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瀛工笔花鸟画作品展:带你认识一位朴实又优雅的女画家

刘东瀛老师送给宝宝的画

11月26日,是我女儿出生的日子。小小如她,却历经磨难。当父母的这颗心啊,这三年里不知被揉碎了多少回。每每感叹与回顾起,便是执手相看、老泪纵横。感谢上帝并所有恩人,我们心尖上的宝宝,2017年初她的健康问题已经顺利解决。她初涉人事、懵懵懂懂,日见聪明乖巧,也特别的兴奋与期待她的三周岁生日。早早的练好了生日快乐歌,计划好全家出动去给宝宝过一个难忘的三周岁生日。为了配合去北京求医的行程,宝宝的一周岁和两周岁的生日,都不是正日子过的,一次是补过、一次是提前过。然而计划没有变化快,要说还真是缘份,我们接到了通知,宝宝生日这一天,同样是亲爱的栾永让老师和刘东瀛老师八十寿辰的喜宴。我和张晖临时安排了一下,欣然前往。

栾永让、刘东瀛夫妇与张晖、舒兰夫妇在寿宴上合影

参加过很多次隆重的、豪华的寿宴,然而这里,应该是我这一生最受感动的一次。人不算多,五六十人的光景,但每一个,都是二老最知近的人,大多是他们的学生和晚辈。席间高潮迭起,学生们挨个的讲两句,大家回忆起二老对每一个学生的教导、爱护与提携,栾老是严师、刘老是慈母。对二老的崇敬和感激,溢于言表。

年轻时候的栾永让、刘东瀛老师

当屏幕上出现两位老师这一路走来,彼此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相扶相依数十载的老照片,场面已经令人感动到唏嘘了!

栾永让和刘东瀛两位老师在众人的祝福声中翩翩起舞

切过蛋糕,曲声响起,在学生们的鼓励下,栾老牵着刘老滑入舞池,哎呀,好美的探戈,栾老师是那么的英俊潇洒,刘老师是那么的幸福娇媚。音乐和舞姿,穿过了时空与岁月,我脑中浮现出五十年前他们年轻的面庞,眼泪再次模糊了双眼。震撼、感动,更有感叹。感叹悠悠的岁月,感叹美好的爱情……

刘东瀛

记得很清楚,那是七年前的一个国庆节。第一次见到刘老师,她亲切的双手拉着我,看着我的眼睛,静静的、微笑着。我忘不了眼镜后面她的眼神,知性、纯净、平和、善良。她什么也没说,然而我却读懂了她内心里所有想对我说的话,我亦用眼神回答了她。席后送他二老回家,我俩在车后座并排坐着,得知她心脏不好,看着她的那份瘦弱,不由自主的我说:“刘老师,鲁美新校区的房子,我们做邻居吧”,她同样,笑着捏了捏我的手,算是回应了我的话。

刘东瀛老师在画展上发言

有一次,刘老师在鲁美办展,低调多年的刘老师,那清淡高雅却美轮美奂的作品,震惊了整个艺术界。事后,刘老师在家里宴请很多连日来帮忙的国画系老师在家里吃饭,席间张晖拍给我很多精美的菜肴,告诉我全是刘老师亲手做的。刘老师特地让张晖带了一盒饺子给我,一口咬下去,眼泪差点没下来,是香的,也是感动的。

刘东瀛

说来很巧,去年有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和张晖正推着车在家乐福瞎逛,居然车对车我们撞到了栾老师和刘老师伉俪,抬头看见彼此,那份喜悦激动啊,多日未见的我们寒暄了许久,挥手作别时,我注意到老师推车里的酱油竟然是六、七元钱的东古,此时我真的惭愧了。童童小时,我经常抱着她,手指墙上的那方清雅的淡绿色,告诉她,这是刘奶奶给宝宝的苞米,宝宝你看苞米叶上还站着个蚂蚱。刘老师,她是名副其实的书香门第、大家闺秀,你看她那气质一眼就会明白她的修养及出身。

栾永让(左二)和刘东瀛(右二)夫妇和张晖(左一)舒兰(图中间)夫妇荣宝斋画展合影

80岁的她,去年夏天和栾老师双双赶来为张晖北京荣宝斋的个展站台,所有曾经鲁美的学生,她当年的学生,现在的省美协主席王易霓、鲁美院长韦尔申、各大美院的教授等等纷纷跑过来和她老人家叙旧、亲切合影。我看到了,一个桃李天下、至善至美的师者,学生们对她永远的深情与爱戴。她和栾老师总是行走在一起,相互关心着,相互搀扶着。唠起文革期间他们受到的迫害,栾老师总是眼含热泪。

青年时期的刘东瀛、栾永让

那时他们还没有结婚,刘老师因为父亲的成份问题,被下放到农村,一双仅握过画笔的千金小姐的玉手,从此开始历尽了人间的雨雪风霜。栾老师的内心无比挣扎,没有经历过的人不懂,在那个时代,这样一个成份不好的人就意味着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了。然而一封家书,让深明大义的刘老师未来的公公,骂醒了内心无比煎熬的栾老师,一个穷苦出身的热血男儿,他抛弃了一切的美好前程与来之不易的优越地位,毅然决然的追到环境无比恶劣的乡下,看到她时,她已绝望到极点。

刘东瀛(左一)和栾永让老师的全家福

后来每次栾老师回忆起那段生活,都会觉得很苦,也很甜。他们自己种菜、养鸡鸭,全村唯一的砖地被擦得通红,后来他们有了儿子,苦难就这样在相互的搀扶中甜蜜的度过。落实政策,夫妻双双回到鲁美,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艺术探索。

栾永让、刘东瀛夫妇参观张晖2015级研究生班七人联展

时至今日,这对80高龄的老夫妻,依旧每天画画、相互探讨、彼此欣赏。平淡中求美,自然中寄情。是的,人间的美好,莫非如此了!我的祝福,都在心底,不多说了,相信看完我文字的人,尽会知道!

栾永让和刘东瀛老师的幸福时光

一句承诺,一生为之守候;一朝从艺,一世为之奋斗。敬爱的栾永让老师和刘东瀛老师,他们的赤诚之心、珍贵品质、求索精神、师者风范,无论在哪方面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今生,以有此师为荣。光荣、荣幸!

欣闻四月六日,刘东瀛老师将在上海举办画展。家事在身,很遗憾不能与张晖一同前往。希望刘老师的作品会引起更多的关注,低调的老人家,不谦虚的说,她工笔花鸟与没骨花鸟的功力,目前已经国内鲜有。向真正的艺术家致敬,预祝刘东瀛先生上海画展圆满成功!

“刘东瀛工笔花鸟画作品展”将于2018年4月7日在宝库艺术中心珐琅厅启幕,此次展览共展出刘东瀛工笔花鸟画作28幅,包括工笔、没骨等多种绘画形式,选取画家艺术创作不同阶段的作品,表现刘东瀛工笔画创作的传统与新意。

刘东瀛 

Liu Dong Ying

1938年生,1955年考入东北美专附中,1959年升入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64年毕业。鲁迅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有《园边即景》、《谢穗的玉米窝窝》分别入选第六届、八展全国美展,《农院》、《秋情》、《塞北秋情》、《虞美人》等入选全国性美展,其中作品《秋情》由中国美术馆收藏。出版有《刘东瀛工笔花鸟画创意》、《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和《中国高等美术院校国画名家教学画稿》等专著和专集十余部。

作品欣赏

溪谷禽鸣

143cm×140cm   2009年

松鼠

67cm×67cm  2007年

和平鸽

长64cm  1995年

没骨之一

52cm×42cm   2008年

老等

66cm×60cm   2006年

昙花

132cm×67cm   2012年

大迁徙——火烈鸟

170cm×91cm   201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