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蜀宝藏里的神秘国宝

谜面

在粤博古蜀宝藏展厅里有这样一件非常珍贵的国宝文物。这件文物之所以珍贵,是因为上面刻画了一种叫做“水陆攻战”纹的纹饰。

这是我国战国时期的青铜纹饰。纹饰的情节逼真、刻画精彩,饱满而生动,且数量稀少。在拥有这种纹饰的青铜器里,有三件是最具有代表性的。粤博古蜀宝藏的展厅里,就是这三件中的其中一件!(另外两件呢?小编在这里先卖个关子)

谜底揭晓!这件文物就是……

嵌错宴乐攻占纹铜壶

嵌错工艺,即将绿松石、红铜、金丝、银丝等不同材料镶嵌在青铜器上,再用错石在青铜器表面错光磨平,从而构成了纹饰图案或文字。

所谓“错”,有学者指出即是“厝”,就是用一种细沙岩作为厝石,用来磨错嵌入青铜器内的材料。

嵌错工艺是利用青铜和镶嵌材料颜色的对比,使纹饰更清晰、器物更富丽堂皇。那么嵌错宴乐攻占纹铜壶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弥足珍贵呢?小编现在就为大家揭秘稀有纹饰背后的故事!

这件铜壶,1965年出土于成都市百花潭中学。通体用金银嵌错出丰富多彩的图像,包含了采桑、宴乐、射箭、战争的场面,内容丰富多彩,生动地反映了2300多年前战国时期巴蜀大地上的生活场面。画面分四层,最精彩的,是前三层。

第一层

“习射和采桑”

习射

射礼,是中国古代上流社会按照一定的仪节规程而举行的弓矢竞射礼和举行仪式的象征性的射箭礼仪,包括:

两周贵族平时的射礼练习;

正式举行的有一定仪节规程的射艺比赛;

其他礼典的射箭礼仪;

战争与田猎中的射箭礼仪等

这里描绘的是习射

习射是周代贵族对射礼的演习和周天子为择士而举行的射礼演习。射礼是技术性很强的一门技艺,所以需要经常去练习它。

我们看:

画面上有无墙建筑一座,叫射宫。左上方执旌旗的那个人,负责报靶,有人射中了就唱获。后面跪着、手里拿着木棍的,是记分员,射者每射中一箭,记分员放一根筹子以计算成绩。

跟着的第三个人引弓待发的的同时,后面站着的紧随其后,做射箭准备。

场面刻画得是不是非常精细逼真、生动活泼呢。

采桑

接下来介绍的是画面右方的采桑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种桑、养蚕、缫丝、编织丝绸的国家。有不少考古学方面的证据,都能说明在殷商时期,我国已经有较成熟的丝织技术了。

比如说,殷商青铜器的花纹中就有“蚕纹”,殷墓中发现的玉饰中又有雕琢成形态逼真的玉蚕。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些由于粘附于铜器受到铜锈渗透而保存下来了的丝绸残片。这些残片经过研究,其中有的是采用高级纺织技术织成的菱形花纹的暗花绸和绚丽的刺绣。

所以说,到了周代,我国的丝绸行业,已有了相当长时间的发展。男耕与女织就一直是古代中国最基本的生产方式。农耕与桑蚕纺织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关乎着人民的食与衣。

第二层

“宴乐战舞和弋射、习射”

宴乐战舞

这一层画面的最左边,是宴乐。这上面跳的舞,是四川流行的巴渝舞

巴渝舞最开始是巴国人的军事战斗舞蹈,具有鼓舞士气、增长斗志、提高战斗力、恐吓敌人的作用。这种舞蹈约在西汉初年进入宫廷,经过了文人、乐师的加工与润色,逐渐形成了宫廷舞曲,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变成宫廷巴渝舞。宫廷巴渝舞在宫中流行了数个朝代,大约在唐代以后因失去巴族土壤而退出宫廷舞台。

弋射

画面的中间,是弋射

弋射,就是用带绳的箭射击飞鸟。战国时期,贵族的膳食、婚聘礼等场合都会用到雁,弋射颇为流行。但那个时候,渔猎也是有规矩的。 《论语·述而》中有“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的句子,意思就是说,不使用大网在河里捕鱼,不使用箭射向夜宿在巢中的鸟。说明两千多年前的人们就意识到保护生态资源的问题,主张对自然的索取有节制。

所以我们今天也要保护好野生动物、保护好环境呢。

第三层

“水陆攻战”

左为步战仰攻,右为水陆战争

步兵仰攻

左边是攻城之战,步战仰攻

在群雄割据的战国时期,战争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这里面描绘的是战国时期的攻战之景。

攀登者手执戈、盾、刀、弓之类的武器,搭建云梯奋力向上仰攻。层叠的云梯,滚滚落下的头颅和残躯,这是在表示守城者抵抗激烈的同时,也凸显了攻城者的无畏奋斗精神。

水陆之战

右边是水陆之战

春秋中期以后,在我国的南方地区出现了舟师,即水军部队。这和南方地区的地理环境是分不幵的。南方地区水道纵横,河流众多,利于行船,不利车马,有“以船为车,以楫为马”的说法。

而在战国时代,水军作为一种特殊和新型的军兵种,在滨海和江河较多的诸侯国中也获得了相当的发展,成为一支配合陆地作战的有生力量。

第三层的水陆攻战纹,纹饰完整清晰,细致的表现了当时激烈的战车场面:上层士兵手持戈、矛等长短兵器与敌格斗。下层水兵身配短剑、奋力划船拼杀。这真实的反映了战国时期水军的形象,也表明水战在这个时候已成为一种常见的战争种类。

在青铜器上表现一定生活场景的图像纹饰,兴起于春秋末年,是我国古代奴隶社会趋于解体的一种反映。由于奴隶主阶级礼制崩溃,新兴的地主阶级走上历史舞台,这一时期青铜器的纹饰逐步摆脱商代、西周以来庄重森严的气氛,出现了清新的艺术风尚。在这其中,以嵌错的图像纹铜器,生产工序最为繁复,形式也最华丽美观。

《如果国宝会说话2》

嵌错宴乐攻占纹铜壶

好了,前面小编有说到,水陆攻战纹比较稀有,这其中有三件是比较出名的,除了这次在粤博展出的四川博物院收藏的嵌错宴乐攻占纹铜壶,另外还有两件!

那就是:

宴乐渔猎攻战纹图壶

(故宫博物院藏)

水陆攻占纹鉴

(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