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孙宏斌

当把所有这些实实在在的业绩数据串联在一起时,你真的会相信孙宏斌自嘲的那样:“我本来就是个傻X”吗?恰恰相反,你们才是。

文|芙蓉

“乐视系我们计提损失165.5亿元,这已经不算壮士断臂了,这是把脑袋都砍了。”

3月29日,融创中国在香港万豪酒店召开2017年业绩报告会。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这样说。

孙宏斌坐不住了。他公开承认,投资乐视网失败。

“我在昨天董事会还在讨论,这是一个失败的投资。但是,我们有机会给股东做一个检讨。做生意有输有赢,一直都赢是不可能的。这个投资让我们吸收教训。”孙宏斌接着说。

现场的媒体和投资者似乎都被孙宏斌的真诚打动了。有媒体问他,会不会把乐视卖了?他回答,如果乐视有谁愿意接盘,你帮我问下,我打九折卖给他。

当这一天孙宏斌坐在主席台时,离他和山西老乡贾跃亭联手,整整过去了14个月。这14个月中,贾跃亭的人生像在坐过山车,美国成了他的避难之地。而大他整10岁的孙宏斌,因为乐视,屡屡见诸报端,带着一副白衣骑士般的悲壮形象。

所有人都记得,在投资乐视时,孙宏斌说我一定要搞好乐视,否则抱憾终生。而今,他说,愿赌服输,我从来不后悔,我的字典里也没有如果。

孙宏斌还曾当着媒体的面一度落泪。更多的时候,他其实都在笑。

2016年11月,“要让梦想窒息”的明星企业家贾跃亭终于主动承认,乐视整体陷入资金链危机。

两个月后,孙宏斌携150亿元资金“跑步”入场,买下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分别8.61%、15%和33.4959%的股权。

那场名为“同袍偕行,乐创未来”的发布会,巧妙地嵌进了两家公司的名字。

贾跃亭第一次引入战略合伙人,也是第一次引入二股东。他的这位“梦想合伙人”,也极力肯定了乐视与贾跃亭的价值。

“花了一个多月做尽职调查,我天天在乐视上班,对所有团队做了不止一次访谈,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我把所有的账看过了,还画了一个资金的巨大的图,我对乐视的财务可能比老贾知道的还多点。 ”孙宏斌说。

做完尽调后,孙宏斌说,“这个公司(乐视)市值就是我一年的利润,特别特别便宜,所以就投了。”

对“同袍”的这番话,贾跃亭笑得很阳光。

当天,贾跃亭穿着黑色卫衣,孙宏斌穿着黑色西装。前者看起来英气勃发,笑容谦和;后者看起来中年稳重,一张嘴满堂笑声。

他们对看了一眼。或许,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自己。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同样的人。

他们太像了。

行事激进,富于赌性和野心。他们都在31岁,创立了拖着自己一路坠落的公司。孙宏斌在31岁创建了顺驰,贾跃亭31岁创办了乐视。而顺驰的死因,和今天的乐视一模一样:扩张太快,资金链断裂,被迫贱卖。彼时的孙宏斌,就是此时的贾跃亭。

贾跃亭不止一次遭到质疑,乐视是不是庞氏骗局?未等贾跃亭说话,孙宏斌抢先说,老贾花的是自己的钱,跟谁庞氏去?

孙宏斌告诉舆论,投资价格没有过多讨论,是老贾定的价。“老贾很牛,别的我不管。”

但实际上,乐视相关公司在人员安排、重要决策和管理、资金使用等方面都受到融创的约束,以保障融创投资的安全。孙宏斌在努力向外界传递一份彼此坚如磐石的信任,所有人都相信了。

孙宏斌还说:(贾跃亭)抵押的钱,借的钱都在里面,这事儿你做不成就粉身碎骨了。我不行,我不能all in,我多少得给我自己留点儿。

所以,在商业的世界里,哪有什么白衣骑士?孙宏斌是真的看上了贾跃亭的梦想吗?

蜜月期看似持续了半年。

去年年中,孙宏斌脸上没有了年初投资时的笑。在融创的中期业绩会上,他当众“哽咽”掉泪。“我会尽力,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当以至中年的孙宏斌抬手拭泪时,仿佛全世界的同情都被他俘获了。他的仗义、气魄、受伤时惹人怜爱感性等一切能让女人心动的男人形象,他都刻画得饱满而动情。

今年1月23日,乐视网以网络互动方式,召开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经营情况投资者说明会。有投资者提问董事长孙宏斌,请问现在还觉得搞不好新乐视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吗?

孙宏斌话风再次微调: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

不到两个月,3月14日,孙宏斌选择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而他的原定任期是到2018年10月13日。

“散户有33.6万,除了老贾和我们的股票没动,机构资金几乎跑光了,现在进来的都是游资和散户,基本上转手四五轮了,明显有资金炒作。”放出辞职消息后,孙宏斌没了顾虑。

“(辞职是)基于对散户负责的考虑”,“过去当董事长,很多话不能说,现在我也是受害者,亏得比你们还多,你们要骂谁,我和你们一起骂。”

被散户寄予期望的孙宏斌,还帮大家算了一笔账。

乐视网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4.6亿元,同比下滑六成;预亏116亿元,将计提关联方应收款的坏账准备、部分长期资产减值分别约44亿元和35亿元。

他说:“乐视网危机需要百亿以上资金、变卖核心资产不够还债。”

表面上看,孙宏斌的逻辑似乎是成立的。他想说,他同样是窒息的梦想的受害者。

但,他真的是受害者吗?

在孙宏斌投资乐视后,似乎所有的人都关心着孙宏斌进入后的乐视,尤其在贾跃亭远走他国后,更为孙骑士打抱不平。

但投资乐视后,融创的业绩才是让孙宏斌依然能笑得如此灿烂的最真实的原因。

2017年上半年,融创实现合同销售金额1088.5亿元,同比增长94.2%。前8个月完成了超过1600亿的销售金额,位列中国房企销售额排名榜第六位。与此同时,其股价半年时间上涨幅度高达257%。税后利润更是同比增加1469.7%。

去年全年,融创合同销售3620亿元,同比增长140%,从2016年房企排名第七名一举晋升至第四名。

一定程度上,乐视这家明星公司,给孙宏斌省了不少广告费,也给股东和客服带来了很大信心。从去年年初入股乐视,到去年9月,融创中国的股价已经上涨了400%。

不仅如此。土地也是孙宏斌的醉翁之意。截止8月25日,在不包括13个万达文旅项目收并购带来土地的前提下,融创所持有的优质土地储备面积大增至逾1亿平方米。其中就有乐视的贡献。

去年年底,融创中国旗下的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全资获得了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乐世界)100%股权,获得重庆两江新区382亩地块。很快,这个公司工商资料的业务范围中,新增了“房地产开发”一项。

当把所有这些实实在在的业绩数据串联在一起时,你真的会相信孙宏斌自嘲的那样:“我本来就是个傻X”吗?

恰恰相反,你们才是。

融创需要转型,文娱产业一直是孙宏斌追逐的方向。

除了投资乐视文娱和新乐视智家,他还曾夺人眼球地买过万达文旅板块。在这个领域,孙宏斌绝不是为了小打小闹,他的志向是成为国内文旅行业的龙头。

不难想象,孙宏斌想吃掉乐视。而最平稳的方式就是以超低价格收购贾跃亭手中的乐视网股票,他没想到的是,自己一生豪赌,却遇到了更爱豪赌的散户。然而戏剧的是,无数二级市场投资者正是冲着孙宏斌和融创中国的入资,而前赴后继冲入乐视股票。

留给孙宏斌的时间看起来并不多,一旦贾跃亭翻过了造车这座大山,重新杀回来,孙宏斌就更没机会了。在他辞职前几天,贾跃亭在微博上晒出了法拉第FF91的测试照。在孙宏斌心里,或许一决胜负的时刻就是眼下。

眼看着低价收购乐视网股票的希望破灭,乐视网也没有达到效果,孙宏斌只剩下最后一招,那就是对乐视网秀出拳头:让乐视网破产。而虽然孙宏斌看似离开了,但乐视网总经理刘淑清,仍是孙宏斌的嫡系。

孙宏斌的考虑不可谓不充分。辞任董事长不到两周,乐视影业员工突然收到公司董事长兼CEO张昭发来的“致全体同仁的更名笺”,称:“一年多来,我们历经涅槃,获得重生,各位与我并肩穿越了公司的至暗时刻,我深受感动。”

当天,乐视影业更名乐创文娱,加上了融创的“创”字。融创不仅是乐视影业的股东,连名字也打上融创的烙印。孙宏斌在意的不是名字,而是彻底切割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乐视影业属非上市公司,引入资金更为灵活,也意味着更容易控盘。

去年年初决定投资乐视时,孙宏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谁要想演戏,请来找我,我现在是乐视影业的股东。”

生意无非交易,商业贵在谋局,谋局少不了演技。