelligence)》的作者艾米·赫尔曼就要告诉你,洞察力是可以被培养的。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艾米是谁?她是美国洞察的艺术(Art of Perception)创始人。国际关系本科、艺术史硕士、法律博士,她的课程就是通过观察艺术作品,从而提高人们的洞察力。

美国的部队和警局特别需要她这样的人才。案件分析、部队出动、都需要警察敏锐的洞察力来排除危机,找到真相。她的客户包括美国国防部、FBI、CIA、纽约警视厅、伦敦警视厅等等。她的任务就是让人人都能拥有福尔摩斯般的洞察力。

不寻常的是,她的训练方法不是做视力训练、不是做脑力训练、也不是知识背诵。而是:观察艺术作品!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

好多人可能就问了,为什么要看这些老掉牙的画?我们去大街上看人,分析人不是更好吗?

艾米说,你当然可以走在一条忙碌的街上观察人,可是你还没收集什么信息人家就走远了,而且你还不能确认你分析出的结论对不对。艺术品就不一样了,它就在那儿待着,哪里都不去。而且旁边还有解说,帮你确认你的思绪。

在艾米看来,观察艺术作品主要是为了洞察以下三个方面:

1. 看到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2. 发现本应存在却缺失的;

3. 看到真正重要的东西。

而为了从艺术品种中看到富有洞察力的内容,艾米提供了以下这套方法论:看清每个作品要表达的以下四样东西:谁、什么、哪里、何时(who, what, where, when),她把这归纳为“阐释事实四要素”。

这么空口说有些抽象,下面我们就来一起读读经典艺术作品,来做一下“阐释事实四要素”的训练吧!看看经典画作,练习洞察力,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呢。

只阐述事实:四要素

在我们看一幅画的时候,我们需要看到什么?

当我们观察事物的时候,要问自己四个问题:who, what, where, when。让我们用下面这幅画来练习: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

1. Who(人物)

画中的主人公是谁?一个孤身的女人。再仔细看看,画里还有别人么?玻璃没有其他人的倒影,她是一个人。

还有其他关于这个女人的信息吗?她单身还是已婚?我们无法分辨,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们应该如何形容这个女人?她看起来是个白种人,身材不像未成年,但脸上也没皱纹,所以大概二十到四十岁左右。

她多高?根据桌子椅子的比例来看,应该是正常身高。她多重?虽然她的大衣很厚,但是我们可以从手指、脖子、和腿看出她应该是正常体重,也可能偏瘦。

她的穿着如何?一个人的着装隐藏着很多信息。她戴了一个黄色的帽子,左侧有樱桃饰品点缀,两边帽檐向下耷拉。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帽子?

如果我在网上搜索“女人的帽子”,会有 6900 万个结果,如果我搜索“女人的帽子耷拉帽檐”就会缩减到 3000 万个结果,前几个链接会告诉我这是一种钟形女帽。搜索”钟形女帽“会告诉我们,这个帽子 1908 年被发明,在 1920 年开始流行。

她双唇紧闭,眼睛盯着没有戴手套的右手拿的杯子。她为什么只戴了一支手套?她在遮掩她的左手吗?左手有伤疤、污渍、或者结婚戒指?

杯子里装的是什么?咖啡?你如何确认?因为杯子不是玻璃杯,所以我们可以推断喝的是热饮。热饮有什么?咖啡、茶、热巧克力。然而杯子里没有热巧克力通常会放的奶油,也没有茶包。所以咖啡是一个好的猜测,但是不能确定是事实。

2. What(发生了什么)

画中发生了什么?正在发生什么?这幅画很简单:一个女人拿着杯子坐在桌子旁,身旁没有别人。她视线朝下,双嘴紧闭。她面前还有一个空盘子,说明她已经吃掉了什么东西,所以可能已经坐了有一段时间。

3. When(时间)

这幅画画的是什么年代?通过帽子我们知道应该是 1920 年左右。而深层的调查会指出,在 1928 年,帽子的帽檐不是被去掉了就是改向上翘了,所以年份大概在 1920 到 1928 年之间。

主人公的大衣告诉我们天气并不暖和。可她精致的帽子并不是很保暖,所以绝对不会是寒冬,可能是个秋天或者寒冷的早春。

现在几点?外面天已经黑了,可是到底是什么时间?冬天 5 点天就黑,一直到早上7点,所以应该在这 14 小时以内。画中还有那些其他信息?看看窗外,路灯都没有亮,只有店内顶灯的反光。所以要么这是一个三更天、要么是个人烟稀少的小镇。

4. Where(地点)

最终,我们来分析一下地点,这个女人在哪里?我们可以看出这是室内,屋子很干净、亮堂。屋里有一个白色桌面的桌子和两把深色椅子,右下角的椅背可能是另一组桌椅的一部分。你看到椅背后面的黄色把手了吗?那可能是通往楼下的楼梯。

我们还能看到什么?女人的后方有一盘水果和一个落地窗。那么,在 1920 年中,什么地方又干净、又有吃的、开的晚、一个女性过夜还很安全?答案是:自助餐馆——一个没有服务员的餐馆,只有一排排的自动售货机,客人任意投币买饭。

自 1902 年来,自助餐馆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连锁餐饮,一天能服务 80 万食客。它们一般都有白色的桌面、和好喝的咖啡。

核对答案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幅画的名字、作者、以及任何作品介绍,但是只凭观察我们就了解到了如此多的信息!那正确答案又是什么呢?

这幅画的作者是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以描绘寂寥的美国当代生活风景闻名。而这幅画的名字就叫《自助餐馆》,在 1927 年第一次展出,画中的女人是霍普的老婆。

除了女人的身世我们无从得知,我们推断出的其他的信息丝、毫、不、差。

这就是洞察力的力量。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回想一下四要素分析的过程。我们了解了画中的人物、她什么样子、她在做什么,甚至连年代和地点都推理出来了。这是不是和卷福的推理过程一样精彩,而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主观 vs. 客观

不知道作为读者的你有没有注意到,在我们分析《自助餐馆》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主观形容词。比如,这幅画让人觉得寂寞,孤独。图片里的女人应该在等人、她好像不开心、她看起来很严肃等。

因为我们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人,是不是开心。当我们这样用词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做到只描述事实,我们只是在主观的解释和猜测。

那我们如何避免使用主观性词语?那就是尽量使用“稳准狠”的词语。用最短最准确的动词、名词去形容,避免形容词,多打比喻,多用量词。

比如当我们形容一个东西小的时候,不要只说:画中的杯子很小。小这个概念非常模糊,我们正常的家具对于姚明来说就是小,我们觉得小的椅子儿童又正好。所以:画中的杯子和女人的手差不多大小。这样,就有具体的概念了。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当然,有的时候我们很难克服主观的感受。可能这幅画就是让人觉得冰冷,这就是最直观的感受。那我们不妨把这个感受说出来,然后用事实去解释为什么你会觉得冰冷。可能是落地窗外漆黑的夜晚、可能是店里只有一位客人、可能是刺眼的顶灯。这些准确的描述都比单纯的感情表达要具体。

这样的描述可能会让人觉得冷血。确实,洞察力就是需要我们不带偏见的眼镜去看事物,也不要带任何感情色彩。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被盲点带跑。

从多个维度综合观察

除了从最直观的角度去看事物,我们也需要从不同的切入点去观察。比如下面这幅画: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看起来是个装满了蔬菜的盆子,色彩非常爆满,很能挑起食欲。可是如果把画倒过来呢?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它变成了一个人。如果不告诉你盆子里藏着一个人,估计很难一开始就看出人形。所以我们在观察的时候,一定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会收获新的发现。

我们再用一幅画举个例子。

揭露福尔摩斯推理能力背后的秘密!答案比你想的要简单注意画中这个女人。如果我们钻到她的身体里,用她的眼睛往外看,那么她看到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注意她的视线,她在看着谁?好像是在看画外的我们,与我们的视线相交。

注意她身后的镜子,镜子中倒影着大厅的景象。面的右侧有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正在与她交谈。然而,除了镜子里的倒影,我们并看不到这个男人真身。

已知,这个女人在看着我们,这个女人在和一个男人交谈。那,我们是否就是这个男人?作者是不是以画中男人的视野描述了当时的场景?也就是说,镜子里的男人就是我们。

这是非常有趣的新发现,如果没有角色互换还真不容易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