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神奇女侠做联合国的荣誉大使 女权人士们却纷纷抗议

雄性荷尔蒙极其浓重的超级英雄世界里,近几年越来越多女性角色变得显眼,比如性感貌美的黑寡妇,就被斯嘉丽约翰逊演出了味道。相比之下,跟蝙蝠侠、超人并称DC漫画三巨头的神奇女侠(Wonder Woman),在国内的知名度就小多了。

但这并不妨碍这位75岁的小姐姐成为联合国荣誉大使。

联合国近日发表官方声明称,秘书长潘基文将于10月21日在联合国总部正式任命神奇女侠为女权大使。神奇女侠将进一步在全球范围推进性别平等,防止家庭暴力。

1972-1979年,演员琳达·卡特(Lynda Carter)在电视剧《神奇女侠》的打扮

实现性别平等、为妇女与女童赋权是联合国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联合国公共信息部外联主任Maher Nasser表示,“神奇女侠是世界上最有标志性的漫画英雄,她的力量、同情心和对正义、和平的承诺众所周知。”并称神奇女侠的形象会被在社交平台上充分使用,宣传妇女赋权相关信息。

联合国发言人Stephane Dujarric表示,这次大胆的举措是由联合国、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华纳兄弟、DC娱乐公司促成的合作,希望可以用这种创意和新意更好地触动年轻受众。

对迎来75周年纪念的神奇女侠来说,这份“生日礼物”来得刚刚好。但对这个专门针对年轻人的噱头,大家似乎并不买账。一边有神奇女侠的死忠粉在欢呼,另一边则是网友的质疑:联合国真是蠢得要死,明知女权大使的头衔举足轻重,为什么要把它给一个虚构的漫画角色?

神奇女侠这个角色最早诞生于1941年,虽然不是史上第一位女超级英雄,但她的出现确实带着革命性意义。在她之前,超级英雄的漫画世界里一片阳刚之气,天天打打杀杀,女性角色基本只是“花瓶”和“美人”。而爱与力量兼备的神奇女侠凭自己就能干掉坏人,还要时不时拯救蠢男友,在当时给了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

她的创作者William Moulton Marston本身就是个女权主义者。带着这种女权主义色彩的出身,在二战期间,神奇女侠的故事激励了不少美国女性勇敢相应号召入伍参与战争,也潜移默化影响了新一代的女权主义者。1970年代,她登上了女权主义杂志《Ms.》的封面,也有了自己家喻户晓的电视剧,从此成了女权主义的一个文化象征。

1972年、2012年,神奇女侠登上《Ms.》杂志封面

看似称职,但网友也纷纷表示对神奇女侠能为女权做些什么抱有质疑(毕竟她连活人都不是)。这种气氛在“传男不传女”的联合国秘书长选举结果刺激下,发展成了“此举是在贬低女性”的反对声音。

前不久,联合国刚宣布了下一任的秘书长人选为葡萄牙前总理、联合国前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安东尼奥·古特雷斯——12位候选者中女性多达7人,无一入选。首位联合国女秘书长的期待落空,继而宣布任命一个虚无的神奇女侠为女权大使,难免让女权网友们感到气氛。

争议还不止于此,神奇女侠在着装上的暴露也让人觉得没有信服力。DC漫画对这个角色的塑造非常强调女性身体特征,星条旗紧身衣小短裤,丰乳肥臀小蛮腰,真相套索也带有些SM的色情意味。

网友评论:能先帮她把衣服穿好吗?

这其实并不是联合国第一次任命虚构的卡通人物作荣誉大使。早在1998年,小熊维尼被任命为友谊日荣誉大使;2009年,迪士尼的奇妙仙子成为绿色荣誉大使;而今年3月,潘基文也亲自任命愤怒的小鸟为国际幸福日绿色荣誉大使,想以这些动画形象吸引小朋友们关注气候变化;反响也都不错。

潘基文和愤怒的小鸟,在联合国荣誉大使授予现场

联合国创新的原意是好的。毕竟女权、气候变化等等议题听起来沉重且宏大,怎样在不失严肃的前提下更好地传播、让大家更愿意更容易接受这些信息,是新媒体时代联合国这类官方机构需要考虑的问题。借用时下流行的卡通人物/动漫角色的力量,自然是其中一个还不错的解决方案。

但跟小熊维尼和愤怒的小鸟这种人畜无害、较为轻松的动画形象不同,神奇女侠角色本身就存在争议性。跟品牌选择代言人有连带风险一样,这次这种争议也嫁接到了联合国女权大使这个角色上。

不过对于神奇女侠的东家华纳兄弟和DC娱乐来说,这次跟联合国的合作是百利而无一害。除了以荣誉大使的姿态在全球范围收获好感度,75周年的神奇女侠最近也被印在了美国纪念版邮票上。这些对于打算明年6月上映的大电影《神奇女侠》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造势宣传。

神奇女侠75周年纪念版邮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