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痴汉在地铁上用苹果Airdrop耍流氓?

用过或了解过苹果系列产品的朋友,一定对这样一个功能不陌生——AirDrop(隔空投送)。

对于拥有苹果手机或电脑的人来说,这个功能可以说是很方便了,无需数据线也不需要登录其他软件,只要打开AirDrop,就能够方便地接收传输文件。

但如果用完之后忘记关掉AirDrop,你可能会收到这样的图片:

或是这样:

再或者这样:

虽然这样的“投送”是在意料之外,但方式幽默且提醒也是出于好意,因此大家一笑置之就好。

但在另一些人手中,这种行为却变了味。他们钻着别人AirDrop没关的空子,故意发送令人不适的图片进行性骚扰……

“AirDrop痴汉”:对女性的新型性骚扰手段

“痴汉”这个词我们都不陌生,是由日语“痴漢(ちかん)”而来,指的是电车或地铁上对女性做出偷拍或者故意进行肢体接触等行为的人。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痴汉”也出现了“变种”。

在10月初的时候,日本媒体《读卖新闻》就报道过“AirDrop痴汉”的案例。

这类痴汉会使用苹果的AirDrop功能,随机向附近iPhone使用者发送照片和信息,内容一般是色情图片或骚扰信息,而如果恰好AirDrop功能是开着的,就很有可能会“中招”。

左边打码的为性骚扰图片

今年9月,日本东京一名三十多岁的女性在乘坐地铁时,手机突然收到一张男性裸照,让她感到“非常惊恐,也非常愤怒”;一名二十多岁的女性也有类似的经历,她当时正在前往名古屋的火车上,突然收到了男性的生殖器照片。她试图找到身边是谁在发图,但在人数众多的公共场合里,根本无计可施。

这些女性的经历并不是偶发现象,有许多受害者在推特上披露了自己的遭遇。

打码部分为不雅图片

一名推特用户@TheNazu表示,她收到了“两名裸体男子在山顶上蹦来蹦去”的照片,觉得“恶心又可怕”。

将受害者不想看到的图片,以几乎强制性的方式发送到她们的手机上,这种行为可以说是防不胜防的无声暴力。也有女性因此而精神不安或感到身体不适,只好请假休息。

此前,大阪警方在民众的协助下,拘捕了一名45岁的”AirDrop痴汉”,当时他正在地铁里发送信息。而在问及他为什么这么做时,他大方承认,“想看到收件人的不悦表情或女性害羞的反应。”

而对“AirDrop痴汉”的出现,北海道文教大学媒体与传播学副教授渡边诚(Makoto Watanabe)是这么解释的,“随着法律的不断完善,一般的痴汉行为风险会越来越高,因而他们转而寻找更不容易暴露的技术手段来实现性骚扰。”

用AirDrop进行性骚扰的手段,使得“痴汉”保持着匿名状态的同时,还能侵入受害者的生活,得到她们“震惊、沮丧、慌乱或恐惧”的反馈。“这是一种色狼和暴露狂的组合,”渡边诚评价说,“他们暴露自己的欲望,同时干扰他人生活。”

目前,日本警方期望民众能够积极采取行动,帮助举报“AirDrop痴汉”。此外,也建议大家最好将AirDrop功能设置为关闭,这样就可以避免陌生人传来的骚扰信息。

可以从控制中心关闭AirDrop:长按左图的方框区域→选择“隔空投送”→接收关闭

也可以从设置中关闭:设置→通用→隔空投送→接收关闭

时代在进步,性骚扰手段也在“进化”

日本出现的“AirDrop痴汉”令人感到吃惊又惧怕,但实际上,这样的事件不止在日本发生,世界各地都有。

去年7月,28岁的Britta Carlson在坐火车前往音乐节的时候,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AirDrop消息,“iPhone 1 would like to share a note with you(iPhone1 想共享这条信息给你)”,显示在面前的,赫然是一张男性生殖器的照片。

Britta Carlson举起了收到照片的手机(图已经过打码处理)

她紧紧抱住手机,疯狂扫视火车上的人,但却没法发现那个“变态”。

去年12月,在英国也发生过这样的事件。一名女性的手机通过AirDrop收到了性骚扰照片,而那张图是别人偷拍的她自己。

而就在最近,国内豆瓣上也出现了在这样的帖子。这位网友也碰到了通过AirDrop性骚扰的情况。

是网络助长了性骚扰的风气吗?不是的,只是性骚扰出现了新的形式。

在没有网络的年代,性骚扰可能会以口头或书面形式出现;而网络的诞生便利了生活的同时,也使得性骚扰更加“便捷”且从成本低廉。

而利用AirDrop进行性骚扰,只是网络性骚扰的一个分支。

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人身威胁、网络恐吓和性骚扰在网上非常普遍。年轻女性最有可能成为一些较为严重的网上骚扰形式的目标,四分之一18岁到24岁的女性在网上受到性骚扰,26%的人在网上受到过跟踪。

此前,“人物”公众号曾发布过这样一篇报道《网络性骚扰失控之后》,讲的是美国的一名女生因网络性骚扰而遭受的痛苦。

这个名为Rebecca的女生, 承受了半年多的网络性骚扰,只因为“有人把她的手机号放在网上,说她想被陌生人强奸”。

为了庆祝自己和男朋友的两周年纪念日,他们决定共同租住一个公寓。而当Rebecca拿着一张列满房源信息的清单准备开始搜索时,手机上接二连三跳出了各种裸露的人体照片和要求发生性关系的无耻下流短信。

这一切都拜Craigslist网站(美国一个分类广告网站,用于找工作、租房等等)的色情广告所赐,但匪夷所思的是,她从来没有在那个网站上面发过帖。

接下来,骚扰的信息不只是通过短信的形式,而是更加入侵到了她的社交账户上,甚至包括用于职场社交的LinkedIn.

无处不在的性骚扰让她开始担心自己的安全,哪怕只是出门买个吃的、去加油站给车加油,或者远足,她都为自己祈祷,希望出门不要被强奸。

Rebecca也不是没有想过求助。在美国,确实有适用于本州的《网络性骚扰法》,但政策只是简单地维持着,这一点在她与当地的警察联系时表现得非常明显。当警察知道她只是莫名其妙收到来自网站的淫秽短信,而身体上并没有受到实质性攻击后,这件事就没有下文了。

而她除了生活在惶恐之中,几乎什么也不能做。

为了避免“警察也束手无策”的情况,在骚扰方式“与时俱进”的现代,要治理这种现象,相关法律的修订与完善是必不可少的。

比如,对于“网络性骚扰”行为要有明确的界定;增强网络平台的主体责任;建立更加畅通的投诉举报机制;做一些培训,帮助大家识别哪些是性骚扰行为,以便帮助能够更好地回避性骚扰或维护自身的权利。

无孔不入的性骚扰

回看最近在日本发生的“AirDrop痴汉”事件,令人在意的是他们骚扰女性的原因:

“想看到收件人的不悦表情或女性害羞的反应。”

这发言是如此简单、直白,让人惊愕:仅仅这样就能成为他们性骚扰的理由吗?

是的,对于这些披着人类外衣的“禽兽”来说,只要他们想,什么都可以成为他们进行性骚扰的理由。

今年8月,一名杭州女孩遭货拉拉司机约炮骚扰,只是因为“看上她了想调戏”,还说“我就是这么有胆”。

9月,一名23岁的姑娘在夜晚等公交被强吻,而作案男子竟说因为“有被吸引的感觉”。

监控图像

而就在前几天,山东济南,一名17岁的女孩在校内被一名男子强吻了,被抓获后该男子承认,是因为投资失败欠下大笔外债想发泄不满,就萌生了干点违法事的念头。

被抓获的男子庄某

再看看我们列举过的性骚扰事件发生的地点:网络、公共场合、校园……无孔不入。

而让人痛心的莫过于,我们自认为安全、环境单纯的校园里,也会发生性骚扰。

就主页君所了解的留学圈,性骚扰数据就很惊人。

2017年8月1日今日澳洲资讯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上一年每5个澳洲大学生中就有1个曾遭遇性骚扰。数据还说明受到性骚扰后有94%的受害者没有向校方报告,受到性侵后有87%的受害者没有报告。

2017年5月起,剑桥大学启动了一个匿名举报系统,举报内容可以是任何形式的人身威胁,包括性骚扰,或者仇恨犯罪,而到2018年1月底,仅仅半年时间,就收到173起“性骚扰”投诉。这意味着每月有会发生约30起性骚扰,而每天大概会有1人遭受到性骚扰。

而最近,我们比较熟悉就是南加大的“狼医”。这个名叫George Tyndall的人渣校医,利用职务之便,性侵数千名学生长达30年,更可恨的是,还专挑中国留学生下手。

George Tyndall

事后,校方称准备和那些受害者们签署一份和解书,其中承诺将向每个在学校诊所受到Tyndall治疗的学生,赔偿2500美元,还会向那些表示自己曾被Tyndall性侵的学生,提供高达25万美元的赔偿。

2500美元,折合人民币1万7,就想抵消校医对这100名女性造成的一辈子的心理阴影?令人不满的是,除此之外校方再无其他回应。

但遭遇了性骚扰或者更严重的性侵之后,我们就该沉默无声吗?

不是的。无论是在网络或是现实,如果你碰到的类似的事情,千万不要因为羞怯或者耻辱而忍气吞声,这样只会助长犯罪的气焰,而自己也走不出这片阴影。相反,尽可能保留好证据,利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最重要的,是发出自己的声音。一旦你在黑暗中勇敢地点亮了光芒,支持你的力量就会汇聚过来,而罪恶也将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