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新西兰有一群穿汉服的小哥哥小姐姐

花朝节汉服活动

80后,科技公司项目经理

人力资源管理和公关媒体沟通双硕士

我出生于书香门第,中学时就特别喜爱文言文和诗词,心怀武侠梦和少年情,长大后我踏足中国大江南北和海外求学、工作与生活。

我的理想就是在合适的时机和场合向中外朋友们介绍汉服,介绍我们汉族的传统服饰。我的父母也都非常支持我,从不认为这是奇装异服。

现在我来到新西兰4年,生活慢慢进入正轨,我的家人在国内有着自己的生活,我们都在各自努力着。

每次旅游,我都会带上一套汉服。在新西兰,人们总是非常礼貌地向我询问和了解,热情地要求与我合影。在这里,人与人之间非常友好,无论民族和国家,大家不吝赞美,也非常耐心地听我讲解什么是汉服、我的衣饰又是什么款式,我们称为形制。

我们喜爱和传播汉服与中国文化,是希望大家一起分享和交流。如果你对汉文化感兴趣,也欢迎你和我们一起研究和分享。汉服当然也是这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很多人就是从优雅漂亮的汉服而开始深入了解汉文化的,我也不例外。小时候看古装片,我觉得那就是历史、那就是汉服,后来才慢慢了解到并非如此,汉服不仅美丽,其中也大有学问,例如依据场合不同就有许多不同的选择,等等,我自己也一直在不断进步和深化理解。

现在我们这群喜爱汉文化与汉服的朋友们,除了每年的既定活动,也参与本地很多社会活动,我痴长几岁,平常也就更多地带动和敦促大家一起去宣传、去活动。平日我的工作节奏很快,因为有很多沟通和追求细节的需要,但是工作的历练也让我更加有效率,并且积极地处理生活的方方面面。

目前我在新西兰的工作,与汉服并无太大联系,但我的老板非常鼓励大家拓展交际圈和享受个人生活。工作的稳定和同事的开明,给予我很大的支持。

❖中秋演出

今年我完成了一个剧本,在大家共同的支持和努力下,共有26位汉文化爱好者参加了一场大型中秋晚会,我们带领观众穿越回到汉唐宋明四个朝代,去领略当年的风情。在演出中,我们介绍了汉乐府、唐人文、宋曲词、明服饰,也融合了汉元素,毕竟汉服和汉文化是一种复兴,不是复古。

附:新西兰华人的汉服照片一组

D的中阮独奏

小时候,妈妈告诉我,每个场合都应该有一件合适的服装。到如今,8年的陪伴,汉服在我眼中与普通服装已没有不同。

最初穿上汉服是为了告诉别人,我们身为汉族也有自己的民族服装,在我心中多少有些宣传的刻意。汉服的美不言而喻,可是在与它长期的相伴当中,我的心也慢慢沉淀与平和下来,只要场合适当,穿什么服装都是自己的自由,没有强求的必要。于是汉服于我,不再是为了宣传,也不再承载过于沉重的历史,而是真正成为我衣橱中的一份子。

不过,当然,汉服又的确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在一些重大活动、传统节日,我有了首选的礼服盛装,在国际场合,我也可以通过汉服表明我的民族身份。然而,在每天的生活中,我还是以平常心相待:今天是穿时装还是汉服?全凭天气与心情(笑)。

然而,汉服的背后却还有另一段苦涩的经历。

有些年轻朋友喜欢汉服,可是苦恼于家人的态度,在这里我想说:请珍惜和父母交流的每一天,哪怕是不同观念的对抗,因为我已经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们的父母生长于特定的年代,接受新的事物需要时间。让我们想一想,父母当初耐心陪伴我们成长,在我们希望穿上汉服时,我们是否以充足的耐心去面对他们的反应,是否平和地解释自己的想法,用温柔的坚持去打动他们?我们都说,爱我们就会包容我们的喜好,可是,每个人对于爱的表达方式有所不同。

当年,我的第一套汉服就发生过一场风波,那一年我是一名高二学生。

我的父亲去世很早,母亲在外省工作,一年回不了一次家,只能请三姨在家照顾我。有一天,我在电话中对妈妈说,我曾在网上见到一则视频,提到很多中国人不知道自己的传统文化,而日本韩国却保护得很好,视频提到中国有哪些传统节日和习俗,也让我知道原来我们汉族的民族服装叫做汉服,它们是那么美丽。我说,汉服太好看、太重要了,我也想要一件。

妈妈问我:需要多少钱?我说:可能要三四百元一套,是不是有点贵?妈妈没有回答,而是转移话题谈我的学习情况,我知道她不是很同意,因此没有再提。

但是当年的我也有些执拗。默默地找班上同学帮忙,收集他们喝过的饮料瓶,几乎每天下晚自习都能往家拎回两大袋。并且,在此期间的一个小假期,我还找到肯德基要求打工,但由于未成年而被拒绝。我坚持回收瓶子的工作有半年时间,妈妈从三姨嘴里得知后看不下去了,她主动问我购买那件汉服需要多少钱。我真地很高兴,因为自己还没攒够费用,妈妈为我补齐了差额。

在这之后,由于妈妈默默地努力工作挣钱,家中条件稍为好转,我在妈妈的默许下又购买了一些汉服。妈妈也说,我穿上汉服非常漂亮。

由始至终,我一直都向妈妈解说汉服的意义所在,告诉妈妈我是在认真地对待汉服文化,不是三分钟热度,也不是不务正业,妈妈关心我的学习,我一直做到保证课业成绩,她担心我由于这个爱好变得偏激狭隘,但我并没有让她伤心。可是,今天的我也仍然遗憾,因为,曾经悄悄设想要在妈妈50岁生日的时候,让她也能体验穿上汉服的感觉,可如今却再也不能实现了。

附:新西兰华人的汉服照片一组

美丽汉服

汉服活动 分食福祚

汉服与汉文化活动

2018年奥克兰元宵灯会

九年前,小学五年级的我来到新西兰,现在我是大一的学生了。

喜欢汉服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必然的结果。小时候,我生活在国内一个小县城里,当地的传统民俗保留得还算完整,我的家人也都对传统文化比较感兴趣,爷爷奶奶喜欢传统戏曲,父母曾送我学习中国历史和千字文,周末我们也会到博物馆参观文物展出。

从小我就一直非常喜欢中国的传统乐器、茶道文化等。特别是来到新西兰之后,我很希望让周围的人们了解我自己国家的传统文化,同时,我也非常向往做一名服装设计师,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喜欢上了汉服。

那是在我来到新西兰的第二年,学校举办cultural mufti day (传统便装日)活动,我希望找到不同于旗袍的尝试,在网上搜索时发现了汉服。从这时开始,我慢慢开始了解到汉服与古装、影楼装的区别,等等。2010年,我加入汉服与汉文化社,一路走到了现在。

2012年我在新西兰第一次穿上汉服出门上街,是一段有趣的笑话。

那是一套齐胸襦裙,也是我第一次自己亲手制作汉服。现在的汉服价格便宜很多,可当时一套普通汉服大约也要人民币800元,我不好意思向家里要钱,就提出自己动手,请父母资助材料费。之所以“胆敢”提出这个想法,是因为妈妈很支持我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括号,这里仅指手工活动,至于穿着某种与众不同的服装,当时是被定义为“浪费钱”的。同样也是因为缺钱,一整套衣服都是我自己手工缝成。为了能够赶在中国传统节日那天顺利出行,我也有生以来第一次开通宵直到凌晨五点。

然而事情还是出岔子。由于缺乏经验,我只能参照百度贴吧的教程边学边做。教程写明“袖宽20厘米”,我以为是指一片衣袖20厘米宽,但其实是袖子的每一面要求20厘米。结果,把衣袖缝合起来后,我的胳膊就塞不进去了。当时所有面料都是在国内买了让妈妈带出国的,剩下材料不够重做新衣。无计可施之时,我把原本计划制作披帛(也就是长披肩)的面料裁成了衣袖。就这样,赶在节日当天,我终于可以开开心心地出门了。

这是一个炎热的日子,我和两个好友在皇后街(Queen Street)见面,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制作时,底摆没有来得及卷缝起来,所以衣裙很长。而新西兰的风很大,我所做的一片式裹裙并不适合这种气候。这一天,我们三人像往常一样亲昵地近距离相伴而行,奥克兰的“妖风”不时刮开裙摆,15分钟的上坡路,过长的裙子被两位好友分别踩住扯掉两次——在本市最为繁华的主街上也是很尴尬了。

但也正是有了这次经历,令我从此以后都很有勇气穿上汉服出门,不像其他一些朋友会对他人的异样眼光感到担心。自从喜欢汉服,我渐渐变得大胆起来,不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而是更加关注自己对自己的认知。同时也是通过汉服,中学时害羞被动的我认识了许多好朋友。我也特别感谢自己喜欢上了汉服,令我在闲暇时参加了一些很有意义的活动,没有虚度光阴。

2017年,我借高中毕业的机会回国一年学习服装设计和旅行游历,并先后参加国内的西塘汉服文化周、北京汉服协会的端午节活动等。我感到,新西兰没有国内那么大型的组织严谨的汉服活动,但在小型组织中人与人有更多机会去相互熟悉和紧密联系。我们活动规模虽小但却同样地精致多彩,包括传统乐器、茶道、香道,诗词讲座、制作传统工艺品等等,在内容上与国内汉服社不相上下。

新西兰是个多元文化的社会,穿什么服装大家都不会很介意,倒是在国内穿汉服上街会收获更多的回头率。不过,无论新西兰还是中国,得益于近几年许多前辈的努力,人们对汉服的认知和接纳度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汉服日常化,周末去景点或旅游我也会遇到穿汉服的同好朋友。我家中大部分亲戚都开始接受和支持我穿汉服,年轻一辈不少人也希望自己能拥有汉服,我的好友还向我借服装去拍证件照片,可以感觉得到,大家都希望能有一种服饰可以代表自己的民族。

我今后的计划是在奥克兰完成市场营销、信息管理和社会人类学的学习,以后希望在环保时装品牌策划或博物馆行业工作,然后攒钱去英国读研究生,因为我的女神璇玑姑娘在那里,她为汉服在海外的传播发展做了很多工作,也激励我更加努力地学习,从而为自己喜欢的事业做出贡献。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出自《秦风· 无衣》,希望大家都能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要害怕孤独,因为一定会有一群人与你并肩前行。

附:新西兰华人汉服与汉文化社活动照片一组

活动中

汉服与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